2015文坛五字解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7/10/24 17:29:37

原标题:2015文坛五字解

□本版撰文 傅小平

jiang

评奖

【纪事】

3月29日,2015花地文学榜金奖得主揭晓。这是由羊城晚报社主办的一年一度的文学评奖活动,长篇小说、短篇小说、散文、诗歌、文学批评、类型文学(青春文学)的得主分别是:王跃文《爱历元年》、毕飞宇《虚拟》、沈苇《沈苇诗选》、筱敏《涉过忘川》、李敬泽《致理想读者》、笛安《南方有令秧》。

8月16日,四年一度的茅盾文学奖揭晓,格非《江南三部曲》、王蒙《这边风景》、李佩甫《生命册》、金宇澄《繁花》、苏童《黄雀记》五位作家的五部作品,从252篇候选长篇小说中脱颖而出,摘得奖项,每位获奖者奖金高达50万元。

8月23日,第73届雨果奖揭晓,中国作家刘慈欣凭借科幻小说《三体》获最佳长篇故事奖。在科幻界,雨果奖被公认为全世界最具权威与影响力奖项之一,这是亚洲人首次获得雨果奖,被认为是中国科幻走向世界的重要一步。

10月8日,瑞典文学院常任秘书萨拉·达尼乌斯在瑞典文学院会议厅宣布将本年度诺贝尔文学奖授予白俄罗斯女作家、记者斯韦特兰娜·阿列克西耶维奇。

解语:

茅奖“还债”诺奖出新

看评奖就好比是看球赛。在看比赛的过程中,百感交集不说,等看到最后的进球,还是一样的五味杂陈。之所以要看某一场比赛,是因为相信这是场高品质的比赛,比赛过程肯定有看头,比赛结束了,也能看到一个说得过去的结果。关注这些文学奖,也是因为相信它们有权威性和公信力,即使“偶有失手”,也不至于太离谱。即使过了些时间,还会忍不住琢磨,这球到底是怎么进的?有什么门道?到了年底,回头再看今年颁出的各大文学奖,也不免想一想想,为什么是这些作家,这些作品获奖了?他们的获奖除了天时、地利、人和之外,还有什么名堂没有?其实名堂未必是有的,但我们还是可以说道说道。比如说中国长篇小说的最高奖茅盾文学奖,有人就调侃说近几届都是在“还债”,几个在中国文坛乃至世界文坛上颇有影响,还拿过国际大奖的作家,都没有得过茅奖,于是,几位重量级作家这些年来陆续获得了茅奖。

茅奖在“还债”,那诺奖却是不断发现新人。白俄罗斯作家斯维特兰娜·阿列克谢耶维奇,虽然在西方世界已经有了一定的影响力,在中国可是个绝对的新人,她的书在她获奖前出了中文版,读者也是寥寥。还有,在诺贝尔文学奖的历史中,她是唯一以全职记者身份获奖的作家,也是极少数凭非虚构写作获奖的作家之一。要说“新”,这位作家真是出乎意料的新。有人就下结论了,非虚构作品获诺奖,从此非虚构写作前景一片光明。刘慈欣获雨果奖,中国科幻文学从此走向世界?依我看,这纯属胡扯。对写作者来说,看完这些获奖的消息,该写什么自己擅长的题材就写什么去;对于读者来说,看完消息之后,还能读读作品,并且萌生写作的冲动就最好了。

zheng

论争

【纪事】

1月16日,一首《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让作者余秀华一夜成名。有人称颂余秀华,把她比作中国的艾米丽·狄金森,有人批评余秀华,说她的诗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没有太多可观之处。

2月5日,山西作家葛水平在发表公开信,质疑她作为即将开播的电视剧《平凡的世界》的第一编剧的署名不恰当,由此引发业内争论及编剧维权风波。

11月4日,涉及为获鲁奖“跑奖”的“方柳之争”一审判决结果公布,法院判决作家方方立即删除针对柳忠秧的微博,刊登道歉声明并向柳忠秧支付精神抚慰金2000元。得知判决结果,方方表示“败诉在意料之中”,但自己“不会道歉”,而是选择继续上诉。柳忠秧表示判决书为自己“洗却了冤屈,赢得了清白”。

11月24日,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芈月传》小说作者蒋胜男违约,令其立即停止该小说的出版发行。

11月27日,北京师范大学举行以“通向世界性与现代性之路”为主题的纪念先锋文学三十年国际论坛。会上会下,众评论家及读者就如何评价先锋文学的实绩与影响发生热烈争论。在《文学报·新批评》上,有评论家认为,先锋文学是一场极为重要,影响深远的思想文化运动;有评论家则认为,先锋文学实际上只是圈子文学。

12月,作家琼瑶起诉于正侵权案以琼瑶方获胜落下帷幕。于正被判公开道歉,并停止传播《宫锁连城》,五出品方被告共计赔偿500万元。

解语:

琼瑶维权秀华争议

按理有关文化争论的事儿,我们得分一件一件来说,而且还得件件往详细了说,要不怎么说也说不清楚。但细想下,也没必要那么麻烦。凡争论,不外乎是三种情况:在某一件事上,谁触犯了谁的利益,相互达不成和解,闹掰了;对某一部作品,谁都不赞同谁的评价,彼此较上了劲,和气不来,耗上了;还有就是,就某一个话题,谁都看看不上谁的说法,相互拆台,针尖对麦芒,干上了。

但争论归争论,很多的争论,都不会有什么一锤定音的定论,即使是诉诸法律,有了判决结果,最后也未必达成“一致意见”。无怪乎很多诉讼案里,败诉的一方,总会不约而同表示要继续上诉。要以此推论,很多的争论倘使能落个正面影响,我们就该拍手称快了。这不,琼瑶《梅花烙》著作权维权案,不就有了最终的结论。面对这样的胜诉,能不激动一下吗?话虽如此,有些激动就着实不是那么有必要了。比如,对余秀华诗歌的评价,动辄把她称为“中国的艾米莉·狄金森”,就未免过于激动了。用诗歌翻译家黄灿然的话说,这么称呼的人,恐怕连狄金森的诗,都没怎么读过,或是没读过几首。

虽然很多的争论都不会有什么结论,回首今年的文学争论同样如此,但我想无比坚定地说,争论的过程是有价值的。争论不一定能找到真理,但却是找到真理的必要条件。

shu

书事

【纪事】

1月8日-10日,2015北京图书订货会在北京国际展览中心举行。

7月15日-21日,第26届香港书展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行。

8月14日-20日,2015南国书香节在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展馆举行。

8月19日-25日,2015上海书展暨“书香中国”上海周在上海展览中心举行。

8月26日-30日,第22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在北京中国国际展览中心顺义新馆举行。

9月25日-27日,第25届全国图书交易博览会在山西太原煤炭交易中心举行。

11月13日-15日,2015上海国际童书展在上海世博展览馆举行。

11月24日,当当对外宣布,计划在3年内开1000家实体书店。据媒体打探,此计划已进入实施阶段,当当的第一家书店已于月底在湖南长沙开业,占地1200平方米,实行线上线下同价。

11月29日,诚品书店在大陆开设的首家店铺于江苏苏州开业,这是诚品书店的首家自持物业店面。在5.6万平方米的门店中,除了图书,更多的空间则被服饰、餐饮等生活方式品牌占据。诚品目前书店数45家,并创下1.8亿人流新高;明年将在两岸三地开4店,新增香港太古店、林口三井店、大陆上海中心店、高雄SOGO店,让逛书店成为华人生活选项,引领华人阅读风景。

12月,已运行3年多的上海大众书局宣告24小时不打烊。自北京第一家24小时书店三联韬奋书店于去年正式开业后,全国各地渐次诞生“24小时书店”。

12月23日,《萌芽》与韩寒监制的文艺生活应用“ONE·一个”在上海作协举办新闻发布会,宣布以“资源共享,合作双赢”为宗旨结成战略合作伙伴,共同打造文艺平台,挖掘新生代作家,开发青年阅读和文化生活市场。

解语:

网络实体阅读盛宴

至今怀念驻足书店看书的美好时光。惜乎这样的好时光看似一去不复返了。现在我会更多从网上淘书带回家来看,而身边越来越多的朋友是不怎么看书了。

有这样的切身体会,看到网络书店计划在3年内开1000家实体书店的消息,着实振奋。当然,感到振奋的不只是我,还有那些热爱读书,且总是幻想着在繁忙的城镇里,能找到一个安静的书店看书的读者。但这种逆势而为的举措可行吗?有2013年研究数据表明,中国的阅读率近年来持续增长,国民阅读率回升至57.8%,人均纸质图书的阅读量,虽然较韩国、法国、日本等国还有不小的差距,但已经回升到了4.77本。中国一年图书销售额达90亿美元,出版规模增长9%,要按每10000人有多少新书出版,大陆是325本,排在全球25位。

曾在书店工作17年的美国作家刘易斯·布兹比说过这么一句话。他说,书店能够并且已经生存下来,它只不过是在三千年间变化非常缓慢而已。这倒是逛书店的一个乐趣,验证了最简单的事物是最恒久的。这话说得在理。当然了,同样是有关书的事,今年的书展也是一个接一个,短短的几天里,人气爆棚。惟愿读书的事,不只是流动的盛宴,还得是不散的筵席。

shi

逝者

【纪事】

1月3日,作家、诗人、报人曾敏之在广州病逝,享年98岁。

3月14日,距78岁生日还有一天之际,俄罗斯作家瓦连京·拉斯普京因病逝世。

3月27日,2011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瑞典诗人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因脑溢血中风离世,还有不到20天,就是他84岁生日。

4月13日,1999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德国作家君特·格拉斯,于德国小城吕贝克的一家医院去世,享年87岁。

6月14日,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资深教授、文艺理论家童庆炳突发心脏病,经抢救无效去世,享年79岁。

7月21日,美国后现代派小说家E·L·多克托罗因肺癌并发症在纽约逝世,享年84岁。

8月15日,上海复旦大学法语系教授、著名法语翻译家徐和瑾在上海因病逝世,终年75岁。

10月24日,92岁的俄语文学翻译家、《托尔斯泰小说全集》译者草婴在华东医院离世。

解语:

品质高贵抵达巅峰

经常会有这样的情况,一个文化老人,当他还在世的时候,我们并没有觉得他有多了不起。要是他在高龄之年出了书,或是出来露个脸,大家也许会说,他原来还活着啊。要是听到他的发言,说的偏偏又不是那么讨人喜欢的话,私下里还会嘀咕一句:这个悖时的倔老头。但等他离世,回顾他一生做出的成就,会觉得他确实了不起,也不由不为他的了不起而肃然起敬。但我更想说的是,他们的了不起更在于他们悖时的高贵品质,或者说正是这些高贵的品质,支撑着他们走过一路艰难坎坷,走到了人生的巅峰。岁末年终,让我们向这些逝去的不合时宜的不屈的文化脊梁致敬。

pai

拍卖

【纪事】

1月4日,在南京举行的《回答——中国当代诗歌手迹》拍卖专场上,包括食指、北岛等在内的19位诗人,包含手稿、抄件和笔墨抄写稿等在内的41个标的60件拍品,最终收获269.2万元的总成交额,其中北岛3件拍品拍出58万元。

5月16日-20日,在北京国际饭店举行的嘉德春拍上,一组“胡适、朱自清、丰子恺等签名本”最终以接近估价8倍的101.2万元的价格成交。

12月5日,在匡时秋拍“澄道——中国书法夜场”中,一件极为罕见的“鲁迅赠给日本友人清水安三的书法作品”最终以304.75万元成交。此幅鲁迅书法偈语“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放下佛经,立地杀人”,内容只有十六字,相当于一个字值19万元。

12月,在北京保利秋拍上,张大千写给日本山田喜美子小姐的三封情书,最终分别以86.25万、80.5元和38万元成交。

12月13日,中国现代文学家、历史学家郭沫若的“重庆考古手迹”在重庆华夏文物2015年秋季拍卖会上成功落槌,成交价为170万元人民币。

12月16日-18日,在上海朵云轩秋拍中,华东师范大学教授、上海文史馆馆员钟泰涵盖上世纪大半,通信人为百余位各界名人,总数多达330余通的友朋信札,受藏家热捧。

解语:

以稀为贵家书万金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在如今的太平盛世,“家书”依然可抵万金。当然我们说的“家书”,不是指手写的家书,而是泛指信札和手稿。它的价值,不是体现在特殊年代里通信的不易,而是体现于告别手写时代之后手迹的难得。实际上,这没什么可以大惊小怪的,自古以来,物以稀为贵。

对于普通人来说,看手稿拍出了天价,充其量也就看个热闹,不如听听与手稿有关的故事。比如鲁迅先生,他向来不在意自己的手稿,认为绝无保留的必要。据说有一次萧红在马路边买大饼油条,发现包油条的纸是鲁迅译文《表》的一张手稿。她写信告诉鲁迅,鲁迅却不以为稀奇。他说,他的原稿还可以用来包油条,可见还有一些用处。有的时候,鲁迅请客人在家吃饭,吃到半道,会回身去取来文稿或留有他笔迹的校样纸,分给大家擦一擦手。听闻现在一些名家很是爱护自己的手稿,不免想到要是鲁迅活到现在,知道自己的手稿有一天可抵万金,是否依然会潇洒地拿来给客人擦手,随后弃之如敝屣?

傅小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