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份鸡蛋煎饼,把我带回了家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7/10/24 17:34:55

前几天的清明假期,我离开广州,回到了那个熟悉又温暖的小城。

到家已是下午三点,因为事先没跟家人提回家的事,家里没人。用热水洗了脸,换上睡衣,我很快钻进了舒服的被窝,楼下小孩的嬉戏声不知为何成为很好的入眠曲。

醒来时,已经五点半了,天色已渐渐暗下来,刮起凉风。离开这个地方有一个多月了,我决定出去走走。

不带目的地在街头走着,直到鼻腔嗅到混杂的食物的味道。每到傍晚,各路小摊贩就会聚集在这条街上。还没入春,小贩们就已经光着膀子。

锅里的油滋滋地响,切开的火腿被炸得开花,尽管油腻却还是无法抵挡住放入口中时又香又辣的刺激感。远处的臭豆腐毫不客气地侵占了整条街,有人掩鼻而过,又有人爱不释口。

我在一个摊子前停住了脚步。那是一个简陋的车摊子,却排起了长长的队。老板娘麻利地舀起半勺子面糊,手腕一放一收,面糊便轻盈地落在了煎板上。

在煎板上,竹耙子轻快地旋转,面糊被摊成了一个完美的圆形。稍等片刻,就烤成了一张薄脆的面皮,此时再打上一只鸡蛋,香脆的面皮顿时变得温柔起来。

铲起面皮翻个面儿,让鸡蛋随着热力的上升,慢慢释放香甜的气息。最后,放纵地加入一根火腿肠和脆皮,再添上一小撮碎葱或一勺酸豆角,包成一个可爱的口袋状,一个鸡蛋煎饼就成了。

初春的夜晚还透着丝丝寒气,煎饼的热气不断抱着蹿上来,在我的面前形成一层薄雾。

回忆就这么猝不及防地钻入脑海。

去年的今日,我同样排在一条长长的队伍中,为的只是一份鸡蛋煎饼。不同的是,我是个穿着校服,背着沉重的书包的高三学生。高三两天的清明假期,带来的不是愉快,而是漫天飞扬的试卷。

下课铃响,我们并不着急回家,而是到这个每天都有着长长队伍的煎饼小摊,吃上一份煎饼。热气腾腾的鸡蛋煎饼驱逐了四月的微凉,也赶跑了些题海战术的疲惫。

在漫长的等待时间里,我常常想象高考过后的自己会在什么地方,想赶紧挣脱这座寂寥小城的束缚,想追求自己向往的远方,还有自己未来的模样。

直到手里触到那份烫手的煎饼,我才会停止漫无边际的想象,对自己说:

“还是赶快回家做作业吧。”

六月,学校里火红的凤凰花屹立枝头,高考考试结束的铃声响起,有人撕掉三年的书,折了纸飞机跑到顶楼,一架一架地放飞;有人静静地把书放进箱子,抬着重重的书回家;有人笑有人哭。

似乎从那一刻起,曾经朝夕相对变成各奔东西,生活也有了不同的轨迹。

后来,我如愿以偿地到广州上学。城市里的层层高楼掩盖着我焦躁不安的心,手机上的导航时刻都要开着,只因为偌大的城市把人挤得太过渺小。

又有多少人和我一样——不甘心永远蜗居于一个小天地里,选择了逃离?

我们厌倦了父母的唠叨,厌倦了那个有些脏乱的小镇,厌倦了日复一日的平淡生活。总觉得,我们走出那个地方,我们才能变成自己所向往的模样。

大城市里有太多比你优秀的人,他们像椅背上的图钉,时刻刺痛我们意图放松的神经。即使跌倒了,拍拍腿上的灰尘,站起来还是好好的。

只是,当我在广州再也找不到街头卖鸡蛋煎饼的小贩时,我还是会想,那些曾经在校园外一起排队的伙伴们,你们在哪里?你们还记得放学后排了长长的队,只为了一份鸡蛋煎饼的时光吗?

“哎!小姑娘,你的煎饼。”

我从回忆里惊醒,接过煎饼,感受到熟悉的热度。里面夹着火腿和脆皮,没有放葱——多次的光顾让老板娘早已记住我的喜好。

曾经的我,无时无刻不想着逃离。而这个地方,却悄无声息地、温柔地记住了我所有的喜怒哀乐,刻下了我所有生活的痕迹。

那时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想逃离的地方,却是最想回归的梦乡。

特约编辑

你想与20万吃货分享你的美食故事吗?欢迎给我们投稿~投稿邮箱等待着你的故事:tougao@tonightfood.com(点击原文获得更多信息)

深夜谈吃

你与吃的故事,讲给世界听

q群:344547537 | 暗号「深夜君开门」

▲长按扫码关注

投稿:tougao@tonightfood.com

深夜谈吃是覆盖千万受众的WeMedia自媒体联盟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