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反腐剑指基层“蚁贪”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22/05/25 09:44:32

原标题:云南:反腐剑指基层“蚁贪”

“近年来,随着中央和各省市对基层的扶持力度加大,基层的各种扶持资金和项目越来越多,但基层干部腐败案件也由此频发。”云南省纪委的一位负责人不无担忧地说,“基层干部的贪腐,虽然数额不大,但这种‘蝇贪’‘蚁贪’,带给群众的伤害更直接、影响更恶劣。”

5月20日,云南省纪委通报6起典型违规问题,其中一起令人唏嘘:大理白族自治州南涧县公郎镇底么村的罗红祥在担任村委会主任期间,收受27户农村危房改造村民所送的11200元、14条香烟;收受1户低保户所送香烟1条;截留县委、县政府2015年春节慰问困难党员、困难户的大米100斤、现金100元。目前,罗红祥受到留党察看一年的处分。

“在基层,一个小干部或者一般办事人员就有可能掌管从审核、批准到最终拍板的决定权和处分权,如果缺少必要的监督和制约,极容易导致权力滥用。”云南省纪委的一位办案人员说。

据云南省纪委通报,今年以来,云南查处群众身边“四风”和腐败问题97起,处理111人,给予党纪政纪处分97人。

令人担忧的是,这些问题和案件的发生,大多在土地资源开发利用、支农惠农政策性补贴、社会事业发展、市政基础设施建设和生态环境保护等领域。云南省检察机关今年1至4月立案侦查的职务犯罪案件中,涉及惠民扶贫领域的职务犯罪占一半以上,多达389人,其中大多是乡镇党政机关工作人员和村级“两委”干部、村民小组长、会计等农村基层组织人员。

“基层贪腐多以直接侵吞群众的惠农补贴、移民扶贫、低保养老等民生资金为主,作案手法简单粗暴。”这位办案人员说,一些基层干部用权任性,有的超标准超范围向群众筹资筹劳、摊派费用,克扣群众款物;有的在办理涉及群众事务时吃拿卡要,甚至欺压群众,作风专横。

比如,2015年,大理漾濞县太平乡箐口村花园村民小组长杨永松,在农网改造项目中,违规向36户农户收取服务费7000元。与此同时,该县苍山西镇美翕村委会党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张志新,私自挪用退耕还林补助款9.8万多元;富恒乡富恒村第二党支部书记、原富恒村库木吾村民小组组长常国华在为村民办理低保卡后,将其中两张低保卡留在自己手中,把这两户农户的两万多元低保金据为己有。

纪委的办案人员指出,“‘雁过拔毛’‘无中生有’‘借鸡下蛋’、巧立名目克扣截留、弄虚作假优亲厚友,是基层干部‘蝇贪’‘蚁贪’的共用手法。”

他分析说,基层“小官”虽然级别不高,但是岗位特殊,大多是单位管钱、管物、管事的实权人物,经手大量项目资金,掌握着部门资金、资产、资源的初始分配权、具体事务的发言权和决定权,个人自由裁量的权力较大。

同时,“小官”长期扎根基层,甚至“权倾一方”,关系网错综复杂,有的“小官”背后往往有一大批既得利益者,甚至一些级别较高的官员或者涉黑势力也在其背后充当保护伞,因此“小官大贪”常常伴随“群蛀”现象。

此外,他们中一些人是业务人员出身,长期在一个岗位上摸爬滚打,懂业务、懂政策,也深谙钻政策法规空子的门道。加之一些基层干部由于职位和级别不高,外在表现上也不容易引起别人重视,行为隐蔽性强。然而,就是这种积累式的“小贪”,最终演变成“大腐”。

“他们失信于群众和政府,还常常给扶贫工作带来很大的被动。”保山市纪委的一位负责人说,2014年,腾冲市曲石镇双河社区党总书记、主任王立强因违规使用低保资金、违规收费、挪用补助资金等问题受到处分,但其造成的不良影响,让双河村的干部苦不堪言。

“有些部门一听到双河就皱眉头,将双河列入‘老大难’,不再安排项目和资金到双河,使得双河社区的工作一度陷入僵局。”镇纪委办的一位工作人员回忆。

“动员千次,不如问责一次。”云南省纪检部门的一位负责人说,“小官蚁贪”案件的频繁发生,一方面反映出反腐力度在不断加大,另一方面也暴露出当前基层干部监督管理的漏洞和不足。

他指出,目前的监督制约体系注重内部监管,这就容易造成利益关系固化。有的监管者抹不开“人情面”,只是“旁敲侧击”“点到即止”,监管缺乏威慑力。同时,一些基层关键岗位受编制、专业技术性等制约,没有及时补充新鲜“血液”,长期无法进行轮换,使得一些“小官”在一个地方或岗位上腐败多年也无人知道。

“长期以来,查办大案要案成为反腐主线,监督打击的重点是一些位高权重的官员,而对‘职低权重’的‘小官’就放松了监管。”这位负责人说,这种选择性忽视就造成了“上面九级风浪,下面纹丝不动”,使惩治腐败的震慑力大打折扣。

针对这一现象,云南省在抓“关键少数”的同时,注重运用纪律管住“大多数”,纪检部门采取约谈、函询、通报批评等方式,防止基层腐败问题。

去年7月的一天,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纪委收到一份某单位开展副科级领导职位竞争上岗的公告,公告写得比较规范,乍看没什么问题,其中一句话却引起了纪委工作人员的注意,“竞争上岗的岗位年龄要求为46岁,这显然有因人设岗的嫌疑”。

这一单位负责人很快被州纪委约谈,在步步追问下,这位负责人承认因人设岗的事实,并立即终止,改为在全州范围内公开选调公务员。

“‘苍蝇’虽小,贻害如虎。”云南省纪委的一位负责人说,加强监督,及时封堵体制漏洞,“管审分离”“管办分离”,用制度规范权力运行,才能将腐败的源头堵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