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老板称被下迷药诈赌欠债500万 “债主”否认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21/12/06 08:08:28

原标题:东莞老板称被下迷药诈赌欠债500万 “债主”否认

东莞厚街一皮料老板怀疑被人下药诈赌后报警求助,厚街公安分局相关负责人称,此事最终因证据不足,无法立案

羊城晚报记者 唐建丰

“现在我生意也没法做了,还欠下一屁股债”,在东莞厚街做皮料生意的陈红斌称,今年1月29日和几位朋友在一家酒店内赌钱被下了迷药,输了500万还写下欠条,他怀疑对方下药后诈赌,遂向厚街警方报警。

12月2日,羊城晚报记者致电“诈赌”事件参与者刘国民,他表示当晚确有喝酒、打牌,但没写任何欠条,输赢也只有1万元左右,至于陈红斌说的500万元欠条,也记不清楚了。

厚街公安分局相关负责人称,因数额巨大,刚接到报警后,就决定立案侦查,但最终因证据不足,无法立案。

陈红斌:怀疑对方设局下药骗赌

陈红斌告诉羊城晚报记者,他是福建莆田人,2012年8月在朋友介绍下,来到厚街镇河田路开档铺,做起了鞋材皮料生意。“当时刚来东莞,就只认识搭档陈永庆。”陈红斌说,在陈永庆的介绍下,他认识了莆田商会名誉会长刘国民及其朋友朱义四。

2012年12月4日晚,他受刘国民和朱义四相邀,到厚街汇景华府小区某房间玩赌牌(俗称“三公”),直到第二天凌晨2时结束,他一共输了69万元人民币。12月5日,他将59万转入对方银行账户,12月20日他又叫合作伙伴将剩余10万元转至朱某账户。

陈红斌说,可能是对方见自己还债爽快,今年1月29日晚,刘国民又以自己父亲正月初三要过七十大寿为由,邀请他到厚街国际大酒店K48包厢喝酒。陈红斌说,刘国民在当地皮料市场经营多年,非常有实力,且其本身是福建省仙游县人大代表,所以推脱不过。

四五杯红酒下肚,陈红斌感觉有些晕了。“此时进来一个留着小胡须的人,跟他喝完一杯之后,意识开始模糊,之后的事情就记不起来了。”陈红斌说。

30日早上10时许,陈红斌醒来发现躺在酒店,感觉头非常痛。更加令他意外的是,旁边竟然还有一个全身赤裸的年轻女子。

“当时真是吓了我一跳,因为身上没带钱就问她有没有给小费,对方称已经给过了。”陈红斌说,去前台查看发现刘国民把酒店费用都结清了。

几天之后,陈红斌打电话给刘国民,对方在电话里告诉他,当晚他喝醉了,打牌输了500万元,并写下两张欠条,一张100万元,另一张400万元。

陈红斌说,在第一次输掉69万后,朱义四曾向他的合伙人陈永庆购买了一批皮料,价值200多万元,陈红斌怀疑,对方正是想吞掉这200多万元货款,才设局下药诈赌,逼迫自己写下500万欠条,以用于冲抵货款。

“我以前从来没有赌过钱,这也是唯一的两次赌博经历。”陈红斌感觉被诈赌后,于今年2月5日,向厚街警方报案。

“债主”:无赌博欠下五百万一事

3日,羊城晚报记者根据陈红斌提供的电话号码,联系到当事人之一刘国民,刘国民在电话里表示,当晚确实和陈红斌一起在厚街国际大酒店喝酒。他称当天只是几个生意上的朋友一起聚会喝酒,但陈红斌说要打“三公”,谁赢了谁买单,最后他赢了7000元左右,然后就全部消费掉了。

至于500万元欠条这回事,他称,对方完全是在污蔑,且陈红斌给他转账69万,也非赌资,而是陈红斌在其公司订购了一批皮料的货款。记者询问是否有相关出货证明,刘国民说,因为大家都是熟人,所以没有进货单,均是口头约定。

另一位当事人朱义四则说,当晚发生的事情已经记不太清楚了,但可以肯定绝无500万欠条一事。“晚上喝了酒,在酒店开房后还出钱给他叫了小姐”。对于之前的69万元,朱义四表示并不知情。但当记者提供银行汇款单后,他表示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具体情况想不起来,随后就借口回避了此事。

公安分局:设局下药难取证无法立案

陈红斌提供的一份东莞市公安局不予立案通知书显示,他于今年3月13日提出控告刘国民等人聚众赌博,东莞市公安局经审查认为“现有证据无法证明犯罪事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条之规定,决定不予立案。

同样,对于陈红斌于今年8月20日提出控告被诈骗案,经审查认为“现有证据不足以认定”,根据相关法律不予认定。

“我局办理的刘国民等人聚众赌博案,因情节显着轻微、危害不大,不认定是犯罪,根据相关规定,决定撤销此案”。

最终,东莞市公安局下发了行政处罚决定书,查明今年1月29日22时许,陈红斌与刘国民、朱义四、朱义营等人在厚街国际大酒店K48房内喝酒期间,陈红斌、刘国民、朱义四、朱义营等四人以“三公”形式进行赌博,输赢金额约为人民币10000元。

厚街公安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陈红斌向公安机关报案后,鉴于当事人所说案件涉及数额巨大,厚街公安分局以聚众赌博为由正式立案。“但后来侦查发现,并没有这么回事,涉案金额没有陈某说的那么多,我们怀疑双方之间有经济纠纷,就撤案了。一般情况下要认定这样的案件,需要第三者作证,并有录音、录像等证据”。

对于是否有过下药的问题,该负责人表示,调查起来比较困难。“如果是一两天的话,我们还可以验血,但当事人报警时都已经错过了最佳检测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