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姐总是看不起我,但是有天我发现舅妈的丑事8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8/12/13 01:36:36

我手里 拿着飞刀,想起以前看过古龙的一本叫小李飞刀的小说,李寻欢的飞刀那叫一个牛笔,那叫一个例不虚发。可眼下我拿着飞刀,我不知道射依然姐哪里?

这真是一个让人很头疼的问题啊,射脸?不行啊,要是不小心射到了脸,依然姐就毁容了。射凶也是不行的啊,本身就有伤口。

射咽喉,我没那么好的手劲啊,所谓射飞刀其实靠的就是力量和角度,不然比不上一块板砖。

依然姐见我傻比呼呼的站那里,一顿无语,又说:“告诉你,十个你,都不是我的对手,你有什么好犹豫的。“

依然姐就是在这么直白的一个人啊,我听着有些摸头发。

依然姐又说:“算了,你用你最拿手的手段来刺杀我,我看一下你的临时的反应和判断能力。”

听依然姐这么一说,我就打定主意了,我不射她了,我改用飞刀刺她,于是我就拿着飞刀的刀柄,大喝一声:“依然姐,我来了。”

我拿着飞刀刺向依然的肩膀部位,兵器越短就越是要靠近对方,这样才成可以干掉对手。依然姐昨天是受伤了,可面对我这一刺,压根就没她当做一回事,右脚向前划动了半个弧度,肩膀侧移半寸这样,我右手的飞刀就刺空了,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依然姐一手扼住我的手腕,接着右腿抬起,一个膝盖骨撞击我的肚子上,疼得我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这速度太快了啊。

“哇。”我叫了一声,手中的飞刀落了下地来。依然姐摇头说道;“太差劲了。”

我揉了下肚子,过了几秒钟才恢复过来,依然姐的战斗能力这么强悍,昨天那帮潮州人是靠着车轮战才让她受伤的。

“算了,我还是教你来点实战。”依然姐,“我教你的功夫就是咏春拳,相信你也听说过,咏春拳更加贴近实战,灵活运用,近战为王,贴近你的对手,打击对手的弱点,咽喉,太阳穴,心脏部位,只要能打败对方,不管用什么法子,哪怕是踢对手的蛋蛋,你也可以用这一招。”

“依然姐,我记住了。”我回答,咏春拳?这么吊啊,我可是看过叶问电影,甄子丹饰演的叶问先生一个人常常干掉一群人,那叫一个吊,那叫一个令人心血沸腾,男人都喜欢看功夫片,尤其是那种一个人干掉一群人的大片。我现在听到依然姐要教我咏春,我就忍不住激动起来。

“依然姐,我一定会好好学,不会辜负你的希望的。”我说。

依然姐一点都不给面子;“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你救我一次,我教你功夫,人情要还。”

我哦的一声,心里郁闷,依然姐说话也太过直白了。

于是,依然姐就开始教我咏春拳的一些基本的步骤。

就这样,我早上跟着依然姐学咏春拳,然后 白天就在最大夜总会当一个小保安。刘海最近没来找我,也不知道忙什么,我有空的时候也去红姨那里瞎转悠,主要是我喜欢红姨那里的气氛,尤其是我和红姨单独相处的时候,红姨就不时的调戏我,让我欲罢不能。就这样过了十天这样,我在最大夜总会也基本上混熟了,和这里的保洁阿姨啊夜总会小姐,看场子的打手都能打起了招呼。

这天晚上的时候,刘海带着几个狗腿子来到夜总会潇洒和嗨皮,在包厢里叫了几个小姐后,又把我叫了进去。

“海哥。”我叫人,没有坐下来。我在最大夜总会混熟了之后,也听说了关于刘海的一些事情,这家伙是学校的小霸王,有点小变态,至于什么个变态,他们没有说。

“陈三,坐啊。”刘海对着我笑说道,给我倒了一杯酒。

我说:“海哥,不用了,我还在上班呢。、”

一个狗腿子就不满了:“草,你给不给海哥面子啊,这可是海哥的地盘,海哥叫你坐下你就坐下,唧唧歪歪这么多做什么。”

一个家伙拿起一个苹果砸我的脸;:“傻比啊,这是四海帮夜总会,海哥也是大少爷,叫你坐,你啰嗦什么。”

我笑了笑,坐了下来。

刘海说:“这就对了,大家都是四海帮的人,虽然你不是跟着我的,跟着我老爸,我的话你还是要听的,是吧。”

“是,海哥。”我说。

“喝酒。”刘海说。

我端起那满满的一大杯酒,一口气喝光,肚子有些火辣辣的,和得太快了。

“痛快,这才是我阿海的朋友。”刘海搂着我的肩膀哈哈说,“来,再来一杯。”

“海哥,真不能喝了,我等下还要工作呢。”我说。

刘海这一次也不勉强我了,说:“行,我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我带几个朋友过来让见见。”

“谢谢海哥。”我说。话虽然是这么说,但刘海的那几个朋友压根就没瞧得上我,一个个跷二郎腿的,一点都没把我放在心上。

“嗯,你还有工作再身,先去忙吧。”刘海说。

我起身,走出了包厢,刚出包厢,我就看见了马瑶瑶和一个同样打扮得暴露的女孩子。马瑶瑶也是看见了我,先是一愣,随后又好像不认识我一样。

“你怎么来这里?”我问道。她可以假装不认识我,我可没假装。

“瑶瑶,这是谁啊、”那个暴穿得都要露出咪咪的女孩子问我,见我穿着很普通的样子,一脸不屑。

“就是那个瘪三。”马瑶瑶说道。

之前马瑶瑶都是叫瘪三的,但我有了她的把柄之后,在家里都叫我陈三,没想到出来后,她又叫我瘪三了。

“哦,就是你经常说的那个瘪三,住在你家的寄生虫啊。”这女孩子夸张的叫着,“我还是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厚脸皮的人呢。”

“说什么呢、”我冷冷的看着这个女孩子,有些生气。“嘴巴干净点。”你是马瑶瑶的朋友,可不是我的朋友。

那女孩子没想到我这么一瞪眼,有些害怕的看着我,但马上又哼了一声:“瑶瑶,走,我们进去见人。”

“马瑶瑶,你要去见什么人?”我下意识问道。

“关你什么事。”马瑶瑶反问道,“你又不是我爸爸妈妈,我要见什么人,用得着你来管,你还是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吧。”

“瘪三,告诉你,我们来见的是海哥,知道海哥是谁吧,这里的大少爷。”女孩子得意洋洋的说道。

我眼睛一眯起,来见刘海?之前刘海可是和我说过马瑶瑶的事情,现在马瑶瑶反而来找他了。

不会是马瑶瑶想要整我,才来这里见刘海的吧?越想越是这样,我就拉着马瑶瑶的手:“马瑶瑶,给我回去,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的。”

“你有病啊。”马瑶瑶冷笑,叫我放手,我没放手,固执的抓着她的手。

“陈三,你他妈的找死啊。”一个声音叫起来。

我回头一看,是刘海的一个朋友出了包厢,“你敢调戏海哥的女朋友,”上来就是给我一脚。

我后退了一步,捏着拳头,想要上去干了这傻比,但想到刘海,又忍气吞声:“马瑶瑶是我表姐。”

“表姐?”那人先是愣了一下,接着说,“就算是你的表姐,她现在是海哥的对象了,由不得你放肆。”

我没有说话,皱着眉头。

那女孩子趁机拉着马瑶瑶走进了包厢。

我扭头就走,刘海今晚上肯定要干了马瑶瑶的。我得给舅妈打电话叫她回去才行。我拿起手机给舅妈打电话,说了下这边的事情。

舅妈还是很关心马瑶瑶听我的话后就说:“我知道了,我马上给她打电话叫她回来,你放心吧。”

我听舅妈一说就放心下来,马瑶瑶这个人性格是有些不讲理又刁蛮,但对父母的话还是比较听从的。

我挂了电话之后,就回到了值班室。平时我们夜总会的打手一般都在值班室聊天打牌什么的,只有夜。总。会出了事情,比如有人进来砸场子有人闹事,我们这些打手才出现。

“二狗哥。”我叫耳钉男,这里的辈分和年龄都是最小的,所以管人都叫哥,这也算是一种低姿态。毕竟道上的,都是很讲究辈分的。

耳钉男点了点头,丢给我一根烟,我麻溜的接住了,然后拿出打火机帮耳钉男点燃,耳钉男吹了一口烟雾问我外面什么情况?我说风平浪静,没什么人闹事。

耳钉男说道,这种风平浪静持续不了多长的时间的,潮州人可能来闹事,你机灵一点。

我点头,潮州人都是广东那边过来,口音我还是可以分辨的出来的。这个时候耳钉男接了一个电话,接完电话之后,又抽了一根烟。“二狗哥,我这里有点钱,你有急用,先拿着去花吧。”我刚才不小心听到一些谈话的内容。好像是耳钉男的妈妈生病了,需要一笔住院费。

我之所以借钱给耳钉男不是说心肠多好,要当雷锋。而是在这个夜总会,我和耳钉男走得最近,他平时也对我听关照的,没什么指派我做事,端茶端水的,但其他人不一样,总是吆喝我做这个做那个的。上一次一个大哥和一个小妹出台,最后居然打电话叫我买单,我当时气得鼻子都歪了,可是我能说什么呢,我辈分最低,只能老老实实的去交钱。

“你 哪里来的钱?”耳钉男一脸狐疑的看着我。

“二狗哥,我有点小钱。你先拿着给阿姨治病。”我说,然后把一张卡递给了耳钉男,那里面就是依然姐给我一万块。我把密码也告诉给了耳钉男。

耳钉男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陈三,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你把卡密码都告诉我,我现在拿着你的卡了,别人都不相信这一张卡是你的。”

“二狗哥,哪怕你是一个坏人,但对自己的父母好的,孝顺的,这就行了。”我乐呼呼的说道。

我连孝顺妈妈的机会都没有了,所以,对于耳钉男的遭遇,我还是蛮同情的,要是换做另外一个人,我可能也给钱,但不会给这么多。

“你真是一个二货。”耳钉男骂着我,但脸上笑着,“谢了,我会把钱还给你的,不过要蛮久的。”

“没事,你可以慢慢还,我不会收利息的。”我也是笑着说道。

一个夜总会的打手走进来:“陈三,海少找你。”

“我知道了。”我站起来,也不知道刘海找我做什么?不会是知道我叫舅妈打电话叫马瑶瑶回去,把气撒到我这边吧。

还没有到包厢的时候,舅妈就给我电话了,说;“陈三,瑶瑶已经在回来道路上了。”

我问:“舅妈,瑶瑶就这么听话回去了?”

舅妈在那边笑说:“我说我被车撞了,在医院,她就回来了。”

我哦的一声,原来是这样,只有用这种计策,马瑶瑶才能回去了。

不过马瑶瑶是回去了,我就难办了。我挂了电话后,就敲门走进了刘海的 包厢。

马瑶瑶走了,那个马瑶瑶的朋友没有走,而是靠在一个男孩身边,那男孩子把手伸进去她裤子里,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我进来的时候,感受到这些人投在我身上的目光都不什么友善。我心里猜测着,海哥一定是生气了。

“海哥,你叫我。”我先说话,假装什么事情都不懂的样子。

“坐。”海哥拍着沙发对我说道。

我走过去,坐下来。

“知道我叫你来做什么?”刘海问。

我装糊涂:“海哥,我真不知道。“

刘海哈哈 笑了笑,然后手操着啤酒瓶子就砸我的额头上,桄榔的一声巨响,我立即感觉到自己大脑好像炸开了一样,冰凉的液体从我的额头流下我的脸,也就是短暂空白几秒钟,我的大脑又恢复了清醒。

”海哥,你这是?”我还是笑着问道。

“草泥马的。”刘海骂道,“今晚是是我约马瑶瑶来过生日的,你他妈这么不给面子,叫她回去,你说我该不该生气。”

“海哥,瑶瑶是我表姐,她能认识海哥你,是她的福气,我没有叫她回去啊。”我说。这个刘海确实不是一个善货,我也认识了一些天,谁砸人就砸人,从头到尾都没有把我当成一个小弟看,估计我就是他的发泄火气的一个煞笔而已。

“这么说是我误会你了。”刘海歪头对我说道。

“没有,没有。”我说。

刘海说:“那好,我给你一个机会,明天晚上把马瑶瑶叫出来,以后你就是我的小弟,我罩着你。”

“海哥,我表姐出不出来,我不能左右的,你也知道我和她关系真不好。”我回答。马瑶瑶之前认识的是新河,新河会不会也认识刘海呢?刘海第一次见我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个人好像对我有些目的。然后带我去桌球室打球,而且很不巧合的是他出去接电话,新河就带着人来教训我了。

我的脑子被砸了之后,这想法突然冒了出来我越想越有这个可能性,新河一定是给了刘海某种好处,然后刘海才弄我的,今晚上马瑶瑶来,也肯定是新河叫来的。

可是,这都是我的单方面的想法,没有证据。

“那你这是拒绝我了?”刘海阴森的看着我。

“海哥,我不敢。”

“你当然不敢,你敢我就弄死你。”刘海说。“我现在就问你一句话,你明天晚上能不能把马瑶瑶叫出来。”

“我,我不敢确定。”我说。

“那你就是不给我面子了。”刘海咄咄逼人的眼神。

“海哥,我不是这个意思。”要不是顾忌这个刘海是刘彪的儿子,又是四海帮的人,我他妈的早就干了这小子了,骑在我头上作威作福。

“曹。”刘海抓着我的头发狠狠摁在桌子上,我的拳头紧紧的捏着,脖子上青筋也凸着,我心里的火气在慢慢的燃烧,该死的刘海,我快忍不住了。

“瘪三,给你脸了,我可是你老大。”刘海冷冷对我说道。本来用手摁住我的头的,他站起来之后,直接用脚踩在我的脸上,那种侮辱比新河逼着我喝尿我感觉更加浓郁,我的双眼血红,有那么的一瞬间我把他打扒下,就算我没练过咏春拳,刘海和这几个狗腿子都不是我的对手,我疯起来,连我都害怕。

“海少,这么动怒,何必呢,陈三就是刚出来小弟。”耳钉男突然开门走了进来,见到这个场面之后就笑着说道。

“原来是二狗啊。”刘海没有把脚拿走,还是踩着我的脸,笑了笑,“我叫教训一下小弟,你想来插手。”

“当然不是,你可是彪哥的儿子,”耳钉男说,。“谁敢不给你海少面子啊,我只是觉得要是别人知道你海少这么欺负一个小弟,可能会被人笑话的,你说呢。”

“二狗,这里轮不到你说话,滚。”刘海勾出一抹冷笑。

“海少给个面子吧。”耳钉男还是笑着说。

“我要是不给你面子 呢?”刘海昂着头,一脸挑衅的说道,“你他妈的就是我爸的一条狗,你有个几把身份。”

“四海帮顾名思义就是四海之内皆兄弟,不能自相残杀。”耳钉男一板一眼的说道,然后拿着桌子上一个酒瓶子砸在他额头上,桄榔,玻璃碴子掉下来,他还是笑着,“希望海少给我这一条狗面子。”

刘海等人也是意外的了一下,我歪头看着耳钉男,紧紧咬着下唇。

刘海没说话。

耳钉男笑了笑,又是拿着桌子上酒瓶子砸额头,又是桄榔响着,这一次,额头上飙出猩红的血液来。

看上去特别的令人心悸。

这一次,耳钉男左右手同时拿着一个酒瓶子,还是二话不说,砰砰两声,两个酒瓶子砸自己额头上,这一次他的身子晃动了一下,任凭血放肆的流下来。

包厢里安静可以听见人的心跳声。

黑岩阅读网 文/ 《恋上邻家大小姐》

(喜欢这个故事的朋友,可以加微信:“黑岩阅读网”,回复帖子名或关键词,阅读更多后续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