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涂单身汉 户口多个仔?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8/11/21 22:41:11

原标题:糊涂单身汉 户口多个仔?

陆伯的户口本上离奇多了一页,多了一个“儿子”。

陆伯的户口本上离奇多了一页,多了一个“儿子”。

陆伯

村干部为帮朋友私生子上户口 骗文盲单身汉签下认养协议书

单身汉陆伯的户口本上,离奇地多了一个小男孩,关系和他还是“父子”。侄子阿坤追问之下才了解到,由于陆伯目不识丁,村干部让他稀里糊涂签了认养协议,给朋友的私生子上户口。

文、图/记者肖桂来

“我连婚都没结,怎么会有个7岁的儿子?”几个月前,广州从化太平镇钱岗村47岁的单身汉陆伯离奇当了“爸”。陆伯从小不识字,一直未婚。最近侄子阿坤在帮他办五保户补助时惊奇地发现,他的户口本上冒出了个7岁男孩,且与之关系为“父子”。阿坤仔细询问叔叔,才知道村治保会主任以为他“办理低保”为由,让他签了字。其实,陆伯糊里糊涂签了一份认养协议,并按下手印,于是就莫名其妙地当上了“爸爸”。

离奇当上爹

单身汉将拿不到低保

阿坤说,叔叔今年47岁,一直没有结婚,因为不识字,又有点糊涂,平时都是靠几个晚辈照料。两年前,叔叔住进了村里的颐老院,平时靠帮忙维护道路绿化挣点钱,维持生计。

上月25日,阿坤帮叔叔办理五保户补贴时,拿到叔叔户口本一看,大吃一惊——一直单身的叔叔过去户口本一直是“独门独户”,但现在却多了一页,一个名为“陆军文”的男孩赫然在册,且与叔叔的关系是“父子”。

“我叔叔一直没有结婚,怎么可能会有一个孩子呢?”阿坤很困惑。在他的追问下,叔叔讲出一桩怪事。今年6月,村治保会主任陆振洲,以帮他办低保为名,将他的户口本拿走了。当时,陆振洲还带着他一起去了镇里的派出所,在一名徐姓民警的指引下,签署了一份书面文件。

“这样平白无故地多了一个儿子,我叔叔不但拿不到低保,甚至连现在住的颐老院都没得住了,因为这是给孤寡老人住的。”阿坤忧心忡忡地说。

村干部使诈

帮朋友私生子上户口

昨日中午,记者和陆伯的另一个侄子一起见到了治保会主任陆振洲。陆振洲表示,他也是受人所托。“我有个朋友,这个小孩是他的私生子。”

陆振洲告诉陆伯的侄子,他朋友的儿子今年已经7岁了,眼看就要上小学了,却由于身份原因一直上不了户口。无奈下,就拜托自己帮忙。“所以呢,我看陆伯也挺可怜的,就想帮他解决下生活问题,因为对方答应给陆伯一万元的酬劳。”陆振洲称,钱已经打到了他的账上,只要陆伯答应“私了”,钱可以马上交给他。

关于陆伯的“五保”问题,陆振洲拍胸脯保证:“你放心,政府发给你多少钱,我叫我朋友一分钱不少地补给你;要是他不补,我个人也补给你。我可以用村委会的公章,给你盖上,这样你总放心了吧?”

记者随即询问对方,陆伯当时签订的是什么文件时,陆振洲直言不讳地称,是“认养协议书”。“我知道陆伯不识字,就怕和他说不清楚,就直接让他在上面签了字。我又怎么会害陆伯呢?”陆振洲还表示,如果陆伯答应了,还可以再领养一个孩子。“如果陆伯愿意,我那个朋友还有一个孩子要上户口,酬劳也是一万元。”

看陆伯的侄子似乎有些动心,似乎又劝说了几句。“都是一个村的,低头不见抬头见,我现在就是不想把事情闹大,这样对谁都没好处。”  

单身汉回忆

被人抓着手签下名字

“大家知道我叔叔目不识丁。问题是,他不认字,更不会写字,他是怎么用笔签字的呢?”阿坤至今不能理解这件荒诞的事。

阿坤告诉记者,为了留下证据,事情刚被识破时,他在找陆振洲探口风时,专门做了录音。据录音,当时陆振洲答了一句:“我知道他不识字。”

阿坤说,叔叔曾表示,是7岁男孩的爸爸开车把他们接过去的,当时有几个人在场,他自己不会写字,是陆振洲抓着他的手签下名字,并按了手印。“到底怎样到的派出所,不会写字的叔叔又是怎样签下自己的名字,也都需要进一步求证。”阿坤表示。

阿坤认为,文盲叔叔的签字没有法律效力,但他不明白派出所部门为什么却认定这些是有效力的。“叔叔有时会犯糊涂,村里人都知道。”

民警:

你去找民政局

我们无权负责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了太平派出所,以陆伯亲戚的身份,就此事进行了查询。一名民警告诉记者,他不清楚相关情况。“负责这个案子的徐民警不在,我不是经管这件事情的,不太清楚这个事情。”

阿坤告诉记者,事情发生后,他曾来派出所找过几次这位徐民警,仅仅见到了一次。“当时对方和我说,他们派出所只管材料是不是真的,具体情况他们无权过问。”阿坤说,现在叔叔孩子都有了,却没有结婚,这太令人不可思议了。“而且,派出所居然还告诉我,叔叔已经结婚了,但是一直没有发结婚证。”

然而,在陆伯的户口本上,记者却看到,户主页陆伯“婚姻状况”一栏,赫然是一片空白,并没有写上“已婚”的字样。对此,派出所的民警称,这个不归他们管。“如果要查询,你可以去民政部门查询,我们不负责这方面的东西。”

若属他人欺骗

追究法律责任

昨日,记者就此事采访了广东正大联合律师事务所许瀚律师。许瀚律师表示:男孩如非陆伯亲生或收养,则陆伯为该男孩办理入户而签署的文件应为无效,公安机关在核实情况后应依法更正。同时,公安机关为其办理入户时,有义务让陆伯提供该男孩的出生证明,以证明系陆伯所生。如当时出生证明系伪造,应由公安机关依法追究行为人的刑事责任。若陆伯上述行为系他人误导或欺骗所致,应依法追究行为人的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