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口琴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21/06/14 21:14:56

原标题:弹口琴

冯富建

当你信步于白于山区深处的吴起大地,不经意间就会有一阵阵悦耳的音律,从山间地头或人家院落飘入耳际。这音律,抑扬顿挫、柔和婉转,如丝丝琴弦动听,似声声管乐入耳,扣人心弦、激人情愫,令人陶醉,这就是吴起婆姨女子们在弹口琴。

弹口琴,是活跃于吴起妇女之间的一门独享天成自娱自乐的艺术。妇女们所弹的口琴造型简单,制作容易,看起来美观,有长方形和葫芦形两种。只需将竹片或竹篦梳档子用刀修制,两头打眼,穿上两根细麻绳,中间再刻一个舌头,将舌尖一端的麻绳结成圆圈,一件完整的口琴就制成了。弹口琴的技法也较为简单,老小易学,弹者只需用舌头来回转动鼓动口琴的舌,然后通过口中气流嘘吸即可弹出美妙的乐曲。

吴起妇女们弹口琴不同于舞台音乐表演,无须做奏前准备,无论悠闲与忙碌,兴之而来,口琴拿出衣兜,即可弹奏出一曲曲悦耳的琴曲。

初春的上午,山村静谧而安详,温润的阳光犹如母亲疼爱孩子般抚摸着大地山峦。农家院子里,勤劳的农人们怀着对新年景的美好憧憬,妇女们忙着整理春耕的农具家什;男人们用笤帚梳理着牲口圈里喂养健壮的牲畜。这时,村庄对面山洼上不时传来布谷鸟那悦耳动听的叫声,这耳熟能详的声音顿时勾起妇女的情趣,她们情不自禁地停下手里的活计,回窑洞里拿出口琴,伴随着布谷鸟的叫声弹出一曲曲动听的曲调,那曲调有时奔放、明亮,有时婉转、细腻,宛如一场小型的音乐会,令人神往,让人陶醉。

夏天是陕北一年中最炎热的季节,半晌午,太阳好像一个巨大的火球火辣辣地焦烤着农田。在农田里除草的农人们常常会闷热地喘不过气来。但久经苦难的他们,早已练就一身铜皮铁骨,任由万般炙烤,也不会停下手中的活计。等到晌午时分,他们才停歇下来,围坐在地头,分吃干粮轮流喝水。吃过干粮后,男人们会躺在地上小憩一会儿。这时候,婆姨们就会拿出衣兜里的口琴,弹起来,她们把生活的劳碌和苦闷全部幻化成琴声。这富含情感的口琴声,随着山风传遍山野,吸引的对面山农田里的男人们都隔沟相望,陶醉的山野禽兔都手舞足蹈。

秋天,一场突如其来的秋雨连绵地下个不停,让秋收的农人们不得不停歇下来。然而,忙碌成习的人们哪里能闲的住。男人们会聚集在一起,杀羊宰鸡打平伙,婆姨女子们则会聚在一起打牌、弹口琴。尤其是到了适婚年龄的大姑娘们,对爱情充满期盼,又羞于说出口。因此,弹口琴的人群中,要数她们弹的起劲,弹的入神,她们用口琴声来表达内心对爱情的期盼。睿智的奶奶们听出了孙女的心思,就幽默地骂耍说孙女想嫁汉了。孙女被奶奶骂的娇羞难当,就回骂奶奶和小爷爷相好之类的话语,常常逗得满窑人都笑得合不拢嘴。

冬天是农人们一年中最清闲的日子,这段日子,人们没什么活计可干。于是,串门便成了职业,男人串,女人也串,白天串,夜里也串。漫漫长夜里,男人们常常会聚集在一起喝酒,直喝的眯而打呼,一旦喝多了酒就又开始抬扛,会抬的天旋地转;婆姨女子们也会在一起聊天、做针线,针线做久了,眼睛看花了,就会拿出口琴,兴致高昂地弹起来,只弹的夫妻感情不和睦的婆姨掉下了眼泪,主家早已熟睡的孩子被吵醒后哇哇大哭方才停息。

春夏秋冬四季寒暑轮回,口琴声漫漫,声声琴声传遍吴起的大地山野,这口琴,畅快了妇女们的心神,舒缓了男人们的浓情,更为苦闷的生活增添了几多色彩。

沧桑的岁月,不经意间已从眼前流逝,那些原生态、民俗性的事物正被现代化、快节奏的文明所吞噬,逐渐地淡出人们的视野。当年那勾人魂魄、动人心弦的口琴声已幻化成一种魂牵梦萦、挥之不去的惆怅,流在你我的心田。

物语

林徽因用人间的四月天,形容美好的爱情;席慕蓉用书本,形容白驹过隙的青春。睹物思人,睹景思情。那绵绵的秋雨,让人惆怅的同时,也更多了几分内心的静谧;那院畔边响起的口琴声,在春夏秋冬不同的季节了,都有不同的韵味……

下期主题:中秋(散文、诗歌均可,1200以内)

征稿邮箱:1525062213@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