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时光》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9/05/25 05:57:22

原标题:《最好的时光》

◎作者:简平 ◎海豚出版社 ◎2016年6月出版

我揪心极了,最后,我与家人和两个妹妹商定,暂时瞒住妈妈

余小萍很快就来了,她直截了当地对我说,你胃部有个肿瘤,靠近胃窦大弯那里,至于是良性还是恶性,还得做切片检查,可这需要几天的时间。余小萍看着我说:“如果你想问我建议,那我觉得不管结果怎样,还是尽快把肿瘤切除掉为好。”她甚至说:“这种手术很普通,我们医院就能做的,我可以马上帮你联系。”我听后,想了一下,然后笑了,说:“行,那就动手术切除吧,不过,我得另找一家医院,毕竟你们擅长的是中医,破膛开肚的事情还是让西医去做吧。”

于是,我拿起手机,给各路人马打电话,询问哪家医院最为合适,结果都说每家医院各有长处和短处,真是令人纠结,最后还是我的母校——上海交通大学附属中学的老校长陈德良先生一锤定音,把这事交给了我们的校友会会长,时任上海市卫生局党委书记、局长徐建光先生。后来,徐建光打来电话,说就到他先前担任院长的华山医院去动手术吧,而且他还为我指定了该院普外科主任、博士生导师陈宗佑教授为我主刀。

等把这件事情搞定,我这才将自己的情况通报给了家人。我表现得相当轻松。但是,当我想着要不要告诉妈妈的时候,突然间变得心情沉重起来。妈妈已经七十五岁了,我的患病会不会让她太过担心,甚至带去打击,而她能不能经受得住呢?我揪心极了,最后,我与家人和两个妹妹商定,暂时瞒住妈妈。这样,一切都静悄悄地进行着。

12月16日,病理切片报告出来了,确诊是胃窦腺癌,属溃疡型印戒细胞癌。19日,我转入华山医院。转院前的晚上,我给我的文学导师、作家程乃珊女士打了电话。不料,电话那头,程乃珊用嘶哑的声音说,她也住在华山医院,天天发高烧,正在检查中,她说可能是严重的肺炎。我安慰她说,那应该马上就会好起来的,我说一到医院就去探望她。第二天,我在病房安顿下来后,立刻又联系她,是她丈夫严尔纯先生接的电话,他说,考虑到你在住院,以免交叉感染,就暂先不要来了。我问病因查出来没有,他语焉不详,令我不安。

一向雷厉风行的小妹妹当即组建了家庭护理小组,天天为我奔忙,她和小妹夫以及我,就手术与陈宗佑约在设于医院里的咖啡馆作了一次长谈,方方面面问了个底朝天,细致入微,最后,商定跳过冬至这一天进行肿瘤切除术。

23日下午一点,阳光浓了一些,在冬天里算是有很亮的天色了。我被推进了手术室,之前,陈宗佑和麻醉师来看我,陈宗佑告诉我说,麻醉师是他的同学,他自己患病动手术时也是让他做的麻醉。我跟麻醉师开玩笑说,我醒过来醒不过来都随你便吧。

晚上七点多钟,我才被推回病房。我自然是醒过来了,但是,没过多久,伴随着全身麻醉过后的苏醒,我先前所有的淡定消失得一干二净。我的胃已被基本切除,浑身上下插满了各种管子,从胸口到肚脐下长长的切口刀割撕裂般的疼痛,那本刚刚启用的家庭护理记事本上还记载着,我的体温达到了38.6摄氏度。

这本底色为淡黄的记事本的封面上,画了一只可爱的棕熊,它的头顶上有一颗鲜红的爱心,旁边的一行文字是:I’m happy,and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