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9/02/24 08:46:08

四年一度的奥运会结束了,早上起来没有奖牌可数的日子还真有些不习惯,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心中多少有些惆怅和空落落的吧。说起这次奥运会,作为远在北半球的我们,也时不时地为“自己”点一下赞,“表白”着我们的成长和“成熟”。比如当中国队与“预期”的奖牌失之交臂后,对记者“痛失”或“憾失”首金用语就颇不以为然,认为只要运动员尽力了,就应该给予肯定,而不应该斤斤计较于奖牌的得失,不惟如此,人们还挖出了1988年奥运会上李宁败走汉城时的旧闻进行检讨和自责,表明除了媒体还比较势利外,我们已经都“看开”了。其实,媒体的势利可能还是为了迎合观众的心理,在没有中国人参赛或中国队夺冠几率较小的项目上,的确少有人关注。与看一场不可能赢的比赛相比,人们自然还是更愿意看我们可能拿金牌的比赛,观众的心态变了不假,不过还应承认的是,我们现在表达的渠道毕竟多了很多。

竞技体育的魅力和迷人之处,大概就在于它的出其不意吧。这次奥运会上张梦雪的“首金”,就拿得让所有人措手不及。据央视的报道,当杜丽“憾失”奥运首金后,许多媒体认为中国射击队已没什么看头,于是纷纷“转战”其他赛场;而当张梦雪拿下奥运会女子10米气手枪金牌时,记者们手头有关她的资料寥寥无几,“一张A4纸上只有短短的几行”——1991年出生,山东济南人,2014年加入国家队等几句话。或许,正是这种在媒体面前缺乏“存在感”,反而成就了冷面淡定沉静的张梦雪的首金。

无论是杜丽的憾失,还是张梦雪的勇夺,其背后都凝聚着运动员们辛勤的汗水和付出。从赛前的备战到比赛中的拼搏,其中的艰辛和压力,岂是我们常人所能想象得出的。本届奥运会上最有趣的人,当属女子游泳队的傅园慧了,她在接受采访时的夸张诙谐和率真,倒也让听惯了“感谢”“争光”等大词的观众耳目一新,在人们一遍遍地“温习”她的“洪荒之力”的视频后,对她参加的每一场比赛竟然都充满了期待,那几天,奖牌真的变得不再重要,傅园慧这个小精灵,将所有人带入了参与奥运的愉悦之中。

我们有理由相信,比赛中所有的运动员,都是使出了“洪荒之力”的。在傅园慧接受采访时,提到她在以往的三个月中“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我当时在澳洲的训练真的是生不如死”的话,听上去更让人心疼。正是听到这句话后,我对运动员们获得金牌后纯粹的高兴,变成了对他们的敬重,赛场上的每个运动员都太不容易了。他们领奖时的荣耀和辉煌我们看得到,而他们训练时的汗水和伤痛却只有“鬼知道”。张梦雪每天端着枪的时候应该是很枯燥乏味的;体操队员们每天要做的大概就是一遍遍地重复那些高难度的危险动作;跳水运动员则要在完成转身翻腾几周半的动作后再像鱼一样“钻”入水中;傅园慧们则每天都那么“水淋淋”的,或许只能靠搞怪来调剂生活?乒乓球队员似乎有些“独孤求败”的味道,不过他们在走向冠军之路时,也是需要将球一拍一拍地打过去,把分一分一分地挣回来才行,这人品“攒”起来可不那么容易;竞走和长跑运动员们的眼前应该是那条永无止境的跑道吧。

域外那些坚韧的运动员,中国的观众其实也给予了“理解的同情”,早些年曾经的乒坛“常青树”、瑞典老将瓦尔德内尔,可谓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中日之间的关系虽然总让人郁闷,可这并不能阻挡中国人喜欢那个满口东北话、输球后梨花带雨的福原爱;而马来西亚的羽毛球选手李宗伟,竟也让中国人在感叹完他和林丹之间的“既生瑜何生亮”后,又在他和谌龙之间心生恍惚,一方面盼着谌龙赢,另一方面却也希望李宗伟拿一回冠军,真是纠结啊!美国的菲尔普斯真的是金牌拿到手软了,可中国的观众对他却没有羡慕嫉妒恨,因为在他那不可思议的游泳天赋后面,也同样是艰苦的训练,“他每天要训练三次,一周训练七天。21天是一个新的循环。这个时候可能会有一天的休息,但是会马上开始新的训练。”

对于国人来说,女排夺冠重回巅峰,绝对是这届奥运会上最大的亮点,在经历了种种起伏和质疑之后,郎平率领的中国女排终于再塑辉煌。在当下的中国,这无疑是最值得“举国欢庆”的一件事。它使很多人怀想奋发的八十年代,也让人们重新思考什么是女排精神。女排精神不应是那些为国争光、振兴中华的高调,而是一种在困难中以科学的方法和技术顽强拼搏、永不言弃的精神。当我们盘点奥运会上的点点滴滴时,才让人真真切切地理解了“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这句话,这也正是奥运精神之所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