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兄弟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21/09/25 17:53:01

原标题:生死兄弟

小说连载 95

但远军

公安部全国公安文联脱产签约作家作品

重庆市委宣传部2015年度重点文学作品

宋扬说:“我犯的案的确不是很大,即便抓住了,判不了几年刑,何必要苟且偷生活受罪。你说这儿离国境线不远,跨出国境线就到别的国家去了,老实说,那样的事我是不会去做的。男子汉,大丈夫,犯了法,该坐牢坐牢,咋坐也是自己的祖国,跑人家的地盘上去了,不说引渡,照样抓你回来,就是不抓你回来,人不人,狗不狗的,连家也回不了,活着还有意义吗?大哥,感谢你收留我,没有忘记咱俩过去的交情。要是警察追来了,我也不打算跑。此事不拖累你,打死了你也不要说你知道我是犯案跑这儿来的,你只说我是来玩耍。你不说,我肯定不说。大事小事不拖累朋友才算正事。有好事朋友实在多,有坏事朋友实在少。像你这样重感情重情义的朋友除了你我没第二个……我很想给哥打个电话,告诉他我一切都好,希望他安心治病,早日康复;我也很想给媳妇和孩子打个电话,告诉娘儿俩我没事,过些日子会回家的……人啦,不呛海水不知回头,当初要是听哥苦口婆心的劝告,我此时此刻该是何等的逍遥自在……不说了,大哥,咱们骑马吧!小时候老师教我们唱《我爱祖国的大草原》,那歌呀,真好听。‘我爱呼伦贝尔大草原,红旗如海绿浪无边。红太阳光辉照亮牧区,我催马儿飞向前。接过先辈的牧羊鞭,贫下中牧把我指点。啊……骏马行千里,雄鹰飞蓝天……’大哥,来的不是时候,虽然没看见草原上绿浪无边的美景,但骑着骏马飞向前的快感还是体验到了的。呼伦贝尔大草原真美,美得我都不想离开了!”

宋扬说着,哼起小曲儿,眼里涌动泪光,只见他把泽朗递给他擦汗用的毛巾往脖子上一绕,双腿使劲夹马肚子,然后一抖缰绳,那匹棕红色的骏马便闪电般飞驰了出去。

夜晚,医院会议室灯火辉煌,全院职工聚在一起为赵小莹和小邓举行婚礼。赵小莹穿了白色婚纱、小邓穿了白色礼服,手挽着手满面微笑地站台上。

舒婷婷手握话筒替两人主持婚礼。

雷院长站一旁,等待着讲话。

宋影也打扮一新,穿了一件舒婷婷新买的红色羽绒服,怀里紧紧抱着镜框,自个儿坐椅子上望着台上的舒婷婷和赵小莹、小邓他们发呆。镜框是她死活要抱在身上的,舒婷婷不允许,她一个劲儿哭,没法,舒婷婷只好依了她。

舒婷婷介绍了赵小莹和小邓的恋爱经过,然后将话筒递给雷院长,由雷院长致证婚词。

末了,再由赵小莹和小邓互致感言。

掌声阵阵响起,大家起轰的呼喊声、逗乐的吆喝声,响彻不大的空间。

不知啥时候,宋影抱着镜框跑到门外的走廊上,匍伏着身子,在塑胶地板上,一边看镜框里照片,一边用手指着照片的人头像上下比划,独自玩耍。

新郎新娘不断回答大家的提问,相互取乐,舒婷婷没啥事干了,想起宋影来。四下里不见宋影的踪影,赶紧寻找。把会议室的每一个角落都找遍了,还是没找到。她向大家打听,无人注意到宋影的去向。她猜测宋影可能是跑宋歌的病房里去了,宋影一有机会总爱往那儿跑,阻都阻拦不了,于是,出会议室,准备去宋歌的病房。

刚跨出门到走廊上,她就看见一旁独自玩耍得津津有味的宋影了。

她走到宋影身边,蹲下,看宋影趴在地上玩什么。

宋影似乎没有注意到舒婷婷的到来,仍旧手指在镜框里的照片上下比划,嘴里喃喃自语。

舒婷婷仔细倾听了,声音很小,加上会议室婚婚礼现场的吵闹声传出来,又太大,她没听清。

一句也没听清。

待了一会儿,宋影发现了她,扭过头来,轻声唤她:“妈妈……”

海南德泽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特约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