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撒网愿者上钩 一人分饰多个角色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8/12/14 12:55:36

原标题:广撒网愿者上钩 一人分饰多个角色

以财色为饵,扮富婆“重金求子”,引来心存幻想的人上当受骗……近期,在公安部直接指挥部署下,全国8省公安机关统一行动,出动3000余名警力对江西余干县“重金求子”诈骗团伙进行集中抓捕行动,已捣毁诈骗团伙24个,抓获犯罪嫌疑人153人。

记者调查发现,“重金求子”诈骗团伙通过群呼机拨打数十万个一声响电话,广撒网吸引“愿者上钩”;分步骤行骗,让受害者降低警惕性;骗取钱财后,雇佣马仔取现获利。

靠诈骗暴富 贫困县产“富婆村”

今年3月,江西上饶市警方在抓捕一名网逃人员时发现,有人专门为余干县一些家族诈骗团伙提供群呼器、手机卡等作案工具,涉及全国多个省市。4月,公安部将此案列为部督案件,要求彻底摧毁涉及的电信诈骗团伙。

余干县位于鄱阳湖东南岸,作为国家重点扶持的贫困县,除了摘掉贫困帽,当地急于甩掉的还有“重金求子”诈骗乡、“富婆村”等不光彩的标签。“几乎每个月,我们都会接到外地警方要求协查的‘重金求子’诈骗案件。”余干县公安局一名民警告诉记者,由于犯罪嫌疑人常常冒充“富婆”作案,所以当地一些村庄又被外界称为“富婆村”。

距余干县城约20公里远的江埠乡尧咀村是此次公安行动的重点区域之一。“我们在这个村的抓捕目标对象有40多人,涉及多个村小组。”一名参与办案的上饶市鄱阳县公安局民警介绍。

江埠乡张家村村民王胜国曾经实施过“重金求子”诈骗,他和同伙利用花3200元购买的一台多卡群呼机,4个月就骗得22万余元。诸多案例表明,“重金求子”诈骗成本低、收益高,有的诈骗分子行骗数次就能骗得数十万元。

警方介绍,余干地区的诈骗手法经历了一段演化更替的过程,多年前较为流行的诈骗种类有“脑溢血诈骗”“骨灰盒诈骗”“红蓝铅笔骗局”等,但由于此类案件被多次揭露,现已销声匿迹。此后,余干诈骗团伙与外地诈骗团伙相互“取经”,这才让“重金求子”式诈骗“落地生根”“开枝散叶”。

江西省公安厅副厅长胡满松说,警方对余干地区“重金求子”诈骗专案经过了长达半年时间的调查,这次集中抓捕行动就是要拔钉子、毁根本,从面上铲除此类诈骗。

群呼机每天打四万余个电话

江西省公安厅相关负责人介绍,在众多电信诈骗中,“重金求子”类诈骗手段相对拙劣,但由于犯罪分子采用群呼机随机撒网的方式,吸引愿者上钩,在财色兼收的诱惑下,受害者降低了警惕性,其中一些人甚至不知道自己上当受骗。

——地域性家族式犯罪特征明显,甚至全家总动员。在9月25日的集中抓捕行动中,嫌疑犯汤某某一家7口被一窝端。记者看到,汤某某屋内的一堆杂物中,放着用坏的点钞机,屋外则停放着四辆中高档汽车。

江埠乡派出所一名民警告诉记者,汤某某家族只是余干县“重金求子”诈骗的一个缩影。有村民涉足诈骗一夜暴富后,刺激许多人铤而走险,有的“收编”亲朋好友,有的专门上门“学艺”。

——广撒网“愿者上钩”,分步诈骗积少成多。群呼机是诈骗团伙最主要的作案工具。有的群呼机经过设置后,每天能自动拨打四万余个一声响电话,对方若有回拨就会先听到富婆“重金求子”的语音留言。若对方警惕性高,嫌犯就会另寻目标;若目标上当,嫌犯就会冒充富婆一步步骗取钱财。比如,“富婆”会向受害人主动提出见面,并将事先查询到的受害者所在地的某处知名酒店作为约会地点,然后利用改号软件伪装成酒店电话打给受害者,对方看到电话来自本地,就更加深信不疑。

“一旦对方深信‘富婆’已至,这名‘富婆’就会以交律师费、体检费、公证费、个人所得税等为由进一步骗取对方钱款,费用从数百元到数万元不等。”上饶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杨卫国说。

——诈骗团伙分工明确,有的一人分饰多角。围绕“重金求子”诈骗,还形成了一条黑色产业链。其中,上游负责提供作案设备,中游负责行骗,下游负责雇佣马仔洗钱。在行骗这一环节中,有的人还能分饰富婆、律师等多个角色。根据王胜国的供述,一旦受害人信以为真,就会使用具有魔音功能的手机,冒充富婆以及律师,以种种理由要求被害人向其指定的银行账户汇款。

综合治理铲除诈骗土壤

为什么“重金求子”诈骗盛行多年却屡打不绝?

“一些语音平台的经营者,不仅提供‘重金求子’的诈骗语音,而且还提供其他五花八门的诈骗语音。”杨卫国说,犯罪分子获取作案工具简单、便捷,这是电信诈骗猖獗的一个重要原因。

此外,对于群呼机、改号软件的使用无明确的法律规定,这既为电信诈骗犯提供了便利工具,也留下了法律漏洞。记者通过网络搜索到不同厂家生产销售的多种规格的群呼机,价格数百元至数千元不等。为了打消买家对被电信运营商屏蔽的担忧,其中一款标价900元的群呼机广告,专门标明不怕过滤。

“随着各地公安机关反电信诈骗平台的建立,信息技术得到充分应用,将极大地提升办案效率。”公安部刑侦局副巡视员陈士渠表示,防范打击电信诈骗的关键,需要公安、银行、运营商等相关部门形成合力,从源头管控信息流、资金流,最大限度压缩犯罪滋生蔓延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