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口琴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21/06/24 18:06:48

原标题:吹口琴

●明前茶

在宁静的满月夜,听上两支破空而来的口琴曲,抵得上这一世所有的得意和哀伤。

春光明媚之际,夜读王小波的杂文选,才惊觉这家伙已经故去14年,而他的种种空前绝后的幽默,依然活色生香。他在不同的文章里得意于他的肺活量——1978年,他进入人大读书时,在2000名新生中肺活量排第一,5000多毫升——嘿,这可是他中气十足地活了45年,至今被那么多人视作精神偶像的原因。话扯远了,我看了王小波的肺活量之后的第一反应,是这家伙一定能吹口琴,而且一定能吹得相当好。

在我小时候,口琴是文艺男生的LOGO之一,就算你穿着中山装或80年代的劣质西服,只要你口袋里掏出一把布鲁斯口琴来,姑娘们的眼睛马上就会发亮。那是一个注重精神享受,看好一切能工巧匠的时代,学吹口琴是没有什么培训班可上的,完全靠自己琢磨;因此吹得上路子,调息时有各种小技巧,说明有自学成才的能力。布鲁斯口琴一孔两个音,多使用Ritcher调音方式,低音没有4和6,却又有两个5。这样的设计让你能轻易吹出和弦来,而巧妙的压音技术的出现,也让原本缺失的音能够演奏,同时也给布鲁斯口琴带来优美中的忧郁韵味。一把口琴,可以吹蓝调也可吹摇滚,可以吹民谣也可吹爵士,烦闷时,得意时,都可一浇心中的块垒。

吹口琴的姿势有点怪,要把肺中的气流催发得那么委婉动人,你是没有办法挺胸腆肚迈着官步去吹的,吹口琴的姿态是鼓腮、屏气、哈腰、含胸,样子像是自个与自个拗着劲。那是一种要逼出自己全部肺活量的一种胶着姿态,一定要把自己逼到极致,从口琴孔里挤出来的音,才声如裂帛,有明亮的穿透力,又款款如诉。

一把小口琴,一件雪白的衬衫,再加上一辆钢圈锃亮的凤凰或飞鸽自行车,那就是“白马王子”的典范。吹起“旧友进行曲”来,魅力简直可比肩吉他王子,如今姑娘们的妈妈,当年就是这样被俘虏的。听君一首曲,随君万里行。看上去很傻,却是傻得有道理,能从一只简陋的口琴中感受到生活的宽广音域和无上乐趣,这样的人天生是乐天派,有点艺术细胞,懂得即时享受春江花月夜,又不像鸳鸯蝴蝶派一样叽叽歪歪——有肺活量的人,一般体格健壮,心地磊落,能笑世间一切不平事还能自嘲,多半是遇上了就不会后悔的男子,就像王小波一样,他哪怕做穷学生时也在中餐馆油腻腻的后场洗碗炒菜,却自有一股舍我其谁的精神气,让你不敢小瞧他。

说到这里我有点伤心:不是每个女生都有福气遇上这样可以一路为她吹口琴的男子,正如不是每个对情感有着敏锐感受力的人,会在正当年的时候,遇上春江花月夜。有些事,你可以寄望于老了之后再去做,比如乘游轮环游世界,再在每个码头上往自己家寄一张明信片;再比如换一套临海的大房子,换一辆拍卖行里的老爷车开开,但有些事,你23岁前遇不上、做不了,你就一辈子遇不上、做不了。比如,女生遇上吹口琴吹得回肠荡气的男生;男生遇上愿听他吹上一晚的人。

在宁静的满月夜,听上两支破空而来的口琴曲,抵得上这一世所有的得意和哀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