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玉奴》:薄情郎负义遭遣(中国戏曲中的传统美德·贫贱不移)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9/11/20 14:15:28

原标题:《金玉奴》:薄情郎负义遭遣(中国戏曲中的传统美德·贫贱不移)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6年11月21日 第 12 版)

李滨声画 樊明君文

《金玉奴》又名《鸿鸾禧》《豆汁记》《棒打薄情郎》。

秀才莫稽,父母双亡,落魄行乞,风雪天饥寒交迫,倒卧在乞丐头领金松门前。金松之女金玉奴倚门盼父,见莫稽倒卧雪中,心生不忍,将其唤至院内,以家中豆汁与莫稽暖腹充饥。金玉奴见莫稽眉宇清秀,心生爱慕。其父金松归家,询问莫稽身世,见其仪表不凡,认定不是久贫之人,遂将金玉奴许配莫稽。

大比之年,莫稽进京赶考,金玉奴难舍夫妻情深与其同行,为盘缠一路乞讨。莫稽得中第八名进士,出任江西德化县正堂。得中后的莫稽嫌金玉奴出身微贱,赴任半途乘行舟江中,将金玉奴推入长江,假称其失足落水,又将金松赶走。

落水后的金玉奴碰巧被上任途中的江西巡按林润搭救。林润与夫人问明原委,将金玉奴收为螟蛉义女。莫稽赴任的德化县刚好属于林润巡按所辖,林润与夫人恼怒莫稽薄情负义,遂设下巧计为金玉奴报仇雪恨,并差人沿途寻回金松,使金玉奴父女得以团聚。

林润到任后传莫稽进见,故意问其可曾携家眷赴任,莫稽回称“也曾携眷,不幸糟糠失足落于长江”。林润遂佯称自己有一女,人才出众,四德俱全,有意许配莫稽为妻。

莫稽得攀上司,喜出望外,欣然进入洞房。金玉奴在洞房中预伏仆婢,持棒痛打莫稽。莫稽始知林家小姐就是金玉奴。金玉奴当众痛斥莫稽薄情负义,并回拒了林润和夫人劝其与莫稽破镜重圆的好意,誓不与负义忘情的衣冠禽兽莫稽和好。

林润遂将莫稽冠戴摘去,令其回衙听参。金玉奴则仍留林润府院侍奉老父。

李滨声的画,把金松、金玉奴父女俩乐善好施的达观和莫稽落魄时的窘态,用对比的手法作了鲜明的表达。

《金玉奴》又名《鸿鸾禧》《豆汁记》《棒打薄情郎》。

秀才莫稽,父母双亡,落魄行乞,风雪天饥寒交迫,倒卧在乞丐头领金松门前。金松之女金玉奴倚门盼父,见莫稽倒卧雪中,心生不忍,将其唤至院内,以家中豆汁与莫稽暖腹充饥。金玉奴见莫稽眉宇清秀,心生爱慕。其父金松归家,询问莫稽身世,见其仪表不凡,认定不是久贫之人,遂将金玉奴许配莫稽。

大比之年,莫稽进京赶考,金玉奴难舍夫妻情深与其同行,为盘缠一路乞讨。莫稽得中第八名进士,出任江西德化县正堂。得中后的莫稽嫌金玉奴出身微贱,赴任半途乘行舟江中,将金玉奴推入长江,假称其失足落水,又将金松赶走。

落水后的金玉奴碰巧被上任途中的江西巡按林润搭救。林润与夫人问明原委,将金玉奴收为螟蛉义女。莫稽赴任的德化县刚好属于林润巡按所辖,林润与夫人恼怒莫稽薄情负义,遂设下巧计为金玉奴报仇雪恨,并差人沿途寻回金松,使金玉奴父女得以团聚。

林润到任后传莫稽进见,故意问其可曾携家眷赴任,莫稽回称“也曾携眷,不幸糟糠失足落于长江”。林润遂佯称自己有一女,人才出众,四德俱全,有意许配莫稽为妻。

莫稽得攀上司,喜出望外,欣然进入洞房。金玉奴在洞房中预伏仆婢,持棒痛打莫稽。莫稽始知林家小姐就是金玉奴。金玉奴当众痛斥莫稽薄情负义,并回拒了林润和夫人劝其与莫稽破镜重圆的好意,誓不与负义忘情的衣冠禽兽莫稽和好。

林润遂将莫稽冠戴摘去,令其回衙听参。金玉奴则仍留林润府院侍奉老父。

李滨声的画,把金松、金玉奴父女俩乐善好施的达观和莫稽落魄时的窘态,用对比的手法作了鲜明的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