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 我们的期末考试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9/12/11 04:58:59

原标题:春运 我们的期末考试

涿州高铁线路车间巡防员

李迪和他的三个工友在巡防中目送高铁列车经过 摄/记者 张颖川

101车站值班员

赵志刚在发送旗语信号 摄/记者 崔毅飞

D6611次动车机械师

杜文龙在检查动车车底 摄/记者 张颖川

法制晚报讯(记者 张颖川 崔毅飞)南来北往的列车,满载归家的心…… 对于铁路运转系统,春运就像每年的期末考试,这是最紧张劳碌的季节。

京西101车站独自一人取送车厢的值班员、涿州高铁线路车间每天骑行30公里检查的巡防员、D6611次动车上掌握“听、看、闻、巡、联”五字诀的机械师。

这些守护一线的铁路职工,以及幕后的平凡身影,都在护佑着中华大地上最为壮丽的“迁徙”。

高铁巡逻兵 每天骑行30公里

北京高铁工务段涿州高铁线路车间的巡防员们,被誉为高铁运行安全的“巡逻兵”。春运期间,高铁线路周边的一丁点小问题,都逃不过这些“粗汉子”们的法眼。

涿州东站附近,巡防队员们从车间副主任史健南手中接过了当天的巡防任务,并且一再核实线路的任务布置。

准备工作完成,队员们背起了小工具包,推出电动车准备出发。而记者看了一眼巡防员的工具包,巡视记录本、钳子、米尺、铁丝、定位手机、相机、隐患告知书一应俱全。就连拧防护网的一捆8号铁丝和两把铁锹都成了巡检员们出门工作的必备工具。

“我们的巡视任务就是及时发现距离高铁线路特别近的施工,以及随意堆放物品的行为,因为周边都是庄户园,所以对于高铁的维护工作特别重要。”李迪说。

2015年,高铁外部环境巡防队组建,李迪第一个报了名,与同学兼工友的张昊、祖双辉、黄岩四人成了车间第一批巡防队队员。“别看我们都是粗汉子,可是我们进行设备检查整修,都是以毫米为单位的,像绣花。”李迪说。

当达到指定地点后,四个人分为两组,开始沿着线路两侧巡视。其中在京广高铁61公里桥下,张昊、黄岩发现一堆枯草,当即向段调度进行汇报,并详细记录,为后续清理做准备。“不怕别的,这些个野草夏天没啥事,但是冬天干了,见到个火星就着,这火苗子要是烧到线路上,那就是大事故,所以必须得及时发现及时清理。”张昊说。

李迪、祖双辉这一组突然发现高铁桥下有新堆放的建筑垃圾,当即回车间取来铁锹,把垃圾铲走。据李迪介绍,有的建筑垃圾堆放发酵以后容易自燃,威胁到高铁线缆的安全。一些较轻的彩钢板,只要是一有大风,就会被吹起来。“万一吹到高铁线缆上造成短路,那就是大事故。”李迪说。

李迪估算过,春运开始后,他平均每天要骑着电动车巡视30多公里,车间管辖的170多公里高铁线,他差不多走了两遍,哪个区段、哪个点有什么问题,他都如数家珍。说到家里人,李迪心里更挂念的是怀孕的妻子,“我的孩子3月份就要降生了,等把春运忙完,我就踏踏实实回家,与全家人一起迎接小生命的到来。”李迪说。

法晚(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从铁路部门了解到,2016年全年,北京高铁工务段累计出巡5117人次,累计巡检98841公里,相当于绕赤道2.5圈,累计发现临近或下穿高铁非法施工、违建房屋、烧荒等外部环境问题617件,由于发现及时、处置得当,未发生一起直接影响高铁安全的问题,“高铁巡逻兵”为高铁竖起了一道坚实的屏障。

每天独自一人取送车厢

隐没在单位大院,为101站平添了几分神秘色彩。车站工作人员进入须亮明证件,顺利通过大门,小站的轮廓逐渐清晰,空旷的站台、旧式的雨棚,冰冷的钢轨上停靠着几列空荡荡的列车。关于这座小站的前世今生,很多铁路内部人士都知之甚少。

101车站,又称西郊机场站,归北京铁路局北京西车务段石景山南站管辖,系站管站。为保障春运,每年会加开大量临客,101站就成了这些临客车厢的存放地之一。场站内设值班员一名,又被人称作“一个人的车站”。

值班室是一座旧式砖房,已有三四十年历史。屋内陈设简单,一张单人床挤在墙边,办公桌上是各种台账、手电筒、电话……午后的阳光穿透高大的木窗,屋子里弥漫着质朴的温暖。因外出巡查,站房内并未见到今天的值班员赵志刚,据说巡查一圈少说要40分钟。

突然一股寒气涌入室内,赵师傅巡查归来,来不及脱外套,他赶紧将巡查记录登账入册。101站实行24小时三班倒制,三位值班员分别是赵志刚、王国庆、杨文魁,三人除了交接班时能聊上几句,基本上是一个人独守。三人工作内容相同,日常主要负责客车看护、防溜检查、调车作业中的道岔扳动等作业。

作为北京局临客客车体存放专用站,101站最多停放过170辆客车体,安全责任重大。春运时期,取送客车体十分繁忙,值班员一般是一天跑两次,一次干半天。

车站调度员会提前一天,电话布置值班员需要取送的车号;值班员要在满场的车辆中查找所需车辆的具体位置,并报告车站调度员;车站调度员根据其提供的信息编制调车作业计划,并通知调车组去101线取车;值班员根据调车计划,提前将道岔扳向所需位置,并跑到一公里外站场的边缘,将南侧大门打开,等待作业;作业完毕后,值班员要及时将道岔恢复定位,锁闭大门,并检查车辆防溜状态,填记各种本簿台账。

一次调配车厢的任务少则几十分钟,多则几个小时。

每在场站内巡查一次,赵志刚都会用粉笔在车厢上做记号,这些标记也记录下几位师傅的辛勤走动。

刚过56岁生日的赵师傅,从1979年就进入铁路系统,他多供职于偏僻小站,如京门线上的色树坟、落坡岭。因为老同志责任心强,领导将其安排在101站独当一面,已有四年半之久。三位师傅的坚守,也换来旅客一次次的出行安全。

因为是三班倒,今年老赵刚好能在家过一个除夕,和家人好好团聚。而即便是轮到自己值班,老赵也能坦然接受。采访结束时,他又接到了第二天的调车任务,老赵准备开始为明天的工作做准备。

“听、看、闻、巡、联”的五字诀

随身携带“百宝箱”,既要调节车厢温度、检查配电箱,也要维修乘客座椅下的插座。对于动车上的随车机械师来说,“听、看、闻、巡、联”就是他们的五字作业法。

骆文博作为D6611次列车上唯一名随车机械师,凌晨4点20分就来到调度室。“首趟7时25分从北京站开往唐山,10时50分回到北京站接着开往秦皇岛,17时40分回到北京站接着开往唐山,D6611次列车再次回到北京站时已经深夜23点30分了。”骆文博说,“出去的列车就像是自己的孩子,只有安全回来了,我才能睡得踏实。”骆文博每次回到库内基本都在零点以后,只能休息4个小时,又要开始新一天的任务。

据了解,动车组每运行48小时或者5000公里,在库里进行一级检修,包括座椅等服务设施。动车组出库,运行中出了问题就有随车机械师维修。不仅仅机械上的问题需要机械师进行处理,就连调节车厢温度、调试广播等工作都需要随车机械师完成。

北京南动车所乘务车间随车机械师张孟启,在跟车的动车上,都会根据车外温度变化,调节车厢内温度,让旅客感觉更舒适。而对于凌晨开行的红眼高铁动车,也都需要随车机械师下车进行巡检情况。开车前北京南动车所乘务车间随车机械师杜文龙要对动车组出库前进行巡视作业。开车后,随车机械师也会在监控室填写动车组行车日志,记录下列车运行的状况。开车后,随车机械师也会在监控室填写动车组行车日志,记录下列车运行的状况。

法晚(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注意到,每次在列车运行前,巡检员师傅都随身带着一个“百宝箱”,里面装有钳型电流表、高压绝缘工具、随身电话等。在列车行驶过程中,要是有乘客座椅下的插座坏了,巡检师傅都会及时到位,钳型电流表对插座里面的路线进行检查,先做一个预断,在最短的时间内修理好,让旅客安全使用。

“听、看、闻、巡、联”五字作业法是是每一位巡检员师傅时刻要牢记在心的口诀。首先巡检员要用耳朵去听车开动过程中是否有异常的声音,看配电柜是否有断路异常,闻车内是否有异味,跟车长巡视车内保证乘客安全,第一时间联络司机,反馈车内运行状况,保障列车运行安全。

并且在每趟列车开车前,不论始发站或者停靠站在哪里,每位巡检员都需要在开车前领取乘务日志、登记、领取工具,还要抽查应急状况处理手册业务知识,以保证人员上线状态良好。

在车辆出库前,巡检员首先插上防护灯,检查车辆的前头罩,车轮,橡胶制的排障器等,主要观察车辆外观状态是否良好。等到列车开出车库的一刹那,巡检员心中的安全线不是放松了,而是又提高了一格,高铁的安全保险杠,就全在这些师傅的心中。本版文/记者 张颖川 崔毅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