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选比不过特朗普,比女婿,希拉里恐怕也输了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9/04/18 20:53:18

原标题:竞选比不过特朗普,比女婿,希拉里恐怕也输了……

别看希拉里和特朗普两个人为了总统宝座掐得你死我活,其实十年之前这两家人可是老相识了。2005年,特朗普在自家超豪华的私人酒店Mar-a-Lago大办宴席迎娶梅兰妮,就留下了这张两对夫妻交谈甚欢的合影。

图片来源:renegadetribune网站

克林顿和特朗普是老相识,克林顿的女儿切尔西和特朗普女儿伊万卡同样是好闺蜜,而且这对好闺蜜的婚姻也出奇地巧合——他们都穿着Vera Wong的婚纱,都嫁给了犹太人。

这两个可称为世交的家庭,这些年的运势却是天壤之别。

特朗普击败希拉里,赢了大选;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不仅在纽约成为房地产大亨,同时还被老丈人安排在白宫做高级顾问。反观希拉里的女婿马克·梅祖文斯基(Marc Mezvinsky),最近他的人生跌到了谷底,由于业绩惨淡,他不得不关闭了由自己创立的对冲基金。

家族世交,“乖乖男”攀上克林顿女儿

马克出生在艾奥瓦州一个富贵的犹太家庭,他的父亲爱德华·梅祖文斯基和母亲玛乔丽· 马戈利斯都是民主党内资深的政治精英,也是克林顿家族政治上的同盟和世交。

爱德华自1972年担任了两届爱荷华州参议员,他作为弹劾委员会的一员参与了对尼克松总统的弹劾表决,他投下的赞成票,对尼克松最终下台起到了重要作用;随后他还担任过美国驻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大使等重要公职。马克的母亲玛乔丽从1993年起担任过一届宾夕法尼亚州参议员。

马克的家族曾经不惜牺牲自己的政治生命,为比尔·克林顿献上过关键“助攻”。

1993年,美国时任总统克林顿的税收改革计划引起议员的反弹,玛乔丽为他投下了支持票,力保克林顿的计划顺利通过国会表决。由于玛乔丽所在的宾州第13选区选民将会在克林顿的新税收计划下利益受损,同时玛乔丽在竞选前承诺过,不会支持任何形式的加税,为此玛乔丽被选民抛弃,政治生涯走到了终点。

爱德华身为费城的民主党领袖,每次克林顿夫妇来费城时都会拜会他们,他们家也成为克林顿执政时期白宫的常客。一脸腼腆的“乖乖男”马克第一次与切尔西见面,就是在1995年加州的民主党聚会上,两人随即成为好友。1997年,在切尔西报考大学之前,正在斯坦福大学读书的马克拉着未来的小师妹逛了一圈校园。2005年,两人正式在一起恋爱,2009年订婚,2010年迈入婚姻殿堂。

克林顿女儿切尔西和丈夫马克(图片来源:moody eye view)

在家中排行第九的马克从小不爱抛头露面,不善言辞。在他的婚礼上,马克支支吾吾地说了一句开场白就把来宾逗笑了:“你们可能听说过我岳父吧”。而婚礼上,父亲爱德华的缺席格外引人注目。

“财商”不够,投身金融业绩惨淡

在婚礼上缺席的爱德华那时出狱不久,在此之前他早已身败名裂。爱德华因为被拙劣的“尼日利亚王子”骗局给骗住,损失高达约300万美元。为了挽回损失,爱德华采用“庞氏骗局”,骗取亲人朋友以及那些想通过他接近亲家克林顿的人的巨额资金,事情败露后,他于2002年锒铛入狱。

也许是遗传了他老爸的“财商”,在斯坦福大学就读文科专业(宗教与哲学研究)的马克毕业后(2000年)便转战金融界。

他先是在高盛工作了8年——听上去这是一份不错的履历,但高盛CEO布兰克梵更多地是看在克林顿的面子上才重用了马克。

离开高盛后,马克去了一家私募基金“3G资本”,少了高盛老板的庇护,马克没干多久就被辞退。

2011年,他和两位高盛前同事一起,创办了“鹰谷对冲基金”(EagleVale hedge fund)。

据zero hedge网站2月8日报道,马克有一位总统岳父,而且他也确实在尽力利用克林顿的人脉为自己的事业换取筹码,比如马克时常利用克林顿基金会的宴会场合为自己的基金招募客户。高盛CEO布兰克梵不仅用个人资产投资鹰谷基金,甚至还允许马克拿高盛的名字来宣传鹰谷基金;欧洲金融豪门罗斯柴尔德家族在鹰谷也有投资。

克林顿与马克·梅祖文斯基(图片来源:市场内幕网)

鹰谷基金管理的资产大约有3.35亿美元,在对冲基金行业只能算个“小不点”。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资金绝大部分来自少数几个大机构,散户只贡献了其中5000万美元左右。如果剔除因为克林顿的面子而投资的机构客户,马克实际募集到的资金只占10%。

马克自己曾感叹,这么小的资本量,让鹰谷基金根本无从获取高额利润,很多黄金机会也因为进入门太槛高而只有眼睁睁地看着它们溜走。

不能把握黄金机会,马克也未能管理好必要的风险。在鹰谷基金运营的前34个月里,有27个月处于浮亏状态,这在美国基金业平均年收益率5.7%的年代显得非常失败。

豪赌希腊失败,老丈人也救不了他

作为拯救鹰谷基金业绩的重要计划,鹰谷基金开始在希腊布局。2014年,马克单独建立了一个子基金“鹰谷希腊机遇基金”(Eaglevale Hellenic Opportunity fund),融资2500万美元在希腊购买股票和债券,豪赌希腊经济能够翻身。

2012年,希腊承受不住疯狂增长的债务,选择违约;2014年,希腊经济一度有所增长,但那只是昙花一现(马克就是这时候冲进去的)。2015年,希腊再一次错过了IMF规定的还款截止日,从此陷入混乱的局面:重新大选后的新政府也无能为力,与欧盟的债务重组谈判几度谈崩。

选择豪赌希腊的鹰谷希腊基金,在2015年亏掉48%,2016年亏掉了90%。希腊的惨重损失让鹰谷基金在2016年一直处于1%左右的浮亏状态,大客户诸如罗斯柴尔德家族和石溪集团(Rock Creep Group)纷纷撤资,引发投资者恐慌性挤兑。

面对鹰谷基金经营上的危机,马克的岳父母没有袖手旁观。

福克斯新闻报道,克林顿一直试图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作为掮客斡旋欧盟和希腊双方达成债务重组协议。很多美国高级政府官员都曾违反规定,将希腊与欧盟谈判的内幕细节透露给克林顿。希拉里作为时任国务卿,关照她手下国务院官员将欧盟方面的谈判思路收集整理。希拉里遭遇“邮件门”事件,也有两份和希腊相关的备忘录出现在希拉里的邮箱里,这里面包括美国官员和德国财长沃尔夫冈的机密访谈,这些文件属于高度机密,不应当告知希拉里。

克林顿家族对希腊局势的乐观判断,可能反倒害了马克,因为他一直笃信“希腊一定会被欧盟注资救援”,以至于最终输掉九成,而不是及时止损。

另据华尔街日报和彭博社的报道,鹰谷基金已在2016年写邮件告知客户决定关闭,目前仍在退还客户资金的阶段。《名利场》杂志预测,这次彻底退出金融界的马克,会在家里当一段时间的家庭煮夫,准备迎接和切尔西的第二个小宝宝。

图左:马克;图中:切尔西(图片来源: VanityFair ) 

有网友对比切尔西和伊万卡这对好闺蜜,伊万卡明显更成熟、聪明,富于心计;切尔西则永远是一副大大咧咧的呆萌傻样。伊万卡的丈夫库什纳不仅长相英俊,而且1981年出生的他个人资产有2亿美元,还打理着家族几十亿美元的生意;切尔西的老公马克则一文不名,还输光了自己在金融界打拼十几年来的所有本钱。

但好事者并不需要为切尔西操心。切尔西和马克居住的曼哈顿豪宅价值超过一千万美元,马克在婚礼上送给切尔西的那枚钻戒就已经价值100万美元了。切尔西目前的主要收入来自演讲,光是高盛给出的一次演讲费,就有68万美元。所以即使马克输光了本钱回家专心带孩子,他们的生活依然可以高枕无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