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神迹 美在巅峰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21/11/27 07:43:53

原标题:创造神迹 美在巅峰

湿壁画区

▲手稿《人类解剖习作》 ▼雕塑《酒神》

▲手稿《人类解剖习作》 ▼雕塑《酒神》

◎ 深圳特区报驻沪记者 匡 彧

当记者在展厅中第一眼看到世界著名美男子大卫时,立刻被他的高大和年轻所震慑!他以4米的身高顶天矗立,侧头、抬臂,手里攥着那枚准备投向巨人哥利亚的石头。漂亮的体态,均匀的肌肉,每个走过他的观众,都要再度折返几次,逡巡在其四周,与心中熟稔的他多打几个照面。

上海艺仓美术馆在去年底刚开张,《小米手机·神美·米开朗基罗大展》是美术馆的开馆大戏。策展人选中了米开朗基罗,这位和拉斐尔、达·芬奇并称为文艺复兴三杰的意大利国宝人物,有100多件他的和与他相关的雕刻、绘画、手稿等展品来到上海。观众可以通过雕塑、绘画、文学、建筑、真迹手稿等展区,深入感受大师一生的成就轶事,向中国观众诠释米开朗基罗震烁人类艺术史的旷世才华和创造力。展览至2017年3月20日结束。

雕塑

永恒的《大卫》

米开朗基罗·博那罗蒂 (1475~1564)出生于意大利佛罗伦萨附近的卡普莱斯。说他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艺术的最高典范没有人会有异议,雕塑、绘画、建筑、诗歌各个领域,米开朗基罗都有夺目的作品存世。

作为米开朗基罗最撼动声名的雕塑,它们带给观众的震撼确实非比寻常。《大卫》《罗马圣殇》《圣母悼圣子》《酒神》,依次在展厅中独立,各有故事,各有精彩。

还是要说名垂艺术史的杰作《大卫》。1501年至1505年,米开朗基罗接到创作委托案时,已有两位雕塑家进行过不成功的尝试,巨大的大理石被丢弃在佛罗伦萨大教堂里。年轻的米开朗基罗看到了创作的发力点。他根据石材的特性,将重点放在人物的右脚,以避免左侧脆弱的石料承担更重的负担。长久地与大卫独处,米开朗基罗苦心孤诣地雕饰打磨这块巨石,最终赋予他英雄健美高硕的身材,匀称整齐的肌肉线条,卷曲的头发,深邃的眼眸。与巨人哥利亚开战前,少年扭转颈部上浮起的青筋、握着石头的右手……《大卫》诞生了,人类雕塑艺术亦因此抵达巅峰,意大利建筑师兼艺术史家瓦萨里说:“这件人像让古今所有的雕像都为之失色……只要看过米开朗基罗的《大卫》,便不再需要看其他已逝或在世雕刻家的作品了。”

如果再想看,就看《大卫》的头像吧,它就在《大卫》全身像旁边。米开朗基罗之所以伟大,在于他的创新和变化。微微侧首的大卫有着深邃的眼神,他的眼球不是常规雕塑中的圆形,而是被切割为十字,米开罗基罗用穿凿的办法,来捕捉光影变化,同时令大卫眼眸清澈又深不可测。雕塑的另一奥妙之处在于:大卫的头和手的比例也并不是人体最完美的比例。米开朗基罗考虑到雕像完成后要放在高高的台座上供人观赏,基于人们由下向上观看的视角,聪明地确定了大卫头和手的不完美比例。正是这个不完美,成就了真正的完美。在大卫前额微卷的头发下方,还留有艺术家手作的痕迹——500多年前,米开罗朗罗手拿昵称为“violin”的手持钻头,为少年大卫雕琢一头丰茂的卷发,钻头点过,留下小孔,这是大卫青春的印记,也是艺术家在岁月长河中为自己铸下的痕迹。

令中国观疑惑的是,500多岁的《大卫》们为何不见沧桑?原来,此次来沪的米开朗基罗雕像是十九世纪制作的极为珍贵的翻模石膏像。其实,早在1865年,意大利相关机构就已禁止再以原作翻制模具。如今,这种制作方式受到严格管制,并仅限于文物保存与修复用途。因此,这些十九世纪制作的石膏像与模具已经成为艺术界的珍宝,因为它们乃是现今流通于世的所有翻模石膏像的源头。此次展出的传世名作《大卫》,是全世界目前仅存三具从原作《大卫》翻模下来的模具,由意大利翻模制作权威切西教授倾全力精心打造而成。切西教授已于2012年逝世,这尊《大卫》雕像,也是他留给后人的最后一件精致翻模作品。

湿壁画

《创世纪》创造的巅峰

湿壁画是展览的另一大组成部分。湿壁画的意大利语为fresco,即“新鲜”,指颜色上仍然潮湿或者新鲜的灰泥。灰泥由熟石灰与沙组成,一接触到空气,便会结晶化为坚硬的薄膜,从而将颜色黏着住。因此,湿壁画的创作对画家的作画速度要求极高,他们只能在灰泥潮湿的短短几个小时里完成作品。成熟的构思,果敢的判断,敏捷快速地画出脑中的图像。湿壁画是文艺复兴时期绘画的主要形式,也被认为是最复杂、对技术要求最高的绘画技法。它以规模宏伟著称,与宗教建筑共存的价值,使得它在文艺复兴时期遍及意大利所有地区。直到十六、十七世纪,进入矫饰主义及巴洛克时代以后,油画才取代湿壁画,成为意大利绘画的主流。

米开朗基罗无疑是这门艺术的掌握者和巅峰创造者。他为西斯廷大教堂巍峨穹顶创作的《创世纪》,成为后人仰视的艺术至高成就,也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最伟大的艺术贡献。米开朗基罗在1508年接手这项任务后,人类艺术史就开启了璀璨新篇。教堂巨大的穹顶有40公尺长,14公尺宽,毫无想像力地表现着蓝色的天空洒着金色星星的主题。在这个硕大的空间画上什么才能展现力量、美与威仪?米开朗基罗选择了《圣经》!他用画面表现了《圣经》中关于开天辟地直到洪水方舟的故事。其中的一幅《创造亚当》,是整个湿壁画中最动人心弦的一幕,米开朗基罗并没有直接画上帝创造亚当,而是选取神圣的火花即将触及亚当的瞬间:上帝将手指伸向亚当,像接通电源一样将灵魂传递给亚当。

由于湿壁画依靠沙子、石灰、水与天然颜料的完全天然化学反应,所以它光鲜的颜色可以抵抗几百年时光的侵蚀。囿于大部分米开朗基罗原作的无法搬移,本次展览特别邀请意大利国宝级湿壁画大师安东尼奥·德维托亲临现场重现米开朗基罗著名的湿壁画——利比亚女先知 (Lybian Sybil),幸运的观者可以亲眼目睹作画细节。

手稿

才华背后的艰辛

展品中,价值高达3亿元的米开朗基罗真迹手稿是另一大看点,其中包括艺术家为建筑、雕刻、绘画领域所制作的图稿,展现他精通雕刻、绘画,也擅长建筑与室内空间,甚至设计战争防御工事的超凡创作力。

瓦萨里在著作《艺苑名人录》中记述,米开朗基罗于1564年在罗马辞世前,曾将绝大多数的设计图、素描和草图手稿付之一炬。天才艺术家不想让后人看到自己才华力透作品背后的艰辛尝试。好在仍有不少手稿留在佛罗伦萨,米开朗基罗的侄子在罗马也找回一些。五十多年后,米开朗基罗的侄孙小米开朗基罗为了向先辈致敬,将故居几个厅室整理后,陈列展出这些真迹。同一时间,他持续在罗马交易市场上以高价购入米开朗基罗的亲笔手稿。这些失而复得的手稿已收录成册,其中几幅最美的作品,被裱框后悬挂在厅室墙壁上。

米开朗基罗家族的手稿收藏曾经达到可观的两百多幅,但随着继承人不断出售,它们又流向各处。1859年起,家族最后一位直系继承人决定将米开朗基罗故居改建为美术馆,这样,珍贵手稿终于在艺术大师家里找到最安稳的归宿。这次,经过修复的17幅手稿真迹,搭乘头等舱漂洋过海到达上海,中国观众可以从发黄的纸页上看到米开朗基罗勾勒的黑色线条。一切都清晰如昨——米开朗基罗穿着宽大的布衫,俯身用笔在纸上画出一个脑中的构想。他不知道,500年后的今天,人们还在为他当时的一笔惊叹。他的匆匆勾勒,完成了人类最光辉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