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和台湾的文风,为什么差别那么大?丨壹读百科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8/01/03 08:45:18

  图片来自网络

壹读微信号:yiduiread

除了迎接一年一度的双十一光(duo)棍(shou)节以外,过去的一周最引人瞩目的就要数习近平和马英九在新加坡历史性的会面,这是1949年以来两岸领导人的首次会面。这次“习马会”,在长达70秒的握手以外,最引人关注的就是两人的致辞。

同为炎黄子孙,两位先生的致辞,却体现了两种不同的风格:马先生的致辞比较文气,而习先生的发言则更加接地气。这种差别是怎么产生的?

相信各位在今天凌晨该抢的都抢完了,钱包也基本空了,不妨在这雾霾大作、天凉心更冷的光棍节傍晚,拿个小板凳静静地坐下来,听听壹读君(微信:yiduiread)说一说海峡两岸领导人的文风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别。

酷爱中山装满嘴京片子的值班壹读君丨五人儿

台湾的文风典雅深奥,大陆的通俗易懂

习近平和马英九两人的致辞有着鲜明的反差,从某种角度来说,两个人的致辞分别代表了大陆和台湾官方不同的语言风格。而这种语言风格,实际上是国共两党在革命时期语言风格的延续。

习先生所用的语言非常接地气,一般老百姓都听得懂,这是中国共产党八十多年文风的延续;而马先生则承继了国民党半文半白的文风,文章引经据典,比较文雅。

事实上,我们可以在很多方面看到国共两党文风的不同。

国民党唱:“三民主义,吾党所宗,以建民国,以进大同。”

而共产党唱:“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民。”

国民党的军队唱:“风云起,山河动,黄埔建军声势雄,革命壮士矢精忠。金戈铁马,百战沙场,安内攘外作先锋。”

共产党的军队唱:“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七七事变后,蒋介石发表庐山讲话:“我们知道全国应战以后之局势,就只有牺牲到底,无丝毫侥幸求免之理。如果战端一开,那就是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

而中国共产党发表的抗日通电是:“全中国的同胞们!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武装保卫平津,保卫华北!不让日本帝国主义占领中国寸土!为保卫国土流最后一滴血!”

△抗日根据地,儿童团员在教路人识字

通过以上的这些例子,相信各位也和壹读君(微信:yiduiread)一样看出了不少端倪:国民党的宣传多是半文半白,会使用典故,相对来说典雅深奥;而共产党所用的都是平民全能看懂的大白话,格外的通俗易懂、直达人心,并且鼓动性都很强。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同样是使用汉语,国共两党的文风会如此的不同呢?

国民党也接过地气,但是最后转向了精英

国民党曾经的文风,也有相当平民化的时候。

在革命早期,几位同盟会的骨干成员在白话宣传方面做出了不小的贡献,比如陈天华就曾经在他的《警世钟》和《猛回头》中用通俗的白话宣传革命。尤其是《猛回头》的词,简单、易懂,不仅对仗,还很有节奏,完全可以打着拍子唱出来,这种形式在民间非常受欢迎,还极具煽动性。

举其中一段:“列位!若还不信,请看近来朝廷所做的事,那一件不是奉洋人的号令?我们分明是拒洋人,他不说我们与洋人做对,反说与现在的朝廷做对,要把我们当做谋反叛逆的杀了。列位!我们尚不把这个道理想清,事事依朝廷的,恐怕口虽说不甘做洋人的百姓,多久做了,尚不知信。“

语言非常平白易懂。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国民党成为精英党的趋势愈发的明显。原因其实并不复杂:因为怎么说话,主要是看对谁说。

国民政府定都南京之后,国家的主要财政从哪里来?

作为一个落后的农业国,政治和军事还四分五裂,国民政府的主要财政资源不是农民的完粮纳税,也不是靠工业,而是靠外贸的关税,靠城市中大商人的支持。所以,要维持统治,国民政府就得获得城市精英阶层的认可,再往下是乡村的乡绅,至于农民工人,大多数时候他们只是提供人力、兵源,以及作为维稳对象。

由于文宣的对象是社会精英,所以国民党的语言必须向他们靠拢,逐渐脱离普通民众。只有那些有一定社会地位、受过一定教育的人才能看懂。国民党的士兵就经常抱怨,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唱的军歌是什么意思,因为有八成以上的士兵是文盲。

共产党的风格,主要是为了向士兵和农民说话

相比之下,中国共产党要实现革命目标,动员的对象是工人和农民。实际上,在当时的中国,大城市的工人群体相比农民实在太少,而农村的文盲率高达99%以上。所以,在宣传动员的辞令上,主要是针对文化水平非常低下的农民,不得不尽一切可能做到通俗易懂,简单干脆,不需要任何解释。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这些宣传标语↓

△红军写在包袱皮上的“六项注意” 

为了让更多人能够识字,以便了解党的政策,共产党人除了加强对士兵的政治和文化教育,还曾在解放区迅速地创造出一套简笔字,笔画比日语的假名还简单,与今天的简体字也多不相同。这部分简笔字被称为“解放字”。

更多的时候,连文字的障碍也要打破,戏剧、快板、歌曲、口号都是利器。这些口号往往短小精悍、简单好记、通俗易懂、铿锵有力,哪怕从来没有读过书、受过教育的文盲也能听懂、记住,而且这些口号还往往极具感染力。土地革命时期的“打土豪,分田地”、抗日战争时期“到敌人后方去,把鬼子消灭尽”和解放时期的 “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这些口号直到现在也是深入人心、耳熟能详的。

毛泽东本人就极为重视在革命宣传工作中语言的运用,他认为“讲话一定要看对象,要适应人民群众的需要。”

不得不承认,在使用生动的语言来解释问题和感染听众上,他是一个高手。

比如他在《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中说到:“但我所说的中国革命高潮快要到来, 决不是如有些人所谓有到来之可能那样完全没有行动意义的、可望而不可即的一种空的东西。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 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

1949年之后,平白易懂的文风已经成为大陆官方根深蒂固的传统。从新中国成立后的“一边倒”、“另起炉灶”、“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到60年代的“两个拳头打人”再到70年代的“一条线、一大片”,这些语言都是极其朴素的,世界上也没有哪一个国家的外交政策是如此的通俗、易懂、生动、形象。

今天我们觉得台湾文风优雅,只是因为大家的文化都提高了

相比之下,从大陆退到台湾的国民党,也延续了面向精英阶层的文宣风格。

在上世纪50年代,蒋介石也曾想在台湾推行简体字。教育部也召开会议,讨论简体字的问题。但这一想法遭到了当时很多国民党元老的强烈反对,最后也不了了之。至于官方的文风,也一直保持了文雅、古奥、爱用典故、套语的风格。

△台湾总统府办公室给普通市民的复信,其中有“殊深感佩”“并申谢忱”“时赐卓见”“奉复”等语,让大陆民众感觉略有陌生

现在,大陆人认为的国民党的文风更有文化,更优雅,但这也是教育普及、人们文化素质普遍提高的结果。而大陆官方的文风,在保持通俗易懂的平民语言的同时,也难免随着几十年的使用而逐渐产生一些新的 “套话”和僵化,变得比较枯燥、乏味。毕竟,不是每个领导都能掌握深入浅出、生动活泼的语言艺术。

公众号转载,联系我们并取得授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