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知今日ISIS,当年该不该推翻萨达姆?丨壹读百科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8/01/03 08:45:20

   图片来自网络

壹读微信号:yiduiread

在巴黎恐怖袭击事件之后,很多人开始思考一个问题。

如果不是美国强行推翻萨达姆政权、支持叙利亚反对派,那这些中东的强权政权一定还把国家治理得服服帖帖,肯定不会有什么ISIS出来闹事。

所以,归根到底都是美国的错。

对于这种左脑水右脑淀粉一动脑子就勾芡的思考,壹读君(微信:yiduiread)只能说,书读得少就别想太多。

那么问题就来了,为了相对平静安稳的生活,如果当初不推翻萨达姆,让强人强权继续镇在伊拉克,是否就不会造成泛滥的恐怖主义了呢?

只管打伊拉克这种大事的值班壹读君丨殷罗毕

谁制造了仇恨?

△2003年,巴格达街头的萨达姆雕像被民众烧毁

首先,我们来看看,在ISIS的活动区域究竟发生了什么?

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推翻萨达姆政权。

2011年,美军撤出伊拉克。

同年,叙利亚爆发和平抗议,随后演变为内战。

之后,我们很快看到了ISIS的崛起。

看起来,好像是一个明显的前后关系。但是高中课本已经教育我们了,前后发生并不一定是因果关系。

壹读君(微信:yiduiread)来简单地梳理一下。

伊拉克的派别矛盾由来已久。因为美国人走了,新的伊拉克民选政府搞不定国内不同派别。根据民主选举的原则,人数居多的什叶派上台执政,开始压制逊尼派。而逊尼派中的激进分子则以武力攻击伊拉克新政权。此时,原先被萨达姆镇压的北部少数民族库尔德人也开始要求独立。正是在这个难以控制的局面,给ISIS创造了空间。

而现在什叶派对逊尼派的压制(比如伊拉克总理什叶派穆斯林马利基,他划定了一个什叶派宗教地区,并且禁止任何逊尼派教徒居住),导致本身属于逊尼派的ISIS在伊拉克西北部受到部分逊尼派的欢迎。

△萨达姆被推翻之后,伊拉克的选举受到宗教的强烈影响,什叶派民众高举宗教领袖的画像和标语要求宗教领袖成为国家领导人

同为伊拉克同胞,什叶派对逊尼派有什么仇什么怨呢?爷爷的爷爷怨仇在这里就不说了,因为这显然不是直接原因。直接的来源,就是近在一代人记忆中的萨达姆强权。

在2003年之前,统治伊拉克的都是逊尼派,萨达姆就属于逊尼派。在萨达姆统治期间,所有政府重要岗位都由逊尼派穆斯林占据,共和国卫队也完全由逊尼派组成。1982年萨达姆曾经在巴格达北部的杜贾尔村屠杀什叶派穆斯林,1991年他下令镇压什叶派穆斯林起义。正是在这个强权压制下,有了现在什叶派对逊尼派的仇恨。

恰恰是强权,一定程度上制造了族群的对立和仇恨,并消灭了民间对话、和解的可能性,成为恐怖主义的来源。

但这时候,问题又来了。如果不管这个隐藏的根源,仅仅为了功利的计算,为了大家更安全,索性让强权一直稳坐下去,是不是受伤害的平民也更少呢?

死于恐怖,或者死于……

对于这个问题,我们来做一个冷酷但客观的计算题。

ISIS,自2014年宣布建国以来,到底杀了多少人?

根据美国国务院发布的《2014国际反恐形势报告》,ISIS已成为全球最活跃的恐怖组织,2014年共发动1083起恐怖袭击,造成6000余人死亡,并绑架扣押3000多名人质。

联合国人权事务处曾发布报告,2014年12月至2015年4月的伊拉克共有15000人被战争暴力直接杀害。报告虽然有明确的数据,但是不清楚在这些人中到底多少是被ISIS杀害。

△ISIS经常以逐个枪毙的方式,屠杀无反抗能力的平民和战俘

另外,叙利亚人权组织统计数据显示,在2015年1月1日至6月30日,该地区有11090人死亡,但是ISIS直接杀害人数为945人,占到其中的8.5%。

因为联合国都没法精确计算,我们就来一个数量级的最大可能性估算。加之此后的若干次袭击(包括巴黎这次),把所有这些可能数据都归到它的名下,ISIS杀害的人数最高估计应该在三万左右。

那么萨达姆呢,他对平民人畜无害吗?

伊拉克法庭法官莱德•茱赫曾表示,有文件和证人的证词显示,萨达姆当政期间,至少有10万名什叶派教徒在1991年的镇压当中遭到屠杀。

据伊拉克内政部后来统计,萨达姆的镇压命令造成约18.2万名库尔德人死亡,2000多个库尔德村庄被毁。

△萨达姆执政期间,被杀害的库尔德人的墓地

与巴黎音乐厅和体育馆里的民众一样,这数十万的伊拉克什叶派教徒和库尔德人也都是平民。

而ISIS的另一个活跃国度叙利亚,自2011年内战爆发以来,已有32万人丧生。但在1980年代,现任元首巴沙尔•阿萨德的父亲哈菲兹•巴萨德就在3周内屠杀了4万平民,包括妇女和儿童。在长达40多年的统治中,这个政权并没有努力解决各种对立与冲突,只是用铁血镇压来维持政权稳定。老子英雄儿好汉,小阿萨德也在面临群众示威游行时下令开枪,而叙利亚境内各种势力也为了各自利益趁机火上浇油,于是内战爆发。

△2014年ISIS控制的横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区域

壹读君(微信:yiduiread)完全理解人们对恐怖主义更害怕,因为强权只伤害它主权之内的人,而恐怖主义会毫无预兆杀到你的身边。但显然,从最冰冷客观的数字上来看,独裁政权并没有带来更多安全、更少伤害。除非你觉得伊拉克和叙利亚平民的命不如巴黎居民的命值钱。

最后一个问题

相信阅读理解能力符合考试大纲的人,都不会把壹读君(微信:yiduiread)的话理解成“因为强权很坏,所以ISIS的残酷就可以接受”,或者“强权这么坏,所以现在ISIS就是合理的”。这样理解的人,大概就会认为ISIS很残忍,所以不如让萨达姆接着行使屠杀平民的权力。

△叙利亚内战爆发前,要求改革的和平示威人群

强权只是压抑、延迟了冲突的爆发,甚至本身就在制造仇恨。在强权之下,冲突各方也找不到和平对话解决问题的可能。一旦强权失去对国内势力的控制, 被高压压抑的冲突爆发,动乱就不远了,恐怖主义也就找到了最适宜的土壤。

那么,问题又来了,能否认为萨达姆是一种坏强权,有没有一种好集权好强权,既控制了国内各族群,又避免屠杀?还能够提供长久的和平、稳定和繁荣?

这几乎就跟说不湿身体来游泳一样。

因为强权并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任何一个强权人物都是以某个集团的支持为基础,而为了换取特定集团的支持,他必然得压制其他人群,来得到分配给自己集团的超额利益和资源。 这个集团可以是教派,地方族群,也可以是某个党派,或官僚系统,或军人系统。在萨达姆这里,最大的支持集团便是他自己也属于其中一员的伊拉克逊尼派。

只能说迄今为止,我们还没有看到一个好的强权的例子。如果有,请摔到那些西方反动分子脸上。

公众号转载,联系我们并取得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