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第一场庞氏骗局:超百万人卷入300亿资金黑洞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8/01/21 21:58:57

轰然坍塌!2018第一场庞氏骗局:超百万人卷入300亿资金黑洞,3年前就想自首!

大家周末好,今天来说说“钱宝”这个庞氏骗局。

距离2018年元旦还有三天,一则重磅消息在南京炸开了锅。

2017年12月27日早上,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南京”表示,钱宝网实际控制人张小雷因涉嫌违法犯罪,于12月26日向南京市公安机关投案自首。目前,公安机关正在开展调查。 

资料图

一场以江苏南京为中心的庞氏骗局席卷全国,参与者上百万,资金黑洞高达300亿元。

滑稽的是,一批钱宝网投资者在第一时间并不相信这个事实,反而宣称警方被盗号,消息是假的。

资料图

疯狂粉丝不让受害者报警,喊“还我雷哥”

2017年12月26日,钱宝网实际控制人张小雷来到南京市公安局写下一纸声明,向警方投案自首。

资料图

“因违反国家相关规定,采取借新还旧的方式向投资人吸收资金,目前已无法兑付本金利息。”

他从无法填补的巨大庞氏骗局中解脱了,却把追随他的“宝粉”们推向了深渊。

资料图

在张小雷自首之后,相当一部分投资人在网上奔走相告,口中喊的不是“还我血汗钱”,而是“还我雷哥”,甚至还认为“雷哥是被冤枉的”。还有的人明知钱宝网是“庞氏骗局”,依旧飞蛾扑火。

资料图

张小雷所设计的庞氏骗局,以高额收益吸引了诸多宝粉。有人借钱参与其中,也有人投进多年积蓄。在这个击鼓传花的危险游戏中,留在局中的宝粉,终究还是成为了最后接到花的一批人。

围绕此案的相关疑点,新华社记者老师赶赴南京,实地采访办案民警、张小雷等主要犯罪嫌疑人和相关企业,还原“钱宝系”“产业帝国”背后的真相。

资料图

“领工资”为名,借新还旧为实

“交押金、看广告、做任务、赚外快”,这个颇具诱惑力的宣传语,是钱宝网短短数年间快速崛起的秘诀。警方初步调查显示,钱宝网以高额收益为诱饵,持续采用吸收新用户资金、用于兑付老用户本金及收益的方式向不特定社会公众大量非法吸收资金,涉及的集资参与人遍布全国,截至案发,未兑付集资参与人的本金数额达300亿元左右。

张小雷声称,钱宝网的商业模式是建立一个网络平台吸引用户注意力,当用户资源积蓄到一定规模后,再与广告商进行合作,搭建一个广告销售渠道。

为了“积蓄”用户,钱宝网设计了“签到”“做任务”等方式。所谓的“做任务”分为广告任务、分享任务、体验任务、问卷任务等,不同的任务需要交纳数额不等的“保证金”,“保证金”越多则收益越高。

以广告任务为例,参与人需要点击收看钱宝网提供的广告。但据张小雷和多位公司高管供述,平台开办以来几乎没有外部品牌投放广告,其“任务”主要是从网上随意找来的广告以及公司内部视频等。

在钱宝网的宣传中,参与人完成任务获得收益的行为被称为“领工资”。任务几分钟就能做完,只要按规定完成每日签到和“任务”,获得的“工资”就能达到40%-60%的收益率。办案民警介绍,看广告的行为不可能产生这样高的收益。

江苏三法律师事务所律师王炜说,正常的工资报酬应该与劳动量挂钩,但本案中所谓的“工资”直接与“保证金”的数额挂钩,实质上并非是真正的劳动报酬,只是对“本金”“利息”一种掩人耳目的说法。

钱宝网在线上推出“任务”的同时,也在线下提供各类高收益投资产品。以2014年底推出的苏河二期产品为例,约定投20万3年后给予144万的回报,后又将线下产品转为线上。

在高息回报的诱惑下,钱宝网会员规模迅速扩张。张小雷称,截至案发时,钱宝网日活跃用户达百万。

如此规模的用户意味着一笔巨额利息开支。张小雷坦言,钱宝网吸收用户的保证金是解决资金问题的主要方式。钱宝公司线下产品总负责人端某也证实,从用户吸收来的资金并没有经过第三方托管,而是进入了企业资金池账户和张小雷的个人账户,其中大部分用于兑付老用户的本金和收益。

“这么高的利息肯定不可能长久存在。我自己从没有主动在钱宝网上投资,也劝我身边的人不要参与钱宝网投资。”钱宝公司战略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杨某说。

谎言堆砌的“产业帝国”

为了维持“高息支付”的链条,需要吸引更多的资金支持。如何招来更多的集资参与人?张小雷精心炮制了一个“钱宝系”“产业帝国”的假象。

在钱宝网铺天盖地的广告宣传中,“钱宝系”企业有70余家,涵盖微商、地产、足球、甘油、共享单车等不同领域。但警方调查显示,有实际经营的公司只有20余家,产生的利润远不足以覆盖所需的高额利息,且这些公司大部分是内部关联交易,极少有外部利润来源。

为了强化自身光环,张小雷还将旗下的一些项目包装成前景广阔的“优质资产”大肆炒作。这些项目的真实情况与宣传内容相去甚远。

以“江北智慧城”为例,广告中声称“占地200多亩、综合市值将近200亿”。据警方调查,2016年钱宝公司获得此地块时的花费为12亿余元。项目现场,工地上长满荒草,两栋大楼只有外立面做了装修,内部还是毛坯状态。南京市国土局浦口区土地交易所负责人说,这块地为科研设计用地,增值空间有限,按照规划不能随意变更,不能用于开发住宅。

资料图

钱宝公司另一处被包装为“价值达100亿”的“老山森林公园度假村”项目,是“钱宝系”企业花了2亿多元购买的航空用地。国土部门有关负责人表示,这块地的规划用途和出让合同都约定了只能用于航空员工宿舍、候机楼、航空旅客住宿等,不能用作一般商业开发。

该项目的前业主在得知张小雷对外吹嘘这片地价值100亿时也感到很震惊,说这个牛吹得太“丧心病狂”了,甚至有点侮辱人。毕竟,如果土地真的有100亿的前景,他怎么会傻到只2亿多就卖掉?

资料图

2013年,江苏吉信甘油科技有限公司被“钱宝系”企业收购,这家原本在淮安默默无闻的化工厂自此摇身一变被吹嘘为“亚洲第一、年利润逾2亿”的顶尖企业。记者了解到,该厂年设计生产能力为10万吨,但2017年的实际生产量为4.8万吨,即便在江苏省内也不突出;从企业纳税申报表和会计报表来看,2016年该厂营业额为2.57亿元,净利润仅为1166万元。

资料图

至于让不少参与人津津乐道的成都钱宝足球俱乐部,根据警方调查报告,2016年俱乐部净资产为-1879万元,借款7000余万元,还拖欠数百万元的球员工资,已经资不抵债。

办案民警介绍,张小雷一方面通过营销造势打造“钱宝系”企业“财大气粗”的虚假形象,一方面塑造亲民形象拉拢人心。多位参与人表示,张小雷平时经常做直播与用户互动,把参与“投资”的用户亲切称为一起做事业的“合伙人”,每年还会带着用户参观项目、发起一些公益活动,从而取得参与人的信任。

一场预备3年的“自首计划”

越来越大的资金缺口,让这场骗局日益难以为继。张小雷表示,近年来公司每年都会出现一两次用户挤兑事件。据钱宝公司高管康某回忆,在去年8月钱宝网的一次集中挤兑中,公司通过延长提现的到账时间、提高线上任务的收益率和提高快速提现手续费,才惊险地度过了危机。事实上,在无法维系资金骗局后,张小雷已无路可走。

“我为这一天已经准备了三年。”在看守所的高墙内,张小雷坦言,钱宝网违反国家相关规定采用借新还旧的方式向投资人吸收资金,“窟窿已经填不上了”。据警方初步调查,“钱宝系”企业的资金和资产已远远无法填补未兑付的集资参与人的本金缺口。

讽刺的是,张小雷此前比作亲人般存在的“宝粉”,最终被彻底抛弃了。张小雷说:“‘宝粉’们的损失是由我造成的,我愿意承担法律责任;由他们的贪欲造成的,那你也要接受。”

一位参与人表示,自己起初对钱宝网的高收益也有顾虑,但被张小雷包装出来的实力欺骗了,于是决定赌一把。“投进去的22万元里有11万是借的,我恨张小雷,也怪自己太贪婪。” 他懊悔地说。

“我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相关法律,对于投资人造成的损失我深表歉意。我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我愿积极配合相关部门妥善处理善后事宜,争取宽大处理。”张小雷说。

南京大学刑法学教授孙国祥指出,近年来非法集资犯罪手段不断翻新,极具隐蔽性欺骗性。钱宝网以完成任务获取高额收益为诱饵,收取用户“保证金”,并采用吸收新用户资金兑付老用户本金及收益的方式,其运行模式具有庞氏骗局的特征,一旦蔓延,将对金融体系乃至社会稳定产生巨大冲击,严重影响实体经济发展。

据悉,目前南京公安机关正在加快案件侦办进度,全力以赴开展追赃挽损工作,最大限度挽回集资参与人的损失。警方表示,公安机关已开通“钱宝网用户配合调查取证受理登记平台”,希望集资参与人及时、主动报案、登记信息,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同时,请集资参与人依法表达诉求,不信谣、不传谣、不受蛊惑,不组织、参与各类非法活动。

“雷式”驭人术

在张小雷的钱宝“帝国”构建过程中,其对宝粉的驾驭之术,令人叹为观止。

微博是张小雷在线上与宝粉沟通的一个重要渠道。在这个拥有161万粉丝的个人平台上,张小雷不时晒出工作照,对外披露钱宝系项目进展;他也颇富文采,隔三差五地晒出诗词。

自首后,张小雷的最后一条微博评论数达到了3600多条。骂人者鲜见,不少粉丝依旧称他雷哥,并称要不离不弃、等他出去。

资料图

在线下,“雷的盛宴”是张小雷与宝粉互动的主要方式。钱宝网宣传文章显示,参加“雷的盛宴”需事先报名,主桌报名费用500元/人(限每场11人),次桌报名费用300元/人,现场支付。

曾参加过“雷的盛宴”的杨某说,这些饭局通常安排在中高档饭店,邀请一些投资金额较大、有代表性的投资人。组织饭局的时间一般都是在年底,春节之前。

杨某回忆说,张小雷会在现场讲解近段时间钱宝系发生的收购等重大事情,还会提到公司来年的规划,希望通过更多披露他的规划来稳定人心。“在场参与的投资人都是争着要找他签名合影的。”

在南京一位投资人眼中,张小雷颇具个人魅力,会经常在线下举办活动,很亲民、不是高高在上的。

杨某说,公司能存活这么长时间,很大一个原因是张小雷对投资人的心理有一套相对有效的理论。

知情人表示,张小雷维持宝粉的一个重要方式是“讲信誉”,他把信誉当成能维持下去的手段。

但杨某也提到,“我觉得这种相信只是建立在那时那刻的相信之上的,就算他们知道有一天资金链会出问题,但是他们不相信自己是最后一棒。”

事实证明,在这个游戏中,总有人要成为最后一棒。

对于宝粉的财产损失,张小雷称要表达歉意。但他也再三强调自己曾多次提示宝粉注意风险,“由我造成的,我承担法律责任。由他们的贪欲造成的,那么你也要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