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设历史•万历援朝努尔哈赤参战 明军能速胜日本?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8/02/04 20:48:43

万历援朝是中国历史上第二次和日本交手,不同于唐代的碾压式胜利,此战过程非常艰辛。

明朝在朝鲜前前后后花了八百万两白银,李如松的精锐部队更是在碧蹄馆大量战死,间接地导致了日后辽东局势的糜烂。幸运的是日军由于丰臣秀吉的病故而撤退了,不然明军就算能获胜也会消耗更多的财力和兵力。

日方声称女真族长请求率军攻打加藤清正等人被拒绝了,如果同意会如何?

而在战争初期加藤清正率领的日军一度打到了鸭绿江,他们声称和三万人的女真军队交手后撤退了。如果努尔哈赤率领女真军队追击,能够快速击败日军吗?

女真能在野外获胜

万历援朝时期,侵入朝鲜的日本军队主要来自关西,因为经历过战国时代残酷的战争洗礼,他们的战斗力成长非常迅速。但是,这种成长非常畸形,日军在织田信长的影响下,彻底淘汰了落后的火门枪,全部改用火绳枪,也就是明军所说的“鸟铳”。根据明代的记录,鸟铳可达二百步的有效射程约为200码,四倍于火门枪。

明国从葡萄牙进口的轻火绳枪

更为重要的是日军在军备上没有吝啬,所有的火枪全是由专业工匠打造,如果发现次品能退货,反之如果质量过关,日本人也赖匠人的账。相比之下,明人在火枪生产上就差得多了,不但没有淘汰火门枪,对制造新式火绳枪的资金也是一减再减。原版的火绳枪在成本上至少要三两银子,而财政困难的明军只肯给一两,结果就是煤炭钱都不够了。偏偏明军的摊派制度使得武器出现次品也不知道找那个作坊,这就给了不少商家“盈利”的机会。原本就钱少还偷工减料,再加上混编了大量劣质的火门枪,导致明军在开战初期的火枪对射中处于绝对下风。

明军和日军在火器上都是欧洲人的学生,但是在火枪上日本作为“师弟”比作为“师兄”的明要更出色

但是,在那个后装枪还没有发明的时代,仅凭火枪是不可能在野战中取胜的。日本先天没有优良的战马,除了北海道和靠近朝鲜的对州马外,其余地区的战马大部分都只有一米二的肩高。这个体格虽然不至于让日军骑兵像今天网络上被蔑称为“骑着狗的猴子”,但是面对战马肩高普遍过一米三的明军还是吃亏。15-17世纪压制对手的骑兵优势有很多种方法,如果己方士气足够高昂,而且火枪手和火炮手的训练都充足,没有出现胡乱开火的情况,那么长矛方阵就是这支部队的最佳选择。

虽然还相对原始,但是火器对冷兵器的优势已经很明显了,骑兵如果使用骑射战术注定会被对面的枪炮炸烂,如果直接冲锋又会被对面的长矛兵捅成肉串或者马蜂窝。如果己方步兵士气不够高,面对集团冲锋的骑兵无法保持阵型,那么长矛阵就不堪使用了。

但是弱者也有弱者的方法,明军自己就是典型,随着战斗力的下滑,明军对付游牧民族的战术慢慢从明初的长枪配合拒马变成了战车上配置火炮(和战国时期的战车不同,明代战车一旦进入战斗状态就不能动了,彻底丧失机动)。但无论是长矛阵还是用车代替人的车营战术,根本目标其实是一个,那就是给己方的火力输出提供一个良好的掩护。日军虽然有东亚地区最好的火绳枪和相应火枪战术,但是缺乏优良的火炮和熟练的炮手。因此非旗本之类的精锐的日本部队在野外遇到明军骑兵,往往只能自求多福了。

日本的土生马种的质量确实不好,东洋骑兵崛起是近代马种改良的结果

而相比明军,女真人的骑兵无疑更为强大,无论是骑射还是冲刺都高一个等级不说,下马的女真骑兵也是优秀的战士。事实上这个时代女真人最引以为傲的不是骑兵,而是重步兵。在辽东战场上后金骑兵先是马上发射轻箭,然后下马用重箭压制明军火力,之后徒步冲入明军的阵型开始肉搏战;甚至在与明军直接接触前几步距离,冲击明阵地的女真兵还会用飞斧、铁骨朵之类的重型破甲投掷武器再进行一轮“远程”攻击--这样火力远近搭配,层层推进的战法,正是其拿手好戏。很多时候,明军能抵抗住女真军队的远程抛射武器的打击,但面对女真兵发起的白刃战,往往就只有崩溃的结局。

可以想象,如果他们在野外,击溃防御力还不如明军的日军,可能就是几个冲锋的事情。但野战并不意味着一切,女真也有自己的弱点。

难攻的倭城

日本在城堡防御上并不算领先,但是非常擅长利用地形优势,以至于连擅长城池攻守出名的汉人都吃了大亏。1597年12月,明军44800人、朝鲜军12000人组成的联军在庆州集结准备进攻蔚山,为此明军还准备了大量大将军炮。日军知道明军会杀来,但朝鲜承平日久武备废弛,当地没有什么现成的坚堡可供依靠,是以日军只能急急忙忙建造城防。蔚山以东1公里外有一座小山,名为岛山,日军在岛山上加班加点施工,在明军到来前筑成了四道防线,最外层的是土墙,土墙内则有三道以石头砌成的石墙。不过令日军郁闷的是,即使日军早有预料,从10月中下旬就开始修筑,到明军抵达也仅有一个多月,虽然日赶夜赶,但直到明朝联军杀到岛山城下时,岛山城也还没完工。

哪怕从图片看蔚山,也知道这座城不好打

好在利用岛山地势逐渐拔高的特殊地理,日军可以让城墙下层实际成为实心的高台,防御力大增。联军来到后,土墙这第一道防线太过简陋很快就被明军攻破,而后面的石垣就难攻多了。据朝鲜宰相柳成龙所述:“城甚坚险,大炮不能撞破,贼从城上多放鸟铳,天兵我军多有伤损”。

万历“仁字伍号大将军铁炮”,在红衣炮传入之前这是明军最强的火炮

到了第二年正月三日,日军援兵到来,原本包围日军的明军反而陷入困境,结果主将杨镐竟连明军撤退的安排都没做好,就跑路了。据《明神宗实录》记载他“仓皇夜遁,倭袭两协,弃辎重无算”。日军趁着明军撤退时的一片混乱,原本被围在城内的加藤清正率军从城中杀出与来援日军合兵一道追杀明军,直杀出30里才收兵,明军“死者无数,或云三千,或云四千。其中卢参将一军,则已在后几近覆没云。而军中讳言,时未知其数也。”

明朝一直到覆灭为止,也就引入过40磅以下的火炮,在欧式分类里都属于“野战加农炮”而非“攻城炮”

明军好歹还有大量的火炮,还有千百年的城池攻守传统,相比之下女真人在城池攻守方面就显得非常拙计了。在攻打叶赫的时候,八旗甚至还用斧头去砸“明国砖石”,可以想象倒退几十年,女真人的攻城手段只会更加落后。

与朝鲜的间隙

如果说攻城手段的缺乏或者火炮的不足,还能和明军协调的话,女真人和朝鲜人的间隙就不是那么容易弥合了。女真人生于苦寒之地,虽然学习汉地玩农耕,但是在日本改良稻种之前,东北大米还是没影子的事情。靠着只能耕种一季的黑土地显然养不活很多人,那么劫掠周边就是必然的,那么作为邻居的朝鲜自然就是苦主了。

女真人劫掠成性,而明军也从来不以军纪良好闻名。你让他们挨饿,他们就敢烧杀掳掠

在15-17世纪女真人去鸭绿江对岸“捞外快”是东北亚的日常,高峰期的频率甚至达到了一周好几次。朝鲜民众对女真人可谓又恨又怕,朝鲜的不少将领也是以抗击鞑虏而闻名半岛的。如果朝鲜后勤供应充足,再加上宗主明国斡旋,那么暂时联手也不是不可能。可偏偏朝鲜半岛经过日军荼毒,此时的后勤补给已经非常紧张,连作为“天兵”的明军都吃不饱。

能上马骑射,也能下马肉搏,女真人无疑是冷兵器时代的一流战士。作为盟友他们很可靠,但当你喂不饱他们的时候就自求多福吧

连“上国”都吃不饱了,“鞑子”就别想了乖乖饿着吧。结果无论是女真人忍气吞声,还是干脆学明军万“自给自足”,结果都不能善了。前者自不必多说,吃不饱的军队无论多强都没战斗力,后者则会让本就巨大的间隙更大,使得双方彻底离心离德。帮你攻城?不在你的背后捅你一刀就不错了。

结语

女真人在野外碾压日军并不难,经历过万历援朝的明军曾经评价“此贼七千,足当倭奴十万”。但是一直到佟养性组建汉军之前,女真人在热武器运用上属于东亚垫底的存在。在野外或许可以凭借骑兵优势掩盖住这个缺点,但是援朝战争在中后期已经没有多少大规模野战了,毕竟日军也不是傻瓜,放着优势不用和你拼短板。很难想象明军大炮都打不破的城池,女真人能用斧头砸开。而朝鲜人对女真人的忌惮,以及糟糕的后勤极有可能把事情推向最糟糕的状况。可见努尔哈赤的女真军队除了在战争初期的接触战中能发挥所长之外,在整个援朝之役中起到的将更多的是负面,或者猪队友的作用。

所以,庆幸女真人没进入朝鲜吧,不然今天韩国可能又有历史题材和我们打嘴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