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妆史就是一部脸部中毒史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20/10/20 04:50:06

原标题:化妆史就是一部脸部中毒史

专栏“化妆品里的重金属”系列

广东省生态环境与土壤研究所研究员

爱美是人类的天性。柏拉图说过“一个女人不化妆就如食物没有放盐”那样不可思议,化妆和虚荣心一样古老。

早在4000年前,埃及人就用有毒化妆品来作眼妆,包括孔雀石绿、方铅矿(硫化铅)和“科尔”,科尔是一种用煤灰、脂肪物质和金属(通常是铅、锑、锰、铜)混在一起的糊状物。这种眼妆伴随而来的是慢性红眼病、烦躁、失眠和精神疾病。眼部皮肤薄且近乎透明,最容易吸收化妆品里的成分。

古希腊的男女更进一步,不仅将铅涂于眼部,更用来装点整个脸,以掩盖瑕疵得到清晰的肤色,让皮肤更细腻。上流罗马人则流行涂搽“铅白”让她们的脸变得光亮,再涂上一层铅丹(电池和防锈涂料制造材料)令自己显得健康和意气风发。到了15-18世纪,西方化妆品则改为铅白与醋的混合物,用铅白和汞的升华物涂脸,并用硫酸铅以消除她们的雀斑。

用富含重金属的化妆品美白皮肤,随着时间的推移,皮肤遭受破坏,产生各种疤痕,而掩盖这些疤痕的方式是用更厚的妆,使得情况更加恶化。这是一个可怕的过程,一旦你开始了你就不能停止。

化妆品的毒害逐渐为人们所认识,是著名的爱尔兰美女玛丽·冈宁(又名考文垂伯爵夫人)于1760年去世,记者称她为“化妆品的受害者”。1869年,美国医学协会发表了题为“‘Laird’s Bloom of Youth’化妆品导致的三个铅麻痹案例”的论文,列出使用这一备受吹捧的美白化妆水导致的乏力、消瘦、恶心、头痛、肌肉萎缩、瘫痪等症状。文章称其为“令人愉快的和无害的厕所准备”,顺便提一句,含有醋酸铅和碳酸盐。

19世纪和20世纪初广为人知的化妆品如Berry的祛斑膏(Berry’s Freckle O intm ent)、M ilk of R oses、SnowW hite Enam el和Flake W hite都含有汞、铅、石炭酸、升汞和少数其他“令人愉快”腐蚀物质。美国1906年通过的纯净食品与药品法案和随后成立的FD A率先结束了这个充斥着含砷润肤水,治哮喘的“健康”香烟和镭浴盐等危险时代。

在东方,铅也是化妆品的重要成分。中国妇女至少在战国就开始使用妆粉了,包括两种成分,一种是以米粉研碎制成;另一种妆粉是将白铅化成糊状面脂,俗称“胡粉”。明清时候使用的铅华(即粉饼的雏形),主要成分就是氧化铅,它具有很强的附着和遮盖力。“洗尽铅华”即道出了化妆品中的重金属。日本7世纪以前的葬礼用红色化妆品,有人研究了松山,德岛及日本奈良的古代坟墓中红色化妆品的成分,发现化妆品的主要成分为硫化汞(朱砂)或三氧化二铁和微量金属锌含量。

可以说,人类的化妆史就是一部脸部中毒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