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盛发:父辈的“光荣”,能否质疑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21/09/18 09:52:39

俄罗斯今年放映的电影《斯大林格勒》引发很多争论

在俄罗斯人对卫国战争理解和回忆里,苏联在卫国战争中打败了纳粹德国,红军在战场上英勇无比和品德高尚,法西斯德国军队野蛮残忍。包括电影在内的任何艺术作品,如果触碰了这条记忆底线,都会被俄罗斯人认为是篡改和歪曲历史事实,从而激起俄罗斯人的愤怒反应。

2013年3月,一部反思二战历史的电视剧《我们的父辈》(三部曲)在德国电视二台热播。该片讲述了五个二十岁左右的德国青年在纳粹德国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不同道路,他们分别是在东线作战的德国国防军士兵、战场护士、有抱负的歌手和犹太人裁缝。制片人尼科·霍夫曼表示,该剧的名字《我们的父辈》是制作组决意要保留的,这本身是一种承认和忏悔。他的父亲说过:“我们杀过人,杀过很多人。”战争暴力就在他们身上展开,同时也给他们那一代人留下了终生印记。政治学教授豪约·丰克认为,能更加公开地讨论普通人在战争中的罪行,是反思历史的一大进步。之前的《德累斯顿》或者《帝国陷落》虽然反思了历史,但是影片塑造的希特勒形象被弱化,事后起到了相反的教育作用。但这部影片不同,它展示了年轻人在当时是如何被意识形态感染,如何产生战争愿望、反犹情结等。发生这样一场非人道的战争,与国家民族主义意识形态对年青一代的长期作用分不开。这是一部真实反映二战历史、真诚忏悔的电视剧(黄发红:光影记述历史 忏悔纳粹暴行,2013年4月14日,http://news.xinhuanet.com/2013-04/14/c_124577468.htm)。

但是,这部被德国人视为反思历史的忏悔片在俄罗斯却被视为美化德军、丑化苏军和篡改历史的翻案片,引起了强烈的抗议和批评。3月底,俄罗斯社会运动“法西斯主义不能通过”的支持者在德国驻俄罗斯使馆和俄罗斯外交部大楼前设置了纠察队,抗议放映《我们的父辈》。他们要求该剧导演删除剧片中侮辱苏联军人记忆的片断,还要求德国文化部长调查情况和采取措施。他们认为,该剧试图为二战时期的纳粹罪行辩护和为将来再犯此类罪行创造有利的基础。

随后,俄罗斯网站和媒体对该剧进行了波涛汹涌般的口诛笔伐。4月2日,“青年俄罗斯”领袖马克西姆·米先科在交友网站上发表文章,责问为何这部为纳粹暴行辩护的电视剧在德国被称为“年度大事”。他希望,“这部为纳粹罪行辩护的电视剧仅仅是作者无知的结果,而不是再次出现的‘法西斯瘟疫’的萌芽。”

4月3日, 作家亚历山大·勒热舍夫斯基在俄罗斯军事历史协会网站上发表题为“我们的父辈:关于被强暴的德国妇女、波兰反犹太分子和俄国的野蛮人”的文章。勒热舍夫斯基揭露:“该剧的任务是要实现几个目标: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作战的德国人平反,斥责一些新的欧盟成员国(包括波兰)是有缺陷的,以及把法西斯主义的受害者苏联各民族描绘成愚蠢的敌视欧洲文明的生物。”他认为,该剧不应当说俄国士兵大规模强奸德国妇女,如果说发生过这些事情的话,那么它们或者是个别的,或者是德国人自己同意的相当自愿的关系。

军事历史协会网站上还刊登了历史学副博士、莫斯科国立人文大学历史、哲学和文化学教研室主任尤里·尼基弗罗夫的文章“关于二战的‘奇怪’记忆”,该文认为,今天在德国的群众意识中要求的是英雄史诗而不是批判性分析。

4月5日,俄罗斯“第一新闻”网站刊登了题为“红军强暴者和无可指摘的纳粹激怒博客们”的文章,该文的副标题是:“博客们对二战电视剧《我们的父辈》感到愤慨。”文章告诉读者:“受欢迎的德国《明镜》周刊称此剧是‘年度大事’。看过此剧的观众超过两千一百万人。制片人尼科·霍夫曼说,他们的目的是展示‘天真的和道德上无可指摘的’‘另样的’纳粹。该剧在前苏联加盟共和国和欧洲国家引起了愤怒浪潮。问题在于,影片中苏联士兵闯入被占领的医院,枪杀受伤者,强奸护士。……同时,德国士兵在剧中却是‘温暖和热情的’,他们拯救孩子和犹太人,使其免遭杀害。”同时,文章也介绍,在博客上对该剧也有一些正面的评论。一些作者认为,制片人成功地塑造了原样的生活。他们认为,年轻一代的德国史学家更为真诚。

对于德国制片人尼科·霍夫曼的观点,俄罗斯方面进行了严厉驳斥。霍夫曼认为,剧中的主人公就如第三帝国时期大多数德国人一样,“是天真并且在道德上无可指摘的”,他们是在当局压力下被迫参加了纳粹政权的暴行。对此,俄罗斯“历史记忆”基金研究项目负责人弗拉基米尔·西梅迪明确表示不能同意。他说:“这么认真地说在德国军队中服役是天真的表现,那是不合适的。我们知道,希特勒赢得了德国大多数人的赞扬和欣喜。纳粹主义能够让人民试图去力争世界霸权,它的悲惨和痛苦的教训就在于此。在这个意义上,试图用某种艺术手段去证明他们似乎是无罪的,那就带有政治成分了。”他对德国人是否还能牢记纳粹历史的耻辱表示担忧:“战后时期德国社会每一代人都理解耻辱。遗憾的是,我们看到这样的理解正退化。现在试图把注意力转到波兰人或者臆造的而有时是盟国军队在1944-1945年在德国领土上犯下的真实罪行上,这是试图操控社会舆论。我认为,遗憾的是,在学术上以及在电视影片或戏剧这样的艺术上,这样的篡改今后还会出现。”

 

俄罗斯方面还深入挖掘该剧的不良意图和危险趋势。4月20日,俄罗斯政治评论家弗拉季斯拉夫·古列维奇在网上发表了题为“德国关于战争、俄罗斯人和波兰人的谎话”的文章。作者充满戒意地指出:“引人注目的德国电视剧《我们的父辈》是当代德国越过的心理界标。现在德国如果还没有公开地那么也是秘密地觉得有权认为,国防军士兵不管怎么说都是可爱的小伙子。他们即使绝望了,仍然在执行军事命令。”

作者认为:“历史是政治的另一面。试图把国防军士兵描绘成具有荣誉感和高度道德水准的人,这是多年来对他们先辈的罪行忏悔后试图减轻他们的道德责任。雇主和制片人告诉全世界:德国人想要最终挺直肩膀,卸下对法西斯主义的道德责任的包袱:须知柏林在重负下是难以推行自己的对外政策的。”

作者最后警告:“德国正在努力执行一项重大的政策,逐渐地和悄悄地修改围绕诸如第二次世界大战这样沉重话题的知识背景。封闭并且忏悔过的人民无法执行其领袖提出的任务。必须给这样的人民灌输自信。今天这样做是通过历史,明天这样做就会以邻国人民为代价。”

在一阵密集式揭露和声讨后,俄罗斯官方开始向德国政府提出正式交涉。4月29日,俄罗斯外交部告诉德国:俄罗斯认为有关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德国电视剧《我们的父辈》是不能接受的,“俄罗斯对此剧持批评态度”。俄罗斯外交部第三欧洲司司长在致德国驻俄罗斯大使馆的信函中表示,“这部电视剧是看过它的绝大部分俄罗斯观众不愿接受的”,试图把希特勒军队在苏联领土上犯下有大量暴行与已经受到军事领导人严厉惩罚的苏联军人个别的过火行为相提并论是不能接受的。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德国电视剧所引起的消极反应尚未平静,俄罗斯国内在纪念斯大林格勒战役七十周年之际隆重推出著名导演费奥多尔·邦达尔丘克导演的俄罗斯第一部3D战争影片《斯大林格勒》。虽然这部耗资巨大的影片场景和摄制令人惊叹,但其内容却引来俄罗斯国内一片争议。影片讲述了1942年在德军占领的伏尔加河岸边的激烈战斗,几名苏军士兵勇敢地坚守通往斯大林格勒的阵地。但是用邦达尔丘克自己的话说:“我电影中的那五个俄罗斯士兵在战争当中不是为自己的国家而奋斗,他们是想要在这个战争当中活下来,所以他们做出这样的选择拼命去跟自己的敌人战斗。”

9月28日,影片先行在伏尔加格勒试映。当年参加斯大林格勒战役的老战士先睹为快,他们给影片打了四星。一名退役上校在观看后评论说:“这是一部沉重的影片,特别是对于妇女来说,因为这是一场残酷的战争,有死亡和很大的损失。描绘了轰炸,所有的东西都在燃烧,烈火熊熊。展示了真正的战争。我真正地看到了这一切……总体上印象是正面的。”

另一位老战士也表示赞扬,但认为爱情的描写夸大了。他说:“总体上喜欢影片,但是有一些细微差别。可以说,不是优秀的,但却是好的。描绘了爱情,但是这种情节是没有的:到处是爱情……但我没有遇到过,我们的事情就是打仗。”

10月10日,影片在俄罗斯公映,结果公众的反应与军人完全不同。影片刚放映一周,批评和赞扬声便尖锐对立。10月17日,俄罗斯“大米尔新闻”网站刊登题为“把纳粹分子与俄罗斯人相提并论:评说影片《斯大林格勒》”的文章,分别介绍了对该片的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

影评家德米特里·普契科夫认为影片无法引起观众的共鸣,因为影片的主角变成了德国军官。他认为:“任何艺术的任务都是呼唤情感,观众应作家爱德华·利莫诺夫批评这部取名《斯大林格勒》的影片徒有其名,并且认为邦达尔丘克不了解斯大林格勒。他说:“这是一部以斯大林光辉名字为掩盖的闹剧。在俄罗斯需要这样的影片吗?不很需要。对于我们来说它是幼稚的。问题在于,俄罗斯的观众更为了解斯大林格勒,他们有关斯大林格勒的知识要比邦达尔丘克的影片更为复杂。”

但是喜欢者同样清晰地陈述了自己的理由。《生意人报》记者安德烈·普拉霍夫赞扬说:“邦达尔丘克不伪称自己是大艺术家,不掩盖自己的新贵族的品味,对于视觉美和音乐美不忸怩作态。斯大林格勒的爱国主义原来是资产阶级的,如不说是小市民的话。所以,它看上去完全不是‘克瓦斯的’(庸俗的爱国主义),这可能就是健康的。”

俄新社记者玛丽娅·托克马舍娃也持同样看法:“应当给予邦达尔丘克导演应有的评价,他没有陷入意识形态泥沼,没有把人划分为坏的德国人和好的俄罗斯人。他甚至证明,两者对于军人的荣誉和品质都有自己的看法。可能只是这样才能认为它是俄罗斯军事题材影片中的突破。”

在此文的跟帖中,读者同样表达了他们不同的看法。批评者:“昨天看了《斯大林格勒》,这是一部完全胡说八道、很无聊和不真实的影片,尽管它拍摄得很好。”(网民“雷曼”)“《斯大林格勒》让人印象深刻。邦达尔丘克低三下四。德国人是最有礼貌的。影片过分爱国和人性化了。”(网民“契若夫”)赞扬者:“我们任何时候都不应忘记那些为了我们的生活而战斗的人。斯大林格勒是一部优秀影片!!”(网民“达希”)。

虽然赞扬者和批评者意见各持两端,但是,比较而言,对影片的负面反应更为激烈。10月18日,俄罗斯萨马拉市居民彼得·莫洛佐夫在网上公布征集签名的请愿书,要求禁止放映影片《斯大林格勒》。

请愿书认为,“这部影片在观众中引起了愤怒浪潮。”请愿书批评:“影片的主要英雄是一个德国军官,他被描绘成一个有知识的优雅的人(这是公然美化纳粹主义,而这正是俄罗斯力求联合国予以禁止的!)。苏联军人被描绘为一群缺乏教育的愚蠢的二等人,只是受卑鄙的本能所驱动。这给俄罗斯观众塑造了一个苏联士兵的反面形象,也会给影片的国外观众塑造这样的形象。”

请愿书指出,在斯大林格勒“被德国人轰炸和炮击而死的平民约九十万人”,“尽管有这样的历史事实,影片两个女主角之一却爱上了德国军官并与他同居。这个情节产生了许多问题,侮辱了在德占区生活过的人的感情,也会在影片的外国观众中间形成有关俄国妇女的负面看法”。

请愿书认为:“特别令人困惑的是,在国家采取下列行动的时候,国家预算资助了该影片:建立和发展《星》国家军事爱国主义电视频道;拨款七亿卢布实施对青年的爱国主义教育国家项目;俄罗斯联邦每年都试图推动联合国大会通过不容许美化纳粹主义的决议,而这一决议毕竟在2012年12月通过了。为此我们要求俄罗斯联邦文化部长弗拉基米尔·梅金斯基:对那些作出有关资助影片决定的人追究责任,审议有关将他们终生开除出那些决定有关影片的国家拨款问题的委员会和理事会的问题;对检查影片《斯大林格勒》历史真实性的委员会成员追究责任;禁止在俄罗斯联邦放映该影片;禁止在国外放映该影片;废除奥斯卡奖的提名申请。”

截止到11月28日,请愿书已经征集到两万九千多个签名。更有甚者,就在网上一片讨伐声中,12月21日,又传来了影片《斯大林格勒》未能入选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的九部候选影片名单的沮丧消息。

综上所述,可见俄罗斯人对德国电视剧《我们的父辈》和俄罗斯影片《斯大林格勒》争议很大,并且大多持负面态度。究其原因,这主要与俄罗斯人有关包括斯大林格勒战役在内的整个卫国战争史的理解和记忆有关。尽管在当今俄罗斯社会各界对苏联时期的许多历史问题众说纷纭,无法达成一致和共识,但是,在大多数俄罗斯民众的脑海里,斯大林格勒战役和整个卫国战争的胜利是俄罗斯的永久骄傲。在今年5月9日俄罗斯胜利阅兵式上讲话时,普京不无自豪地说:“我们将永远记住,正是俄罗斯、苏联挫败了反人类的、傲慢的和血腥的计划,没有让法西斯夺取世界。”可以说,在俄罗斯人对卫国战争的理解和回忆里,苏联在卫国战争中打败了纳粹德国,红军在战场上英勇无比和品德高尚,法西斯德国军队野蛮残忍。包括电影在内的任何艺术作品,如果触碰了这条记忆底线,都会被俄罗斯人认为是篡改和歪曲历史事实,从而激起俄罗斯人的愤怒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