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盛智文夜谈梦中心,我 描绘了很多图景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8/12/18 19:15:54

原标题:与盛智文夜谈梦中心,我 描绘了很多图景

  昨天晚上8时,黎瑞刚在东方梦工厂的临时办公室接受早报记者采访。  早报记者  周平浪 图

  昨天晚上8时,黎瑞刚在东方梦工厂的临时办公室接受早报记者采访。  早报记者  周平浪 图

早报记者 李云灵 蔡晓玮

昨天晚上8时,东方梦工厂位于上海绿地中心的三层工作空间还是灯火通明。格子间里,闪烁的电脑屏幕上仍然可以看到一些熟悉的动画形象在进行三维制作,比如功夫熊猫、驯龙高手。格子间外的墙壁上则贴着各色培训和文化活动的布告,其中包括图书馆和雕塑绘画活动。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CMC)的临时办公地点也在这里。

东方梦工厂董事长、CMC董事长黎瑞刚带着记者参观这个生产梦境的工厂,在铺满“故事板”的走廊里,他笑着指向一张《功夫熊猫3》的的场景效果图说:“在第三集里,这个故事也会有很多改变。”前一天,他工作到凌晨4点,早上9点一场电话会议又在等待着他,这种工作状态已经是常态。

实际上,这个办公场所只是临时场地。真正的东方梦工厂总部大楼离绿地中心有30分钟的步行距离,处在“梦中心”的中心地带。在一间会议室里,黎瑞刚接受了早报记者的专访,谈到了两个由他主导的项目,“梦中心”和东方梦工厂。

合作方难找:要国际化又得接地气、懂年轻人

东方早报:在“梦中心”的规划过程中,CMC、梦工厂和兰桂坊各自的侧重或者说强项在什么地方?三方的合作方式是什么样的?

黎瑞刚:其实是有两个项目,一个是东方梦工厂,这是中方公司和梦工厂合作的,中方公司包括CMC、SMG、SAIL(上海联和投资有限公司)三家公司,占55%的股份。

“梦中心”是一个单独的项目,也成立了一个单独的公司。在这个项目里加入了一个新的合作伙伴,就是香港兰桂坊。可以告诉你的是,美国梦工厂在“梦中心”这个项目中所起到的作用相对有限。前期是CMC和美国梦工厂来开发这个项目,后来他们参与的比较少。主要的两个合作方是CMC和兰桂坊。CMC和兰桂坊成立了一个联合团队,负责内容包括这个地块整体的规划、功能定位,到根据功能规划设计、融资、整个团队的构建等等。

东方早报:为什么最终选择和兰桂坊携手?

黎瑞刚:其实当时我们谈过很多公司,包括美国和中国各种背景的公司我们都去谈过。但是这建设不是一栋楼,而是整个商业片区,所以合作对象既要懂得国际上的一些最新的文化、时尚信息,同时又要接地气,了解我们的本土文化,并且能把两者结合好。另外,它也要能够做出让年轻人喜欢的感觉,同时也要有设计和运营的经验。所有这些因素结合在一起,要找到一个合作方是很难的。我们经过反复比较,开始的时候走了一些弯路,也找到一些美国的公司合作,去反复的考察,但是最后我觉得他们做不好这个项目。

东方早报:为什么?

黎瑞刚:还是因为他们很难接地气,这种本土化的过程是非常重要的。后来又回到兰桂坊,当时我和Allan(兰桂坊集团总裁盛智文)认识,但是并不熟悉。我听说了一件事情,让我很感兴趣。兰桂坊之前曾在复兴公园里开过一个酒吧Park97,这是十来年前上海的一个夜生活据点。我觉得这很有意思,这个人在上海做过,他了解上海文化,香港兰桂坊也做得很成功。后来我又听说,他也是香港海洋公园的主席。在香港迪士尼开起来以后,很多人认为海洋公园活不下去了,但是现在海洋公园的游客人数超过了迪士尼,他当了主席以后改造了海洋公园的很多项目、设施和运营,创造了很多活动,让海洋公园复苏起来。我觉得这个人符合我的想法,他是一个老外,但大半辈子生活在香港,知道中国人的习惯和文化需求。

后来第一次见面是在无锡,他在无锡做一个项目,半夜12点我找他谈,凌晨1点开始谈,谈到两三点钟。谈下来,我感觉这个人感觉对!

东方早报:什么方面让你觉得感觉对了?

黎瑞刚:我说了很多想要的感觉,描绘了很多图景,他很冷静地听,听完了以后他有自己的观点来看这件事情。比方说,我当时跟他讲,我们在这个项目里不光是做餐饮,还要做一些文化设施来聚集人气,他也有这种想法。包括他一听这个地方以前是一个老的水泥工厂,中国工业就是一百年前从这里开始的,他当时就问我这里是不是有一些老的遗存,他说他有太多的想法把这些地方复活起来。这和我们之前接触的公司不太一样,他知道先去理解当地的文化,吸收,然后来跟我来探讨。他对这个项目贡献非常大。

东方早报:虽然这个地块涉及的项目量巨大,但总体的规划思路是什么?

黎瑞刚:这里面其实有两层概念。第一层概念是这个地方是一个文化旅游的集聚地,为本地市民提供大量文化娱乐活动的场所,还有餐饮等,从这个意义上,你可以说它是新天地的放大或者升级。第二个层面则是我们要赋予它产业的功能,它并不是一个只是让人来喝喝酒玩玩的地方,而是一定要让人参与进去。当时我们探讨的时候就讲,这个地方是用来生活、工作、娱乐的。所以,它不是一个简单城市娱乐中心,会有很多文化创意公司机构进来,大量演艺人才,包括培训的学校都会进来。所以它不仅仅是一个娱乐休闲的集聚区,同时也是创意产业的集聚区,结合在一起。这也是“梦中心”和其它文化地产最大的不同。它不像主题公园,买一张门票就是进去玩的,而是有人在这里创作娱乐产业,也会吸纳更多创意性的行业。“梦中心”也属于西岸传媒港,湖南卫视总部大楼就在“梦中心”旁边,腾讯也过来,就在我们边上,TVB过来建立它内地总部。而且整个传媒港的地下空间都是联通的,在二层也有连通的人行天桥。

东方早报:在这个过程中,你自己最期待的部分是什么?最困难的地方又在哪里?

黎瑞刚:期待的部分,实际上所有项目我都参与了。昨天晚上我们还在和百老汇开电话会议,向他们请教剧场的空间。困难的地方是,这样的项目、这么大的片区的规划设计运营我们从来没有做过。以前我主要做广播电视管理,现在做的是投资,地产以前还没有接触过。所以每天都会碰到很多问题。工期也很紧张,2018年就要向公众开放。

东方早报:文化设施这么多,运营后内容怎么办?

黎瑞刚:已经开始了,昨天晚上我们和百老汇通话,前一段在纽约看了很多项目,这些都在做准备了。我们也投入很多内容公司,湖南卫视、TVB都会在我们这里落地。

我告诉卡森伯格现在的

观众在变,市场在变

东方早报:谁拥有东方梦工厂的拍板权?

黎瑞刚:大家是平衡的,不能太武断,不然就不需要合作。控股多少也是经济利益上的分配。平时在运营上面需要有个非常好的平衡机制。大家在这个问题上面充分讨论,互相能形成很强信任感的基础上,我的意见他能听得进去,他的意见我也能消化。我们有个创意决策委员会,一共三人,我有一票,卡森伯格有一票,还有东方梦工厂的创意总监也有一票,我们在意见不统一的情况下可以投票表决。在我们现在的合作关系里,很多时候他们都会听我们的意见,因为我比较了解中国市场。譬如说《功夫熊猫3》中就有很多都是我们的创意。

东方早报:东方梦工厂今后会涉及真人电影吗?

黎瑞刚:梦工厂也是分两块的,一方面是动画电影,另外一方面就是真人电影。卡森伯格是从迪士尼出来的,他是专注在动画电影方面;另一方面就是斯皮尔伯格,他是管真人电影的。我和他也交流很多,就在三个多星期前在纽约还在谈项目,未来我们会和他有真人电影的合作。我建议他来上海,因为他跟我讲有二三十年没来过了,拍《太阳帝国》的时候来过,他也表示很想来看看。

东方早报:梦工厂的动画电影有很强的盈利模式,20部作品中19部是赚钱的,东方梦工厂会有借鉴吗?

黎瑞刚:电影本质上就是赌博,单看一部的话,很难判断能否赚钱。最近我们CMC还有个合作伙伴华纳,奥斯卡获得最佳导演奖的《地心引力》在上映之一个月前,他们还觉得这个戏风险很大,会有风险。我有个观点,我承认卡森伯格的模式是有道理的,他的模式其实就是迪士尼模式,家庭娱乐,正能量大团圆结局,含有教育意义。但是我跟他讲,现在的电影观众在变化,新一代观众本质上不是家庭培养的,是网络培养的。那些动画不能完全满足多样化观众的需求,需要打开视野,不同的故事,不同的模式。《神偷奶爸》制作成本比梦工厂、迪士尼低,但是票房这么好。这是我们最近一直在讨论的,不是之前的成功经验就一定没错,市场在变化。

东方早报:好莱坞在动画电影中以高成本高投入著称,今后东方梦工厂也会走这样的模式?

黎瑞刚:我们希望在中国尽可能地稍微控制一下成本,但还是会走好莱坞动画电影的这种基本体系。因为花费的资金和时间都是电影的质量保障。

东方早报:东方梦工厂会给中国动画电影带来什么?

黎瑞刚:我们的艺术动画电影拿过不少奖,但是做不了成批量的,产生商业价值的。电影是艺术,同时也是商品,我们今天需要的是工业化、体系化的内容,形成流程生产,这个是我们比较缺乏的。中国的电影如果还要发展的话,就是体系的建立,工业生产的建立,包括创意流程、融资、人才管理。这个体系建立,中国电影才是一个可持续发展的电影市场。

东方早报:东方梦工厂的第一部原创作品是什么?

黎瑞刚:《功夫熊猫3》是合拍,我们希望在2015年上映。接下来我们要做的是100%在上海生产的,制作在上海,发行在全球的作品。这是从我们开始合资公司谈判的时候就确立要做的。我们手头上有7个等待开发的故事,7个团队在做,去年我们删选到3个故事,今年年初的时候我们选择了一个故事要投入生产。最近一轮的创意团队给出的方案有非常大的进步,故事到底选哪个,有点举棋不定。一个是节奏明快的、欢乐的,这个比较保险,市场上对这类动画电影比较认可。还有一个会有一点感人动情温馨的不同方向。我们在二季度就要决定。今年秋天我们要开工了,我们还在吸纳大量的人才,现在员工100多人,年底的话将达400多人,把流水线全部开起来。

东方早报:未来目标是要达到一年3部影片的制作?

黎瑞刚:我们起初是到不了的,美国梦工厂现在的水平也是一年一到两部,我们可能要到2018、2019年才有这样的可能。现在还有一条线路,我们在给网络生产动画片,短视频、网络剧都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