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哈哈少儿频道和巧虎为饵 一公司被指高价卖宝宝照片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8/12/18 18:27:01

原标题:以哈哈少儿频道和巧虎为饵 一公司被指高价卖宝宝照片

  影睿公司选片室的墙上贴着三张海报,海报上有“哈哈”的卡通形象以及哈哈少儿频道的主持人。

  影睿公司选片室的墙上贴着三张海报,海报上有“哈哈”的卡通形象以及哈哈少儿频道的主持人。

诱惑家长签约过程

从红孩子、爱婴室网站等渠道获取宝宝及家长资料。

向家长发送短信,以《哈哈欢乐城堡》由巧虎主持的亲子公益活动为诱饵吸引家长参加。

免费帮宝宝拍摄艺术照,在家长选片时声称可以帮宝宝上杂志、上电视。

提供不同价格的公司活动协议,声称不仅可以让宝宝上电视,而且照片免费赠送。

签订协议,协议书上无任何费用,家长交纳费用全部列在摄影单上。

早报记者 李燕

“家长您好,《哈哈欢乐城堡》由巧虎主持的亲子公益活动地址安排在……本活动全程免费,凭此短信参与。”

这样的短信,许多家长可能并不陌生。然而,多名家长近日反映,他们带着孩子前去参加活动后,拍下一套昂贵的“免费”照片、再高价签下一份帮宝宝推荐上杂志和电视的协议后,试镜却往往没了下文。

早报记者日前暗访发布类似短信的上海影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发现了其中的猫腻——试镜不过是诱饵,高价销售照片才是真。

大部分的家长高价签订《协议书》,是看中了影睿公司为其孩子提供登上杂志、综艺节目乃至广告试镜的机会。但影睿公司却巧妙地将家长最为看中的合同内容、也是最难完成的合同内容,约定在了不涉及任何费用的《协议书》中,而绝大部分的费用则记录为照片收费。

徐伟奇律师事务所律师彭跃东日前表示,影睿公司一系列行为涉嫌欺诈,用了一种很巧妙的方式规避责任。此外,影睿公司销售人员以含糊的“和哈哈有合作”肯定会对消费者产生一定的误导,进而相信其后的宣传,这样的行为涉嫌虚假宣传。

短信通知免费活动及拍摄

选片后莫名交费8000元

“家长您好,《哈哈欢乐城堡》由巧虎主持的亲子公益活动地址安排在:静安区新闸路1093号7楼活动大厅。请×月×日周六下午13:00参加活动……本活动全程免费,凭此短信参与。”

28岁的尘尘是一个全职妈妈,正想着周六带不到2岁的女儿出去玩玩。因为短信里的哈哈、巧虎和免费,尘尘决定去试一试。

周六下午,尘尘带着女儿、婆婆一起到了新闸路1093号。“大楼底下好多人,都是带孩子的”。到了7楼一进大门,尘尘问工作人员怎么有她的电话。工作人员说从红孩子、爱婴室等合作方来的,尘尘恰好是这两家网站的注册用户。

经过前台,墙上有三幅大型的广告板,中间文字是对一家叫上海影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介绍,两边是两幅彩色海报。“我当时仔细看了下,文字介绍说影睿很专业,旁边两张海报我就记得下面写明《哈哈欢乐城堡》、《为了孩子》等指定合作单位”,尘尘说,当时她还是挺有警戒心,因此看得比较仔细。

尘尘一行3人 很快被带到一个教室,里面有一些儿童活动道具、一个巧虎人偶、一个老师模样的人以及七八个小朋友和家长。

约20分钟后,有老师叫了尘尘的名字,说是要进行下一个环节的活动,也就是拍照。“他们说免费拍摄,3套衣服,过几天可以选片,送家长一张40英寸的海报和一个带照片的奖状”,尘尘也没多问,带着女儿跟着工作人员到了8楼的一个摄影棚,选了3套衣服。

两个小朋友共用一个摄影棚,一个拍照,另一个则换衣服。拍摄的时间并不长,30分钟左右便全部结束。约好第二天选片后,尘尘便回家了。整个过程,主办方确实分文未取。

第二天的选片,尘尘少了许多警戒心。“陪同选片的工作人员一上来就说,你女儿形象很好,可以考虑让她上上节目,如综艺节目、杂志、广告等,我们是签协议的,能够保证满意。”尘尘说,工作人员给出的价格是1年4000元、2年6000元、3年8000元。尘尘的婆婆一直希望孙女能上电视,这样自己在朋友圈里特别有面子,于是对工作人员的提议很感兴趣。

工作人员说,公司拍摄的宝宝照片每张单价50元,尘尘女儿有100多张,打包价也要6000元。如果签3年的协议,公司就把这次所有的照片作为赠品送给尘尘。随后,工作人员拿出一份《协议书》,主要是影睿公司在3年内让尘尘女儿上3次杂志、3次综艺节目以及3次广告试镜,3年里每年再可以进行一次免费的艺术照拍摄。此外,这一次拍摄的价值6000元的100多张照片作为赠品免费送给尘尘。

半个小时后,尘尘云里雾里地签订了一份3年的《协议书》,交了8000元。走出影睿公司的大门,同行的婆婆沉浸在孙女可以上电视的畅想中,而尘尘觉得有些不对劲,开始仔细研究起《协议书》。

尘尘说,仔细看了《协议书》以后觉得很有问题。《协议书上》看不到任何价格,所有价格则记录在一张拍摄单上,单据上写明照片145张,每张50元。“这和工作人员的说法不同,而且备注上面只是说杂志3次、综艺节目3次,但没有写明是保证上还是推荐。”

心有疑惑的尘尘回家后到网络上开始搜索,发现有此疑惑的不止她一人。早在一年前就有几个妈妈和她一样,因为第一天的免费活动降低警惕,第二天就稀里糊涂地交了数千元甚至上万元的费用。拿到的单据也差不多,协议书上分文不取,只在拍摄单上备注价格。

让尘尘庆幸的是,论坛里有几个妈妈退款成功了,“最初我打算去退款,但影睿说不可能退,就算退也要扣除6000元的照片费用”。

芸芸是退款成功的妈妈之一。芸芸说,她当时的状况和尘尘一样,在选片人员的鼓动下,很快便签了2年的协议,5000多元。回家后,就感觉不对要求退款。一开始,影睿公司坚决不退,但见芸芸态度坚决,在不到30分钟的交涉后,影睿公司悄然退款。

影睿:仅收照片费

其余服务是赠品及推荐

针对家长们的疑问,早报记者联系了影睿公司。根据影睿公司活动策划部负责人叶力的说法,公司主要是出售照片,其他的都是附送的。“合同单据写得很清楚,前面协议书我们不收任何费用,收费单据是一张high拍摄影单,单据上会注明收费项目、照片的张数等。”

如果仅仅是照片收费,如何解释每个宝宝照片数量不同,可公司给出的协议价格却相似?叶力说,虽然公司照片标价每张50元,但并不是绝对价格,照片质量、家长想要购买的数量等,都会导致价格不同,比如买得多的家长单价肯定会低一点。

更为重要的是,叶力否认销售人员对协议服务进行推销。叶力坚称上杂志、综艺节目和广告试镜一样,都只是推荐,并不能保证一定能上杂志或者综艺节目。“杂志方面可能性很大,毕竟我们有专业的摄影师,最多多拍几次,但综艺节目仅仅只是推荐。”叶力称,公司和哈哈欢乐城堡的合作也让孩子有更多的机会登上哈哈少儿频道的综艺节目。

“我们和哈哈欢乐城堡是合作的,在他们的场地活动,他们能观察到孩子的表现,我们事后会提供一些照片给他们,他们会通过照片向哈哈少儿频道推荐孩子。”不过,叶力的这一说法并没有得到哈哈欢乐城堡的认可。

哈哈欢乐城堡:不进行

任何推荐仅供活动场地

位于浦东锦延路35号的哈哈欢乐城堡是一家专门提供活动场地的公司,哈哈少儿频道的部分节目会在该处取景,因此确实在哈哈欢乐城堡可能碰到哈哈少儿频道的主持人等。不过,这并不是仅仅针对影睿公司带来的小朋友,所有到哈哈欢乐城堡的小朋友都有同样的机会。

哈哈欢乐城堡营销活动部总监陈秋女士坦言,哈哈欢乐城堡与影睿公司确有合作,但仅限于场地出租和活动策划。也就是说,影睿公司带一些孩子到哈哈欢乐城堡参加活动,哈哈欢乐城堡会给影睿公司一个团购的打包价格,此外如果影睿公司有要求,哈哈欢乐城堡还可以为他们提供一些活动方案,仅此而已。

陈秋女士明确表示:“欢乐城堡并不提供任何推荐小朋友上节目、试镜的服务。”也就是说,哈哈欢乐城堡方面并不会将影睿公司提供的儿童照片递交给哈哈少儿频道,作为综艺节目嘉宾的选择;也不会对影睿公司组织的活动中孩子的表现情况进行评价,更不会因此评价而推荐任何人参加哈哈少儿频道的任何节目。

律师:影睿移花接木

规避责任涉嫌欺诈

徐伟齐律师事务所律师彭跃东表示,影睿公司一系列行为涉嫌欺诈,用了一种很巧妙的方式规避责任。

彭跃东具体分析说,很明确的一点是,大部分的家长签订这个《协议书》的重点,是看中了影睿公司为其孩子提供登上杂志、综艺节目乃至广告试镜的机会。但影睿公司却巧妙地将家长最为看中的合同内容、也是最难完成的合同内容,约定在了不涉及任何费用的《协议书》中,而绝大部分的费用则记录为照片收费。对于一般消费者来讲,听从了销售人员的讲解,可能不会对协议书和后面的摄影单进行仔细的研究,也就不会发现这个巧妙的移花接木。

首先,影睿公司在玩一个文字游戏。协议书中的杂志1次、综艺节目1次等字样双方理解不同。如果销售人员承诺保证上杂志、综艺节目,对于消费者来讲,销售人员代表公司。那么正常情况下,消费者肯定认为《协议书》上写的,杂志1次、综艺节目1次等字样表示的意思是保证能登上杂志和综艺节目。而实际上如叶力所言仅仅只是推荐,则工作人员涉嫌虚假宣传甚至对消费者进行欺诈。

而之所以说影睿涉嫌欺诈的手法巧妙,是因为在《协议书》上没有提任何价格,但是在后面摄影单内却标注明显不完全等价于照片的价格。根据《合同法》,影睿公司如果没有履行《协议书》上的义务,消费者当然有权要求返还费用、赔偿损失等,但是《协议书》上却并不涉及任何费用或者费用远远低于消费者本来交纳的费用,这样即使影睿违约,消费者维权也相当尴尬。

此外,影睿公司销售人员以含糊的“和哈哈有合作”肯定会对消费者产生一定的误导,进而相信其后的宣传,这样的行为涉嫌虚假宣传。

(文中各位母亲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