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之交臂 我少赚了200万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8/05/21 11:29:45

图1

图1

“。。。。。。220万第一次,220万两次,220万元第三次,成交!”随着拍卖师手中的木槌响起,一件明代洪武官窑釉里红花卉纹的玉壶春残瓶终于找到了新的归宿。现场的我既有几多惊喜又有几分失落。原因就是我和这只残瓶曾擦肩而过,其中也有一段不太鲜为人知的故事。

2003年一次很偶然的闲谈,得知北京有位藏家有件残损的明代瓷器打算出售。几经辗转终于见到此物。当货主打开囊匣的瞬间,我便被这件古朴的瓷器所吸引了。这是一件非常开门(古玩行术语)的明早期洪武官窑釉里红玉壶春瓶。(图一)釉里红顾名思义就是融于玻璃釉质中的红色。创烧于元代,属于釉下彩装饰技法。这种颜色是用铜做氧化还原材料,在高温中烧造出来的。发色纯正的釉里红瓷器烧成率很低,火候稍有偏差,就可能变成黑色或绿色。而明早期官窑烧造的釉里红瓷器更为罕见。即便是国家级博物馆收藏的完整器也是屈指可数。瓷瓶虽然残损较大,颈部以上的部分缺失殆尽,但仍能看出器型饱满,壮硕,与馆藏同类的洪武官窑玉壶春瓶一样。(图二)通体采用釉里红的手法装饰。倒如意头形纹饰披肩,腹部绘有四朵怒放的缠枝扁菊。明显的接胎痕下部绘着大莲瓣纹。足底以卷草边饰作收尾。(图三)明早期官窑的霸气,豪放无不体现其中。实为明早期官窑的典型代表作。在陶瓷器型当中“赏瓶”“梅瓶”和“玉壶春瓶”并称为“瓶中三宝” 属于造型艺术中的名品。所以这三种造型的艺术品的价格也相对较高。这件残口的玉壶春瓶发色为暗红,保存的状态不是很好,周身布满细碎的开片纹,传世磨损痕迹明显。尽管如此品相,倘若完整也当价值不菲。应在千万以上!

 

图2

图2

没有过多寒暄,卖家首先开价三十万。几经讨价还价,买卖双方还是停留在了二十万卖价与十五万元买价的僵持局面中。其实按照当时的市场,这件残瓶最多也就值十七八万。十五万元买进已经存在巨大的投资风险。况且这件残瓶的来历事先我也略有耳闻。现有者进价极低。此瓶最早的主人大概是01年从北京古玩市场的地摊上花1800元买到的,而后以4000多元的价格卖给了琉璃厂的古玩商。可能是眼力的问题,事后买主认为东西不好,便以8000多元的低价卖给了今天与我打交道的事主。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五万元的差价最终成为我们交易的鸿沟,使我与这件瓷器失之交臂。转眼又过了两年,听说此瓶已经易主,也没过多理会。

 

图3

图3

“跟住大庄家,投资总会有回报”。影响瓷器价格的主流市场不在国内,所以国内的瓷器行情基本是没有多少“水份”的。不象现代书画市场,任凭价格泡沫式的“水涨船高”国际市场始终冷眼观潮,不趟这滩“混水”。倒是国际上哪类古瓷抢手,国内同类型的也跟着“热血沸腾”价格猛增。2006年5月在纽约佳士得拍卖会上一只同类型完整的洪武釉里红玉壶春瓶以八千多万人民币成交后(图四),国内几大拍卖机构相继都征集到了同类残器。尽管伤残程度不一,纹饰也略有不同但都卖出了不低的价位(图五)。而与我失之交臂的这只缠枝菊纹的残玉壶春瓶也于当年11月华辰秋拍中以总价(含佣金)242万元成功易主。成为市场中的一匹“黑马”。

 

图4

图4

所有的投资行业都充满着诱惑与危险。在熟知市场环境与投资项目的前提下投资风险越大,回报率就越高。当然这也需要超人的胆识和雄厚的财力。而保持良好的心态才会使您的收藏之路走的更长。在投资行为实施之前,聘用一些熟知市场和具有职业道德的专业人员咨询才是明智之举,而事后再四处求教于各方家的做法既伤害他人也会使自己的经济蒙受损失。假如当年对国际市场前景判断正确,财力也允许的情况下,相信这200万的利润早已收入囊中了。

 

图5

图5

随着生活水平提高,物质积累的不断膨胀,促使着人们对于精神文化需求的加剧。古代艺术品在带给您财富增长的同时还会带来丰富的知识和乐趣,其中也不乏一个又一个扣人心弦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