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掉“官帽”还原本色(图)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20/01/19 02:38:12

原标题:摘掉“官帽”还原本色(图)

漫画牛力

漫画牛力

C【学会协会】

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逐步完善,我省的学会、协会得到较快发展,在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提高社会资源配置效率、繁荣经济与协调社会发展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大部分学会、协会在提供政策咨询、加强行业自律、促进行业发展、维护企业合法权益等方面发挥了重要功能,弥补了一些地方社会化服务体系滞后的缺陷。

但是,目前学会、协会在自身建设、规范发展、监督管理中也存在着一些亟待解决的突出问题。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在我省开展以来,省委常委班子对基层干部群众反映强烈的学会、协会泛滥等6方面突出问题进行专题调研。

学会、协会如何能去行政化,成为真正的社会组织,为社会提供更加规范的服务?如何能良性发展,严格自律,规范管理,充分发挥其应有的作用?记者就此走访了有关部门和专家。

戴市场的帽子、拿政府的鞭子

张杰(化名)是太原市某企业的老板,他的名片大小是一般名片的两倍,从中间对折,打开后里面印着各种头衔。其中,除了自己企业的头衔外,各种协会、促进会、联合会等学会、协会的头衔共有7个,在这些学会、协会中,张杰担任执行会长、副理事长、副会长、理事等不同的职务。“这些学会、协会平时几乎没活动,每年开个会、收收会费,印在名片上的头衔就是个身份,没啥实际意义。”张杰表示,他作为如此之多的学会、协会的会员,享受的服务寥寥无几,除了收会费,这些组织很少与他联系。而收的会费却一年比一年多,少则上千元,多则上万元,有的协会职务还与会费挂钩,交钱越多,职务越高。“既然花钱又得不到服务,为何还要加入?”记者表示疑惑。“虽没啥服务,但还不得不加入。”张杰说,有些行业协会与主管他们企业的政府部门有关,要想通过年审或行政审批必须通过某些学会的鉴定或参评。因此,尽管加入协会、学会是企业的自由,但是为了通过年审或行政审批,不得不“被入会”。其实,依托于政府部门成立或者由政府部门推进成立的少数学会、协会,有的垄断了行政审批的前期资格遴选、鉴定等职权,将企业入会作为行政许可的前置条件,强制入会,收取会费,这种现象在全国许多地方都或多或少地存在。

今年5月,央视《东方时空》报道了湖北省荆门市机动车驾驶员协会捆绑收取会费的问题,由退休交警把持的驾驶员协会乱收费扯出了学会、协会的监管乱象:强制入会,“强制服务”;退休官员担任学会、协会重要职务,利用“老领导”身份谋取利益;学会、协会内部管理混乱。此外,还有些学会、协会很少开展工作,浪费社会和公共资源,有些通过开展评比、认证活动收取高额费用等。

由此,有人形象地将此类学会、协会描述为“戴市场的帽子、拿政府的鞭子、收企业的票子、供官员兼职的位子”。

“官本位”根深蒂固服务意识淡薄

截至去年年底,我省共有社会组织11000多个,其中,学会、协会等各类社会团体6000多个。学会、协会在学术研究、行业协调与补充政府职能不足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学会、协会本身应当是社会组织,但因少数学会、协会依托于政府部门成立或者由政府部门推动成立,故仍然戴着“半官方”的“帽子”。有些学会、协会仍是行政化的管理和工作方式。“学会和协会发展中问题的表象是社会组织行政化,根源是官本位意识。”省社科院社会学所副研究员李小伟表示,尽管现在已是市场经济,但仍有些领导干部市场经济的意识没有完全树立起来,一些本来应该转移给社会组织的职能没有很好地转移。导致政府和学会、协会的关系不顺、职责不清,使得一些学会、协会工作带有浓厚的行政色彩,承担着业务主管单位交办的具有行政职能的事项。

个别学会、协会领导干部官本位意识根深蒂固,群众观念淡化、服务意识淡薄,使得一些学会、协会不是正确、规范地履行职责,而是设法拉上相关部门,披上“官办”外衣,抬高身价和信誉度。

同时,因成长环境的影响,一些学会、协会不得不依赖政府,而又因对政府的依赖,一些学会、协会自我发育不良,发展缓慢,社会服务的功能发挥不到位。极少数学会、协会自身定位不清,没有“我是谁”“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的概念,在利益驱动下,或者努力贴近政府部门,或者将自己定位为企业,背离非营利原则,通过各种手段盈利、敛财。

此外,少数学会、协会由于内部管理混乱、外部监管不到位,抵制违规行为的意识和能力不强。

会政分开,还原学会、协会社会组织的本色

7月17日,13位省委常委每人领到一份“作业”??领题深度调研一项“四风”方面的突出问题,学会、协会创办位列其中。

7月20日至30日,13名省委常委分赴各地、各单位、各联系点,问政于民、问需于民、问计于民,倾听群众的建议意见。调研采取召开座谈会、发放调查问卷和实地走访等方式进行,最终形成一个包括基本情况、存在问题、原因分析、对策建议在内的详尽调研报告。

专题调研活动结束后,召开省委常委会议,专门听取和研究课题调研情况。对在调研中发现的问题,能立即解决的迅速整改;对突出的共性问题进行集中整治;对一些无法一时解决的问题,要制定整改方案和整改任务书、时间表,由各组协调督促有关责任部门及时整改、逐项落实、建章立制、跟踪问效。

实际上,党的十八大报告就对进一步规范发展学会、协会工作指明了方向,要“加快形成社政分开、权责明确、依法自治的现代社会组织体制。”

去年,省民政厅还印发了《关于加强社会组织登记管理工作的通知》,通知指出要规范社会组织章程的修订及核准;加强社会组织民主程序的监督,认真审核社会组织负责人任职资格和条件等。

李小伟表示,学会、协会健康有序地成长需要环境,需要政府的扶持、社会的支持和群众的认可。政府扶持不等于政府包办,而是指政府在政策和制度上的扶持。要按照国务院要求积极推进政会分开,尤其要加快学会、协会市场化改革,在职能、机构等方面与政府部门逐步脱钩。理清政府部门与学会、协会之间的职责关系,合理界定各自的业务范围,既要防止政府部门将自己职能向学会、协会转移,又要防止学会、协会越位行使政府职能。同时,学会、协会要正确自我定位,按照市场经济的要求,加强自我管理,在企业发展、人才培养等方面增加自主权,提高服务质量,提升经营业绩。此外,业务主管部门要强化监管责任,相关部门要依法加强对社会组织领导干部的监管力度,提高对学会、协会及其领导干部违规行为的监督,对违纪违法问题严肃处理。“学会、协会本来就是社会组织,只有摘掉他们的‘官帽’,还原他们的本色,通过市场经济的历练,才能健康有序地发展。”李小伟说。

采写本报记者 王也 实习生 杨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