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强监督 勤俭务实(图)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20/01/20 11:48:03

原标题:加强监督 勤俭务实(图)

漫画牛力

漫画牛力

E【楼堂馆所】

近年来,城市中一栋栋富丽堂皇的建筑拔地而起,其中属于政府部门的楼堂馆所不在少数。走进一些党政机关,一股“豪华霸气”迎面扑来。如此场所,为谁服务!

今年3月17日,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闭幕后的记者见面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提出了新一届政府的“约法三章”:本届政府内,政府性的楼堂馆所一律不得新建。中央八项规定出台之后,省委也出台狠刹、严控、停止新建楼堂馆所的通知。13位省委常委领题深度调研六项课题,楼堂馆所、豪华装修为其中一项。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政策公告反映出的仅是政府的态度,如何才能让政策执行到位,具有长久的效力?

就此,记者走访了有关部门和专家。

兴建楼堂馆所互相跟风“随大流”

有了地,干什么?盖房!普通老百姓这么想,辛苦奋斗为房子。官员也这么想,但他们无需辛苦,食堂、办公楼、招待所也能盖好,还能美其名曰:“为了工作需要。”

具体是什么工作呢?领导来了要有接待场所,吃、住一样不能少,档次低了、环境差了还不行;搞个培训、办个讲座要有会议中心,场地小了、功能差了也不行;闲暇之时,单位还得配套个健身中心,设备少了、条件差了更不行;财政不给拨款了,想着法子整个酒店、中心创创收,档次低了、地段偏了也不行。于是,楼越盖越高,宾馆档次越来越高。

事实上,近年来“以土地换大楼”也成为一些地方的惯用手段,政府假借置换或以向开发商提供一定面积经营性土地使用权为条件,请开发商建设公共设施,避过上级和社会监督。

太原市政府一年轻干部分析,兴建楼堂馆所,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是部分领导干部总认为自己“高人一等”,办公室要比别人宽敞,公车要比别人豪华;二是官员办公场所严重超标却不自知,概因办公室都是按照惯例分配的,就算真的发现“超标”了也不会重视,不过是“随大流”罢了。

我省晋南某县,投资6000万元兴建技术综合用房。听闻此事的人大多都有一个疑问,是否当地的人居生活水平已达小康。可事实是,在该地区下辖的十几个县中,该县的综合经济指标并不突出。即使这样,贫困落后的现状也未影响当地政府奢华之风的盛行。

根据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于2009年1月19日公布的《党政机关办公用房建设标准》规定,正部长级别的官员办公室使用面积不能超过54平方米,副部级、正司(局)级、副司(局)级办公室使用面积分别为42、24、18平方米。县(市、旗)级正职每人使用面积为20平方米;县(市、旗)级副职每人使用面积为12平方米;直属机关科级每人使用面积为9平方米;科级以下每人使用面积为6平方米。

其实,老百姓需要的不是外表华丽的建筑,而是需要不会永远找不到办公人员的政府机构。需要办事效率高的政府机构,需要亲民、有人气儿的政府机构。

表象是享乐主义实则是上行下效

一些基层干部告诉记者,错位的政绩观、权力观、金钱观是楼堂馆所滥建的幕后推手,新建楼堂馆所已成为部分干部“捞钱、捞票、捞面子”的手段。山西省社科院社会所副所长谭克俭表示,楼堂馆所禁而不止的原因诸多,归根结底在于失去对公权力的控制,使得权力的拥有者有了无所顾忌的胆量。

太原市委党校市情与发展研究室主任范富表示,楼堂馆所的建设,究其根底,是上行下效的一种表现,这不仅是铺张浪费,骨子里更是一种享乐主义的腐败行为。

一些基层干部说,有的领导干部在一个地方、一个单位干了几年,就想盖一栋标志性办公大楼,作为工作业绩的总结。“盖大楼也能赢得内部职工的支持。大家办公条件改善了,自然会在民主测评时投领导一票。”

“拉动经济和招商引资也是盖办公楼的‘借口’。”部分基层干部则认为,各地热衷盖大楼,不仅是为了改善办公条件,更是为了发展经济,“如果政府办公楼破破烂烂,哪个开发商敢来投资!”

7月23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党政机关停止新建楼堂馆所和清理办公用房的通知》。要求未来5年内,各级党政机关一律不得以任何形式和理由新建楼堂馆所;对已批准但尚未开工建设的楼堂馆所项目,一律停建;停止迁建、购置楼堂馆所;严禁以城市改造、城市规划等理由在他处重新建设楼堂馆所,严禁以任何理由购置楼堂馆所。另外,严禁以“学院”“中心”等名义建设楼堂馆所,严禁接受任何形式的赞助建设和捐赠建设,严禁借企业名义搞任何形式的合作建设、集资建设或专项建设。

今年7月,山西省13位省委常委领到一份关于“四风”工作领题深度调研的“作业”,针对一些楼堂馆所、豪华装修开展了清理活动。此后,省内各厅局单位迅速开展楼堂馆所、办公用房清理整顿工作。一段时间后,清理整顿工作延至市局单位,进而在全省展开。太原市药监系统相关人士告诉记者,9月,该系统召开停止新建楼堂馆所、清理办公用房动员会,局领导率先做表率,立即腾退各自的超标办公用房。“遏制楼堂馆所的源头,应将着重点放在领导身上。”范富认为,上头领导节俭,下面人员就不敢过分张扬。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率先垂范,也是发扬艰苦奋斗、勤俭节约优良传统的具体体现。一种社会风气的形成,离不开领导的亲身引导。

既要优化制度,更要加大追惩力度

楼堂馆所的建设,无疑是铺张浪费的典型代表,危害甚大。谭克俭认为,要想从根本上遏制楼堂馆所建设及豪华装修,首先要建立追溯制度,查办、清理楼堂馆所,针对的不仅仅是建设单位,审批同意的领导也应问责。其次,加大追惩力度,谭克俭表示,违规成本过低、监管处罚不力,是当前楼堂馆所屡禁不止的重要原因。纪检部门不仅要高度重视媒体和社会的举报线索,还应把监督关口前移,主动介入政府性楼堂馆所的立项、审批、建设和使用,严格相关审计审查,切断权力寻租链条。

范富表示,遏制楼堂馆所建设,应从两方面着手。一方面,政府应下大力气推动信息公开,地方及部门在涉及重大公共财政支出时,要向社会公开相关信息,接受社会监督。每一个涉及政府的基建项目,应在政府网站公开投资和用途。要让公众知晓公共财政资金的流向、用途和管理的过程,不能继续暗箱操作。另一方面,在政府性楼堂馆所的建设上,应该逐渐走向制度化、规范化。比如,在严查政府办公楼的同时,也应该对相关的“培训中心”“商务中心”“综合业务大楼”等业务用房,做出相应的明文规定,以堵塞漏洞,避免被钻空子。

范富认为,要遏制政府性楼堂馆所滥建歪风,将中央政策落到实处,除了配套细化的制度和机制外,更要进一步严明纪律,加强对基层落实情况的监督检查,并对违规行为进行严厉问责。决不能睁只眼闭只眼,或者蜻蜓点水、做表面文章。

采写本报记者 赵德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