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月圆夜仍坚守岗位的人(图)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20/08/14 03:46:02

原标题:那些月圆夜仍坚守岗位的人(图)

梁斌在车间忙碌地印刷着报纸

梁斌在车间忙碌地印刷着报纸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这是每个人心中期盼的那轮明月。然而,每年中秋节,总有那么一些人,他们坚守在工作岗位上,不能与家人团聚,甚至无暇看一眼窗外的明月。中秋看不到月亮,于他们而言是平常的,却是一份与亲人不能相聚的无奈的平常。中秋看不到月亮,于他们而言是遗憾的,却是一份为了千家万户而充满自豪感与成就感的遗憾。

又是一年中秋节,与他们相比,你也许该庆幸,能够与亲人相守,一起赏天上那轮明月。

1 印刷厂车间主任梁斌 20年来别人举头望明月他在报纸上看圆月

42岁的梁斌是省城某印刷厂的车间主任,他的上班时间是每天晚19时至次日凌晨3时或凌晨2时至早10时,这样的作息时间已持续20年。当被问起是否在中秋节看过圆月时,他笑了,说人们都是抬头望明月,可他上了20年夜班,每年只能低头在当天印刷的报纸上看到圆月。

梁斌在的这个印刷车间,主要负责的是多家报纸的印刷工作。一台印刷机一晚上要印20万份报纸,每台印刷机上有负责上卷筒纸的、有在总控台给机器里加墨加水的、有在印刷机终端接报纸的、有负责抽检的、还有打包装车的。“机器只要一运转,就没法停止,一台机器上的5个人也就没有空闲的时间。”梁斌说,他们的印刷车间是封闭的,即使车间里有窗户,也没时间抬头去欣赏下圆月。

有的报纸过年过节时也不停报,所以他们过年过节也要轮流值班。为了让家在外地的同事有时间回家团聚,梁斌主动承担了不少假期的值班。从安排印刷,到调度,他和同事们一起忙碌着,直到报纸印刷结束。

梁斌说,每年中秋节,一大家子人都会坐在一起聚聚。可他因为工作的特殊性,没有一个中秋节与家人坐在一起赏过月,他觉得挺对不起家人,尤其是孩子。“这么多年,一直没陪着家人去旅游,趁着孩子中考结束,我专门请了几天假,带孩子和爱人到海南转了转。”梁斌说,今年的中秋节,他还要值夜班。

本报记者 杨洲芬

2 值夜班医生牛正林 节日值班其实最忙,走路都得小跑

牛正林,太原市中心医院急诊的主任,一名医生,在急诊工作二十多年。今年,他的班排在了中秋夜。“中秋夜排到我值夜班,这很正常。作为急诊医生,我们基本没有过节的概念。”牛正林淡淡地说,不仅仅是中秋节,还有国庆、过年、端午等节假日,一些医院的门诊就休息了,而往往这个时候,有病人就都会送到急诊科。

牛正林说,有一年中秋夜,也是他值班,那一晚上,光酒精中毒、食物中毒的病人就送来三四十个,另外还有一些突发脑血管疾病和心脏病的老人。“放假了,人们会在一起团聚吃饭,年轻人更是会敞开了喝酒。还有一些人吃的有问题,吃完了上吐下泻的。老人们突然犯病,一是因为儿女都在身边,心里高兴,二是干活多,比较劳累。”病人一个接着一个,他和同事们忙得不可开交,走路都是小跑的。

中秋节不能在家过,牛正林说,不仅他们医生、护士习惯了,家里人也习惯了,轮上他值班,就提前几天走亲访友,中秋这天则当作寻常日子来过,正常上班。如果他不值班,就会和家人守在一起,吃月饼、看晚会、赏月,过个团圆节。

也许是由于职业的习惯,在采访中,牛正林说希望能通过报纸提醒一下市民,中秋是个团圆的日子,年轻人聚餐时不要太放纵,大吃大喝的,老年人也要注意,不能太兴奋太劳累。大过节的进医院,难免影响了过节的气氛。

本报记者 徐麦丽

3 太钢厂区的炼钢工腾飞 上班时不知屋外天亮天黑

24岁的腾飞,是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人,去年毕业后,独自一人来到太原工作,在太钢集团冶炼二厂三冶炼作业区从事电炉炼钢工工作。今年中秋节,正好轮到他值班。他说,上班期间,不知屋外天气情况,上中班和夜班时,不知是天亮还是天黑。

腾飞的工作实行倒班制,分白班、中班和夜班,白班是从早8时至16时,中班是从16时至凌晨零时,而夜班是从零时至次日早8时。为了防止烟气扩散到大气中,他所在厂区里的车间都是密闭的,所以,厂房里的灰尘也要比外面大些,温度也特别高,和厂房外是两个天地。

今年中秋节要值班,腾飞说,今年是没机会赏月了,感觉特别遗憾,不过,一个人看月亮,会觉得特别伤感,也会更想念家人。

腾飞所在的车间里有两座电炉,主要负责生产钢水,每台电炉前有4个人,分别负责吹氧、取样和扒渣,另外还有一个主控室,他就负责主控的工作。“操作电脑加合金料、造渣料,监控设备运转情况,协调原料、天车和炉后的兑钢工作。”腾飞说,工作起来,每个岗位上的人都会很忙,没有专门的吃饭时间,只能在班中抽出时间吃饭,有人上班时会把饭带进车间,有人让外协工给捎进来。

说到平时都带什么饭进厂区,腾飞笑了,他说通常是以面为主,因为吃得快。“我们那的主食是米饭,上班吃米饭太慢,所以就入乡随俗了,加上这么长时间也习惯了。”

去年中秋节,单位组织新员工一起外出旅游,腾飞没有和家人一起过中秋,而是和新同事一起过,他说很开心,感觉挺好的。“今年中秋,要一个人度过,想想都难受。”腾飞说,他们的工作是倒班制,加上家离太原又远,回趟家来回就得72个小时。“工作一年多时间,我只在过年时休了10天长假,在家呆了7天,路上就花了3天,在家时感觉时间过得飞快。”腾飞说,中秋节他也想回家看看家人,可时间不允许。“见月思乡是每一个外出打工的人都会有的感觉,最怕的就是过节,最想的就是和家人团聚。”腾飞说。

本报记者 杨洲芬

4 K602次列车长闫建民

老婆越给自己准备月饼他的心情就越沉重

见到闫建民的时候,他刚走车回来,肩膀背着一包资料,手里还拎着一个手提袋,袋子最上方是他的大檐帽,帽子里垫着一张列车时刻表,脸上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昨天有个从内蒙古去忻州的女孩在北京站丢了行李,不知道孩子丢失的电脑能不能找回来。”闫建民是京津车队K602次列车长,他说,北京的警察了解情况后,就把女孩托付给了他,他自掏腰包给女孩补了票,在忻州站目送她下车,现在虽然他已人在太原,心里却还是有些担心。和火车相伴20多年,经常会帮学生垫钱补票。

短暂调整两天后,闫建民下次走车的时间正好是八月十五中秋节,中秋、春节上班对他来说已经习以为常,只是对12岁的儿子,他觉得愧疚。“孩子这么大了,陪他过节的次数不到3次。”虽然心里觉得愧疚,但闫建民的班儿还是照上不误,只是感觉有些复杂,“走的时候,老婆会准备几个月饼,她越是准备,我的心情就越是沉重。”闫建民说,虽然沉重,只要一看见自己这趟车,心里又会觉得挺幸福,“车上,和几个同事互相交换月饼品尝,都不是一个地方的,小聚一下,感觉也不错。”

今年的月亮十五那天最圆,闫建民说和他一起走车的20多个同事都看不上,“我们这车,一趟一千多位乘客,20多个铁路人坚守岗位,都没时间看月亮。”记忆里,只有一次在车上和月亮牵扯上,有个6岁小孩儿和妈妈抗议火车上的中秋节没有月亮,闫建民特意抱着孩子在车窗上看了一下,孩子是看见了月亮,可他转眼又去忙别的了。

如果今年的班碰巧中秋可以休息,会干啥?闫建民说:“想陪陪儿子和老婆,还想看看还在衡水老家的老母亲。”

本报记者 郝宏

5 数字城管接线员王卉

坚守岗位是分内的事看着同事在家过节我也高兴

“你好,12319六十号!”每天,王卉都要说100多遍同样的话,态度认真,语气柔和。一边通话,一边将市民反映的内容详细记录,并仔细分发给水、电、气、暖、市容、城建等十几个职能部门,并随时关注,及时督促。

王卉今年26岁,毕业于师范学院播音系,受过专业培训,声音大方甜美。去年刚刚进入太原市数字化城管指挥中心,负责12319接线员工作。说起去年过中秋的情景,她告诉记者,当时她们一批刚进入城管指挥中心的接线员正在接受培训,包括接电话礼仪等等。

王卉说,12319热线每天的电话量在1300余个,晚上相对少一些,但也有几百个。“晚上8点到10点之间,反映占道经营的比较多,10点以后,反映违法建设、噪音扰民的多。”如果遇到水管爆裂、电线脱落等突发事件,必须第一时间通知到相关部门。

城市管理不能缺少了这道中转站,可是,刚工作时,王卉也遇到过几次态度蛮横的市民,心里觉得怪委屈的,但是工作不能耽误,她便一边劝慰当事人的情绪,一边及时通知职能部门。

今年的中秋节当晚是她的班,从19时到次日8时。说到不能陪家人度过,她觉得没什么,这是工作,分内的事,毕竟这个热线是维护整个太原的城市运转的。“我们一共4个组,40多个姐妹3班倒,我们这组不能在家过节,其他组的姐妹们能在家过节,也替他们高兴。”

不能陪家人过节,有没有觉得遗憾?如果能在家过节,最想干什么?王卉说,其实妈妈特别关心她,即使她现在已经成家了,可还是打电话叮咛嘱咐,关心无微不至。“真心希望妈妈能身体健康,每天过得开心一点。”提起妈妈,王卉一脸的温暖在荡漾。

本报记者 宋俊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