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博爆粗“绿茶婊”并非偶然事件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8/12/15 19:28:19

原标题:官方微博爆粗“绿茶婊”并非偶然事件

作为资深的环保志愿者,岳阳市民彭祥林万万想不到自己对环保问题的一次温和投诉,却获得了“绿茶婊”的“冠名”。

6月2日,彭祥林和几名环保志愿者在东洞庭湖保护区发现一处垃圾场离河面不到100米,于是就把这一情况写入自己的微博,并@了岳阳市政府门户网站官方微博。没想到这个官微回复说:“烧不得,埋不得,堆到原博和你这个环保绿茶婊家去吧!”

“绿茶婊”一词出现于2013年海南三亚“海天盛筵”被曝光时,泛指外表清新靓丽内心物质至上、常常靠出卖色相和身体的“富翁猎女”。被官微称为“绿茶婊”的,还好不是青年女性,而是52岁的男性公民彭祥林。

但彭祥林还是为受侮辱而感到十分震惊:出于公心的举报本应受到政府的鼓励和保护,却反而遭到岳阳市政府官方微博的粗暴回应,他对这种荒唐的回复哭笑不得。

后来岳阳市政府官微的操作人员称是“把QQ群里聊天的话一不小心就粘贴到(微博)上去了”。这种解释显然欠缺事理逻辑,因为那句爆粗的话针对性很强,是特定语境的特定语言,不太可能是“复制”“粘贴”的失误。这个“工作失误”,类似于各种错误中的“临时工”。

犯错之后尽管道了歉,但如果以虚假的借口来降低错误的等级,这将对官方的诚信构成“次生灾害”。每次犯错后的推诿、辩解和“辟谣”,不但没有让错误的程度降级,反而一次次地让政府机关的诚信和权威降级,最终陷入“无论说真话假话、做好事坏事,都被认为是说假话做坏事”的“塔西佗陷阱”。

官方微博骂人“绿茶婊”,这事看似荒唐,其实也不是偶然性的荒唐,去年就有多个官微说出令人匪夷所思的话。

2013年6月1日,天津市滨海新区政府的官微“滨海发布”在知名法律学者徐昕的微博下留言,指其“肮脏无比”“糟践六一节”,还在徐昕的微博里和网民展开对骂,对一网民说:“你害怕是吗?胆小鬼。”

同年10月25日,福州市旅游局官方微博说:“最讨厌记者,挑黄黑腐这种容易红的新闻,沽名钓誉。”以“赚黑心钱”“遭报应”“狗一样地跑过去”等语言来描述记者。

在12月中旬,一车主向广西玉林市博白县交警的官方微博咨询“逆向停车”被判违章的处理依据,这个交警官微则通过私信回复:“你个白痴……”

官方微博本来是代表所属机构向公众发布消息、回应问题的沟通渠道,它是该机构的“形象代言人”之一。但一些值班者却把官微当做“私人笔记”或“个人聊天室”,在上面记述私人感想,发泄私人情绪,令官微变成了制造危机的“官危”。尤其是政府机构的官方微博,一旦由素质低下者“操盘”,它发出的“官威”就更是危及“官方”形象了。

与“官方”的微博相比,许多商家的官微倒能表现出从容和大度。他们经常受到消费者的激烈批评甚至谩骂,却几乎没有还口,还耐心礼貌地解答问题。

政府机构的官微表现不佳,多是因为这些机构的负责人缺乏对网络媒体的认识以及与公众沟通的技巧,更缺乏建立和维护机构形象的意识。他们让一些文化素养不高的人去操作官微,直至闹出网络事件才出来收拾残局。但这些负责人又往往欠缺认错道歉的诚恳和处理公关危机的能力,给“原生灾害”平添“次生灾害”。

从频频出现类似爆粗“绿茶婊”的官微中,我们看到的不仅是它台前操作者文化素养的缺失,更是背后某些主事者政治素质的欠奉。

(作者是本报首席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