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不知道《哆啦A梦》与藤子不二雄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8/07/23 12:19:26

原标题:你所不知道《哆啦A梦》与藤子不二雄

藤子不二雄创造的众多漫画形象

常磐庄的漫画家们

左:藤子·F·不二雄 右:藤子不二雄公式

自传《漫画之路》

旧版《Q太郎》被炒至高价

漫天下

动漫,不是孩子的专利。动漫横跨书籍、影视、游戏等多个领域,创造力无限,表现力惊人,潜移默化影响着我们的思维。美书馆今起新辟“漫天下”栏目,纵览动漫文化。

没有结局是最好的结局

前些日子哆啦A梦道具巡展来京,听闻看客人山人海络绎不绝,并口口相传“机器猫诞辰100周年活动”不虚此行,孰不知这其中有个误区:我们年幼时惯常喊的机器猫哆啦A梦君其实还未出生,藤子不二雄掐指算过,说还要再过大约一百年——准确的时间是98年后的2112年9月3日,我们中的大多数今生恐怕无缘得见。过冥寿的有很多,而提早100年过生日的可谓前无古人。

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中国引入机器猫的漫画以来(那时鲜少有版权),风雨飘摇中陪着中国的未老先衰一代度过了二十多个春秋,他也几易其名,从机器猫、阿蒙、小叮当等到现在的官方称谓“哆啦A梦”,只是终究没有人见过结局。

网络兴起的时代,“机器猫不过是野比的一场梦”,“机器猫电池耗尽等待野比屌丝逆袭茫茫几十年”……各种结局甚嚣尘上,或撕心裂肺或泪眼婆娑,后被证实皆是爱好者的自圆其说,宛若一场没有导演的自发性群体行为艺术,看客和演员都是我们自己。

1996年藤子·F·不二雄在执笔大长篇《野比与发条都市冒险记》途中,因肝功能不全而昏迷,被发现时手中紧紧握着铅笔,虽迅速送至医院抢救但一直没有恢复意识,3天后留下了家人、读者、还有仅62页的未完成作品及世人永不知道的哆啦A梦的结局,蒙神召唤而去了。或许没有结局也是极好的,因为我们本就不想要个结束。

两个藤子不二雄的出道

让我们回溯时光,来到1954年,藤子不二雄还默默无闻的年代。名为藤本弘的年轻人因受到手冢治虫的鼓励,劝说从小学时代就非常要好的同学安孙子素雄辞掉了工作,一起到东京靠画漫画来闯一番天地。二人租住在手冢治虫曾住过的、被称为日本漫画家圣地的常磐庄公寓中,用着手冢治虫曾使用过的漫画桌,穷困潦倒到就连押金都是手冢治虫代为支付。

在这段时间里,不少同把漫画当作理想的年轻人汇聚到了这里,包括如今已是名家的赤冢不二夫、石森章太郎等,众人组成了工作室群策群力去创作。藤本弘和安孙子素雄以藤子不二雄作为共用的笔名,先后在艰难的生存环境下画了十多年,并未造成太大热潮,直至实际上可以算是两个人最后的合作《Q太郎》,多年的厚积薄发使这部喜剧漫画成为了日本的国民级作品,稿约如雪片般纷至沓来,分身乏术的两人开始进入事业的巅峰期。

险些被扼杀的《哆啦A梦》

1969年,藤子不二雄正值意气风发的大好年华,《Q太郎》引起的喜剧漫画狂潮,又有动画的播出来推波助澜。还未更名作藤子·F·不二雄的藤本弘在为稿约头疼之际,偶然因一只野猫撞倒了女儿的不倒翁而迸发出绝妙的灵感,以猫和不倒翁二者结合,并配以《Q太郎》时代就广受好评的人物组合(柔弱的屌丝主人公、貌美的“女神”、暴力的小霸王还有墙头草富二代),以极其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对未来的洞察感塑造出了《哆啦A梦》这部可以名垂青史的经典。

《哆啦A梦》实际上是藤子·F·不二雄一个人的结晶。不过在连载伊始,它并未斩获多少人气,落得几年后连载草草结束,险些无疾而终。就连单行本都是在当时的责编苦苦央求下,才得以靠编辑部票选的方式推出了6本精选。却不料这之后销售势如破竹,在后知后觉的读者要求下,《哆啦A梦》重开连载,终成全球文化的流行符号。

分家之谜和《Q太郎》的停顿

之后的十多年里,两人均各自创作,故事风格也因为性格差异及长期的单独创作而逐渐显现出强烈的差异化。藤本弘由《哆啦A梦》的成功开始,保持了面向儿童的故事倾向;而安孙子素雄性格更为社会化,其故事逐渐向成人读者靠拢,并加入了大量的黑色幽默要素,甚至还创作了一本剧画风格的《毛泽东传》。

1987年,二人在协商之下决定分家。为显示区别,安孙子素雄使用的笔名改为藤子不二雄公式,藤本弘则更名为藤子不二雄公式,约1年后因石森章太郎的建议才改为读音更顺口的藤子·F·不二雄。关于分家,在日本的研究中有众多说法,两人作品的日渐差异化仅是其中之一。

《哆啦A梦》令他们名利双收,夸张点说是富可敌国。据日本维基上的传记书资料称,实际上藤子·F·不二雄提出分家的想法是在因胃癌住院时,为了防止自己过身后两方对工作室的财产和著作权引起争执(特别是《哆啦A梦》巨额的收入)。工作室的资产二人均分,藤子·F·不二雄在附近又租了个大楼组成了另一家公司。分家后的两人仍保持了良好的关系,但著作权问题实际上仍出现了未表明原因的问题。

1988年,仍在热销的《Q太郎》的单行本停止了印刷,并长达二十一年未曾再版,珍贵的版本在读者手中一度被炒到了几千到几万日元一册。后有名为安藤健二的研究者对此进行了调查,提出的说法之一是:因为《Q太郎》不光是藤子不二雄两人的作品,也同样有石森章太郎等作者的参与,因为著作权授权问题所以未能再版。但对于此说法,石森方面回应说实际上从没要求过著作权,而藤子不二雄公式也表示早已给出了授权。看起来这个说法可信度偏低。另一种有力的说法是,藤子·F·不二雄与藤子不二雄公式的家人间因权利分割而存在矛盾已久,而这牵扯到感情问题的微妙状况使得《Q太郎》遭遇了漫长的空白期,直到藤子·F·不二雄过身十多年后的2009年才得以复活。

常磐庄成就了手冢治虫,也成就了藤子不二雄,但就如早已被拆迁而消失不见的常磐庄一样,藤子·F·不二雄的辞世也逐渐遥远了起来,只留下藤子不二雄公式孤独地看着家中他们战斗过的书桌发呆,并努力地回忆起蹉跎的岁月,为两人做传,付梓成书。虽两人的家族有着种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纠葛,但在连载跨度长达43年的自传性漫画《漫画之路》中,藤子不二雄公式一句短短的“别了吾友”的悼念,大概就是对二人友情千言万语却欲言又止的最佳注解了吧。

文并供图/姚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