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立峰:从故纸堆里搭建“中国式励志”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22/01/27 04:56:42

原标题:张立峰:从故纸堆里搭建“中国式励志”

作为畅销书作者,张立峰的赠书方式让他身边朋友小小吃惊了一回:他也得从网站下订单,花钱自己买。这让许多已习惯“花钱出书”的人颇感奇特。其实原因很简单:他出的这两本书都是与出版社签订了版税合同,他手底也没有多少存书。

学的是电子,工作在机关,可他却痴迷国学。从《吃透曾国藩》再到《人生四书》,接连出了两本畅销书让张立峰在小城黄骅有了更高的知名度。当然,更多人记住的是他的笔名——— 谷园。

“减压治病”写出第一本书

今年36岁的张立峰在黄骅市委办公室工作。他是一位土生土长的黄骅人,从学历来看,他是个不折不扣的“理科男”——— 15岁时,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我省的一家机电学校。学的,是电子技术。

在学校里,张立峰迷上了书法。他的这份热爱持续至今,甚至在办公桌上还摆着笔墨。除了书法以外,他也开始了庞杂的阅读,并逐渐找到了身边一些“气味相投”的同学,“那时,我们读的杂志都是《读书》这样的”,张立峰笑着说,那段年轻时代里的汲取令他受益终生。

就是在这样的阅读中,一个少年捧起了《论语》。由此开始,到“四书”、《道德经》、曾国藩……这个少年将心扎进了故纸堆。在别人看来很是“奇怪”的事情,在他看来再正常不过:从书里,他感到一种“亲近”,那些古老的人物,与他很“对胃口”。

这份热爱慢慢进入张立峰的血液,成为他生命中的一部分。

2011年4月,张立峰“被病所困”——— 白癜风。医生告诉他,治这种病一定要“减压”。怎么减呢?张立峰调整工作状态,“读书写字”成为他重要的减压方式。

闲翻曾国藩有关书籍时,他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细节,曾国藩也曾被一种皮肤病所困扰。他想起曾国藩说过,“穷以修德,困而著书”,一个念头便也冒了出来:要不,我也写本书?

在产生这个念头之前,他已经有感而发,写了几十条对曾国藩格言的解读。如同曾国藩“发帖”,他“回帖”,在那种穿越时空界限的交流中他自得其乐。自己看了看,觉得“挺舒服了”,“这个可以出本书”。

于是,他一直写了200多篇这样的“解读”。而出书的过程更是简单:他直接在网上搜出版社的信息,然后给人家一家家发信息,虽然多数如泥牛入海,但仍旧有出版社联系了他。

出书在张立峰看来不是什么遥不可及的事情。“我从来都没觉得自己是个小地方的人”,他提到从黄骅这片盐碱地上走出去的一位位在全省乃至全国都有一定影响的诗人、作家,提到自己毕业后在黄骅交往的李维学、冯宝麟、刘晓明、胡庆恩等书画界的前辈、好友,他们经过这些年的苦心打磨也纷纷在自己的领域内成为“国手”级的画家、书法家、篆刻家。

2011年年底,《吃透曾国藩》就这样面世了。

中国式励志

一个“理科男”,一个平时的工作与国学根本不搭边儿的人,是如何定位自己作品的呢?

在自己的第一本书里,张立峰提出了“中国式励志”的概念。这源于他长久以来的一个困惑,那就是现在“励志”已然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图书分类。然而令人不解的是这些书中被冠之以“经典”的,几乎都是外国人写的。但依照张立峰个人的阅读体验,这些西方励志书读时颇为之激动,但看过就忘。而真正给他激励和安慰、真正贴近心灵,给他以深刻影响的则是《论语》等中华传统经典,还有曾国藩。

“在这些书里对励志有不同的叫法:修身。《大学》讲‘自天子以至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周易》、《孟子》、《中庸》、《老子》、《庄子》……这些奠定了中华传统文化基础的经典著作,其主要内容都是讲修身。”张立峰说。

在张立峰看来,那些西方励志书有其积极意义,如强调奋斗、创新,借鉴心理学的成果,贴近于现代市场经济的社会情境。但他认为,西方励志是有其局限的,一是文化符号。励志书籍最终的意义在于影响人的思想、思维方式,而思想是基于语言文字的,基于一定的文化符号的。在励志案例的选择上,西方人知道诸葛亮、李白、司马光、岳飞、苏东坡、徐文长吗?知道马云、赵本山、许三多吗?他们没法运用这样亲和的案例。另外,我们的文化中还有大量的格言、谚语、诗句、俚语,中国人都耳熟能详、妇孺皆知,极其厚重、透澈、都是能刺穿灵魂,印在脑子里的。

二是价值观和思维方式。孔子讲,“富而可求,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富而不可求,从吾所好”。从这句话,我们看到中国人也喜欢赚钱,但在财富之外,还有爱好的生活。庄子告诉我们,人生最高的目标是“逍遥游”,自由!总之,中国人对成功的理解不是单极化的财富、权位,而是更加丰富多元的。另外,如作家周作人所讲,中庸思想对中国人影响极深,中国人对事业的关注点在于长久,而不在于有多强大。曾国藩就经常告诫子弟“无好小利,不求速效”,不能急功近利,慢不要紧,关键要扎实、稳定,这样才能长久,人生不是看谁先成功,而是看谁笑到最后;还有,中国人强调“内圣外王”,内在的修养提高了、能力提高了,外在的事功自然就会有好的发展,也会赢得良好的人际关系。这些都是西方励志所忽视或欠缺的。

三是表达方式。励志应当是一个内省的过程,好的励志书应当尽力引导读者展开思考。中国古代书籍本没有标点,读者第一步要做句读,把句子断开,不尽力去理解和思考是做不到的。而且,一般书中对于各种事理点到为止,留空间给读者涵泳体会。而西方励志则过于依赖案例,这固然使阅读变得轻松,却局限了思考。

基于此,张立峰提出了“中国式励志”的概念,他认为,“中国式励志”是最契合传统精神的,亟须提倡光大。它应当是基于中国传统人生观和价值观,运用我们的文化符号和表达方式,以修身为主题,实现成功人生的思想体系。它主要包含三个方面:理念、修养、实践。而这一切,我们的祖先已经讲了几千年,我们有责任把它找回来。

《人生四书》两次加印

今年3月份,张立峰的第二本书《人生四书》在当当网上线了。张立峰说,至今为止这本书已经印刷1.7万册,三个月里两次加印,在当当网相关图书分类中曾经排到第四位。

这本书是张立峰对《大学》、《中庸》、《论语》、《孟子》的解读。在他看来,“四书”是中国文化,也是中国读书人无法绕过去一个核心。曾国藩对这“四书”倒背如流,王阳明的“致良知”,“知行合一”也是从“四书”里引申出来的。但长久以来很多人将“四书”和“科举”联系在一起,大大弱化了“四书”中所蕴含的文化含量和智慧。

这样的“误会”曾让张立峰也产生过困扰。现在,很多人将国学简化为“三字经”、“弟子规”;很多人将曾国藩当成“官场厚黑学”来读;一提“周易”,就理解成“算卦”……

曾国藩说,士人读书,第一要有志,第二要有识,第三要有恒。有志则断不甘为下游。有识,则学问无尽,不敢以一得自足。有恒,则断无不成之事。在张立峰看来,“有志有识有恒”与孔子的“好学近乎智,力行近乎仁,知耻近乎勇”是相通的。这样的智慧与文化上的传承,岂能以“厚黑”解读?

正是凭着这样的敬畏与感恩,张立峰从“人生”“世界”“待人”“处事”“财富”“家庭”等不同角度对“四书”进行了梳理、解读。秉承《吃透曾国藩》的成功之处,他将“简易化”当成了一把“金钥匙”。曾国藩说,“肢体虽大,针灸不过数穴”;《论语》则讲,“道不远人”、“切问而近思”,对于经典不必深究玄奥高深的道理,而应结合当下的工作生活,重新理解。《周易》讲,“易则易知,简则易从”,本着“简易化”的思路,一切就不是难题。

把古典的智慧与现代的理念结合到一起,用属于现代人的语言去诠释古老的经典,在张立峰看来,“简易化”并不只是在原有基础上的减损,而是一种发展方式。“我的理解未必准确,可是,人生有标准答案吗?”张立峰反问,这或许是新的启迪。

“大众国学”体系

从少年时代就梦想着自己的书法作品能够进入“国展”,遗憾的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达成愿望。但《吃透曾国藩》却让张立峰得以参加全国书展,与读者见面,签售新书。《人生四书》出来后,不少专家和读者给了较高的评价。一不小心,张立峰成了畅销书作家。

张立峰告诉记者,他的第三本书《周易里的大象》(暂定名)已定稿,现在已与出版社达成出版意向。第四本解读道家“黄老之学”的书稿也已初具规模。在他的心里,已经搭建起一个“中国式励志”的精神阶梯,接下来,他还要写法家、庄子、《史记》、《资治通鉴》,他觉得,他有义务要完成这八本书。

与想象中“掉书袋”完全不同,张立峰从不排斥、拒绝现代的传播手段。他是当地建网站的先行者了,而且小有成就。为了推广国学,他现在正在苦心打造自己的“大众国学”微信,如今他的微信号排名靠前,“粉丝天天涨”。

现代的技术与手段只是他所利用的工具而已。张立峰说,他家附近的公园里有一尊孔子像。晚上散步到此,他是要鞠躬的。《人生四书》出版后,他还特意到孔子像下烧了一本书,如同向老师报告一样。这看似孩子气的举动所蕴含的,其实正是他对中国传统文化的那颗尊崇之心。他说,孔子从小就由母亲一人抚养,生活贫苦,一切都靠自己。但他却穿越千年时空,深深地影响了中国人的心灵与生活。这就是鲜活的文化,它渗透进我们脚下的大地,渗透进我们的身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