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关兰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22/08/17 17:28:48

原标题:写意关兰

尊荣以前必有谦卑(瓷板)110cm×56cm关兰

杨 丹

在瓷城醴陵,关兰绝对是一道独特的风景。这不仅因为她是从台湾远道而来,更因为她为百年釉下五彩带来了一缕清新的风。

这些年,前来瓷城采风的艺术家很多,可真正能埋下头、沉下心来钻研陶瓷艺术的可谓寥寥,大多数只是稍事停留,作惊鸿一瞥。可是关兰,却与釉下五彩一见钟情,继而倾心相恋。她全身心地投入其中,在花甲之年,别夫离女,独自一人前来醴陵,租下房子,放下身段,向陶瓷界的大师虚心求教。这一呆就是3年,成了一只“候鸟”,穿行于台湘之间。

在台湾,关兰家境优越,夫妻琴瑟和鸣,两个女儿都已独立。她对釉下五彩的投入,无关名利,只因热爱。这种爱是深沉并近乎狂热的,这从她的微信名“我为瓷狂”亦可见一斑。

而釉下五彩也给予了她丰厚的馈赠。3年来,她经过反复地实验与艰辛的探索,很快掌握了两个核心工艺的精髓,即颜色与温度的掌控、画面与器形的结合,从而实现了从纸上平面作画到胚上弧形创作的华丽转身。

她的作品兼工带写,构图疏阔有致,造型栩栩如生,设色清丽雅致,率性本真,灵动飞扬,自成一派。

关兰为什么对釉下五彩如痴如醉?用她自己的话说,“是偶然之中的必然”。 这个必然,就是骨子里对艺术的爱,对陶瓷艺术的向往。

关兰1953年出生于香港,祖籍广东。父亲关保民是隔山画派的重要传承人,能书擅画并工诗,被称为香港画坛“三绝牡丹王”。

隔山画派为广东隔山老人居廉创立,是岭南画派的源头。关保民与岭南派大师关山月同为广东阳江人,不仅在艺术上同气连枝,而且还同宗,按辈分算,关兰称关山月为二伯。

关兰自小跟着父亲习画,深得隔山画派真传,19岁时负笈台湾师范大学美术系。父女俩在台湾、香港开过不少联展,其导师林玉山曾这样评价关兰:“所学除于师大外,多得自家传,且似有胜蓝之概。”

对于陶瓷,关兰并不陌生。早年,她就随父亲接触过艺术瓷绘,也多次去过台湾的陶瓷中心莺歌市。所以,当她2011年偶然接触到醴陵的釉下五彩瓷时,感到一种天然的亲近,被深深吸引。

釉下五彩其实不止五彩,而是可以调配成多彩,颜色极其丰富。隔山画派重写生与色彩,绘画时使用的色彩也很多。巧的是,不仅色彩,还有运笔,隔山画派都特别地适合釉下五彩,二者相生相息,相得益彰。比如,隔山派花鸟技法撞粉、撞水运用到釉下五彩的绘制上,直接的效果就是灵动、洒脱和雅致。这些都让关兰惊喜不已,也更坚定了她将隔山画艺带到釉下五彩瓷绘天地的决心。

著名陶瓷专家、文化部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委员田申说:“隔山画艺特别适合釉下五彩工艺的表现。这让关兰在醴陵很有优势,风格凸显。而她在瓷艺上的创新与突破,又给釉下五彩注入了新的内涵。这是台海两岸真正意义上的深度文化交流。”

关兰说:“今天的当代也是未来的传统。我想把瓷做成当下的。”

基于这样一个理念,她学古而不泥古,又因为她是由画而入瓷,是“半路出家”,因而少了许多条条框框的束缚,多了许多灵动而鲜活的东西,作品往往能突破藩篱,无拘无束。比如她画的锦鲤,借鉴了瓷雕的技法,有特别的光感和鳞片微凸的肌理,活灵活现,可谓独创。又比如她在不少颜色的运用上,大胆创新,突破了传统用色的局限。

她的创作题材很宽泛,各色花卉、各季瓜果、各种动物随手拈来,皆可入画。其作品动静相和,放中有细,造型独具匠心,笔下的游鱼、蝴蝶、秋虫等小动物栩栩如生,菊花、凌霄、牡丹等花卉艳而不俗,与釉下五彩的温润水灵相得益彰,堪称艺术精品。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作品所散发出来的浓郁的文化气息。在父亲的熏陶下,关兰古文功底深厚,并偏爱传统中国文人画中的诗书画结合之美,讲求意境。她的作品,画好,书好,诗更妙。她的作品题款如“花间有梦两心知”、“碧上月华江上影”、“天涯片片秋”,皆充满雅趣与古韵。《富贵白头》瓶上,一对白头鸟栖息在巨石上,鹣鲽情深,凝视着前方雍容的牡丹。旁边题诗云:“帝阙千金人买赋,临邛一典鹔鸘裘。如何富贵骄寒士,尚月闺人呤白头。”构图雅致,借司马相如的故事以破题,寓意深刻。

不时地,她又会将一些西方的文化精华穿插融合在其中,呈现一种中西合璧的独特风韵。比如瓷板《尊荣以前必有谦卑》:一只美丽的孔雀昂首独立于山崖,崖后群花绽放。题款与画名皆引自圣经《箴言》:“尊荣以前,必有谦卑。”都说孔雀是骄傲的,可配上这样的题款,人们感受到的却不是傲气,而是王者阅尽千帆的艰辛。

又比如在她自己设计的一个小药瓶上,上面画着烂漫桃花,下面写着一行字:“喜乐的心乃是良药。”手握这样的药瓶,想来人人内心都会减一分苦涩,而添一分微笑。

不管是传统的,还是中西合璧的,这些诗书画的完美结合总是令观者惊艳、长思,并留连不已。

著名画家、陶瓷艺术家汤清海如此评价:“关兰在题材内容和表现手法上都丰富了醴陵釉下五彩的创作体系,这不由不让人肃然起敬!”

(四)

6月初,笔者专程赴醴陵去看关兰的新作品。在她的工作室,她开心地向我介绍她的一些构思和创想。她想拓展创作空间。她说,原先的创作以艺术瓷为主,以后想在生活用瓷上多作一些探索,让艺术真正走进生活。她设计了许多不同器型的盘、碗、碟、茶具等,并逐一构图上色,非常精美,令人耳目一新。

说到高兴处,她突然一拍手,欣喜地像一个孩子:“有几件东西今天出窑,走,一起去看一看。”一路上,她开着刚买不久的小汽车,轻车熟路地穿行于醴陵的大街小巷,如同一个老市民一般。我说:“哇,关老师,连车都买上了,看来要在醴陵安家了?”她开心地笑:“是呀,准备打持久战。”

进窑厂要经一条小巷,由于小巷太狭窄,车就停在了路边。这时,路边刚好有一辆快递车,一个二十出头的快递员看见我们,很自然地喊道:“关老师,有您的快递,来签收一下。”

“啊,关老师,您也太牛了。连快递员也认识您。”我很是惊讶。

“是啊,你关老师快成醴陵名人了。你看,刚才开车,我多规距,不敢乱超车乱调头,怕被交警认出,影响不好啊!”关兰乐呵呵地打趣着自己。

买车,收快递,沉浸在艺术创作的快乐中……这是关兰在醴陵生活的一个缩影。她已经将自己完全融入了瓷城,融入了釉下五彩。那么,她能不断地推出新作品,不断地带给人们惊喜,也就不足为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