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掉房租、代理“暴本”让利消费者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22/09/25 10:51:42

原标题:砍掉房租、代理“暴本”让利消费者

本报7月2日A15版的《中国眼镜行业盈利模式“暴本不暴利”》一文中提到了眼镜行业现状“暴本不暴利 ”的特征和该行业发展所遇到的瓶颈 。任何行业发展到瓶颈时期都需要一次转型升级,眼镜行业同样如此,作为行业转型升级的先行者 ,山东眼镜展览馆或将成为业内的完美标本。对行业发展而言,转型的同时,对待历史与传承的态度最终决定行业高度,历史积淀赋予行业灵魂,传承百年历史,致力在青岛打造全国第三个眼镜展会。

本周末中国北方区最大的眼镜城开启

“我们祖祖辈辈都和眼镜打交道,从小到大接触最多的就是眼镜。”山东眼镜展览馆母公司上海万视光学负责人万总提到,自己从小的耳濡目染让他对于眼镜有种难以言表的亲近感,同样也怀揣着与生俱来的敬畏。从祖父辈挑着担子卖眼镜、修眼镜,到如今遍布全国的连锁经营,把对眼镜的一腔热血化为实业拼搏及宏图伟愿,山东眼镜展览馆便是这幅蓝图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北有北京眼镜展,南有上海眼镜展,这是中国最大的两个行业盛会。我们就是要在青岛做第三个眼镜博览会。”万总笑着说,山东眼镜展览馆的愿景就是,做一个诠释视光奥秘的科普馆、一个展示视光科技的瞭望台、一个永不落幕的眼镜博览馆、一个永不闭馆的眼镜交易盛会。它专业细致,以成人区、儿童区、隐形区划片分区;它承袭传统,眼镜的历史、发展、流派在其间一一呈现。据万总介绍,7月6日,这个中国北方区最大的眼镜城将华丽开启。

暴本之痛是行业之痛

“表面很风光,内心很沧桑。”一著名眼镜品牌总裁曾在一次访谈中如是诉苦。眼镜行业的暴利传说由来已久,支持派与反对派的意见泾渭分明,双方各执一词。“眼镜行业是暴利行业”的说法一度成为共识,甚嚣尘上,也不乏极端者认为眼镜的暴利已然到了不可容忍的地步,“就一副小小的眼镜,怎么就能卖到成百成千?眼镜商得赚多少钱?”与此同时,眼镜行业人士也开始喋喋不休地讲述经营的不易及盈利的微薄,事实究竟是什么?行内人士提出了一个被两派同时忽略的问题,那就是,眼镜行业本质上是一个“暴本不暴利”的行业,甚至可以说,“暴本不暴利”是对当下中国眼镜行业盈利模式最贴切的概括与表述。

传统眼镜店大都选择在黄金位置,高昂的房租成本转嫁到产品上,就是畸高的价格。据介绍,如今,香港中路店铺每平米年租金8000元到1万元,威海路7000元到8000元,而台东三路步行街要1万到1.5万元,这样算下来,一个100平方米的中小眼镜店一年光租金就要80到150万元。

另外,传统眼镜行业层级“森严”的代理商制度也无形中使眼镜价格水涨船高。1个出厂价50元的眼镜,到了全国总代理那里要80元,到了省级代理那里就是110元,这样下来,绝大多数眼镜店商家手中进价就是110元。

山东眼镜展览馆砍掉暴本,让利顾客

眼镜销售看似暴本,但剔除成本后,商家的净利确实了了,所以一些传统眼镜店喋喋不休的抱怨并不是空穴来风。尽管如此,随着行业模式的逐渐形成、固化,高成本导致高价—高价维护高成本的怪圈循环往复,全行业对价格的共同维护导致了传统眼镜行业的整体停滞不前。

“一个行业要想健康发展,需要全行业的共同努力,找到问题症结后痛下手,’稳准狠’才是解决问题之道。”万总斩钉截铁。山东眼镜展览馆的解决之道就是砍掉暴本,通过全产业链整合降低成本消耗。“传统眼镜行业哪一块成本高,我们就降哪一块成本,一个是房租,一个是层级代理制度,这是关键所在。”万总解释,打蛇打七寸方能正中要害。

从高房租入手,先压成本。山东眼镜展览馆本着“选旺地不选旺铺”的原则,把店铺放在了台东一路和台东三路之间的负一层,3000多平方米的面积租金不及一个地上的100平方米店,但展出的产品却高达上千个品牌,数万个单品。

取消层级代理制度同样重要

山东眼镜展览馆前身从眼镜直通车、青岛眼镜批发城,凭借近20年的行业影响力及巨量批发,山东眼镜展览馆替消费者争取到了最大限度的话语权。“我们就是总代理,直接厂方谈判,因为量大所以能掌握非常大的话语权,价格方面我们比任何人都有优势。”万总介绍。

笔者在眼镜展览馆看到,相对传统眼镜店的门可罗雀,展览馆内客流满满。上千个品牌上万款眼镜给消费者扩展了消费者的选择空间。“我们的销售策略就是薄利多销,我们一个店的销量等于普通的50个眼镜店销量,这样的出货量厂家不得不高看一眼。”万总介绍,所谓限价就是直接找厂家谈判,拿到比全国代理还要低的价格。上述出厂价50元的产品,在山东眼镜展览销售进价只需45元,销售价则不超过60元,“也就是说,在别的眼镜店标价385元的眼镜,在眼镜展览馆只需花费不到60元。”

上海万视光学青岛台东一路店地址:台东一路78号百信鞋业负一层,电话:0532-83642155文/图 本报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