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led: 重庆外建:立足非洲打造产业链平台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9/01/21 03:38:40

原标题:failed: 重庆外建:立足非洲打造产业链平台

利比里亚红光———邦加180公里道路项目施工现场。

尽管营业收入暴增至三年前的近8倍,但重庆对外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卫东仍然明白,企业还谈不上拥有核心竞争力。

作为一家建筑企业,重庆对外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重庆外建”)应该说在近几年异常残酷的市场竞争中抢到了肉吃,不仅利润在2012年超过1亿元,也在努力向百亿级市场看齐。

但企业头上毕竟贴着一个“外”字,董事长黄卫东明白,依靠国内市场撑起的产值让这家涉外建筑企业不过是“泯然众人”,加上业务仅仅单一依靠工程板块,重庆外建的核心竞争力难题目前并未解决。

为了不沦为国内红海市场里的一般企业,外建设计的转型路径,仍然是在“外”字上做文章。海外特别是非洲地区结束战乱后百废待兴,拥有大量的基础设施项目,重庆外建认为应该在海外市场倾注力量。

而海外建筑市场也并非一片蓝海,外建的核心目标是打造成一家海外平台型企业,为工程、投资、贸易、技术转让等中外资源搭建一个通道,把围绕建筑项目上下游的产业链做足。

黄卫东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这和困扰他多日的感冒无关。在采访开始前两分钟,他的手机响起,看了一眼来电号码,神色顿时紧张起来。电话来自非洲某国一个在建工地,这个时候应该是当地的夜间,此时来电一般都是有紧急状况。

果然不出所料,来电汇报说,当天下班后一位挖掘机司机不见踪影。按照以往的经验,工地管理人员怀疑被当地反政府武装分子绑票。黄赶紧按照预控流程进行安排,并启动了风险预案。于是在采访的前半段,黄不断地用眼睛去瞟手机,看看有没有什么新情况。

后来期盼的电话终于来了,非洲工地告知是虚惊一场,司机回营地了。黄又打了好几个电话,连声说自己这才放下心头那块石头。

发展速度不代表竞争力

这个插曲并非孤例。截止到2012年底,重庆外建在海外建筑市场斩获价值约11.5亿元人民币的合同,项目工地遍布多个国家,其中包括刚刚结束战乱的几个非洲国家。当地不稳定的政治因素,使得这些海外市场对重庆外建来说充满着变数。

但这些变数并不能动摇重庆外建走出去的决心。

事实上重庆外建这几年的日子相当好过。从2009年下半年以来,重庆外建的营业收入从6.6亿元暴增至2012年的50.8亿元,利润则从1600多万元增长至1亿元。但仔细观察,会发现重庆外建的“外”字似乎有点名不副实,其海外营收2009年近3亿元,到2012年增长到11亿元。尽管也有大幅增长,但对比国内业务的增幅,仍稍显逊色。

企业内部对重庆外建2013年的发展势头并不怀疑。但在主营业务高速增长的同时,重庆外建却清晰地意识到,这家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并不强。原因有两个,外建“外”并不强,整个海外市场仅占外建营业收入的约两成。而同时支撑整个外建的业务太过于单一,集中在工程业务上。

“外建的核心竞争力,应该还是一个‘外’字。”黄卫东说,如果不在“外”上面想办法,一旦失去了这个“外”的特色,那么重庆外建会沦为一般企业,失去发展后劲。

非洲大陆有30年发展空间

实际上重庆外建走出去的历史长达30年。早在上世纪80年代,重庆外建就涉足海外建筑市场。不过当时承接的多为低端项目。而在海外建筑市场,一些赫赫有名的央企早就涉足,从品牌到资本都明显占据优势。根据以往的经验来看,地方涉外建筑企业在海外与央企的竞争中都处于下风,占有的市场份额和获取的利润都不高。

这也使得地方涉外建筑企业不断修正自己的海外之路,重庆外建也开始从单纯的工程承包模式,转向更为高端的模式,包括与央企进行合作,以及参与建筑项目投资等等。

在业内人士看来,中国建筑企业的海外淘金地还是集中在非洲大陆,这里至少比中国落后30年,大量的基础设施亟待上马。而不少非洲国家终于结束多年战乱,新上台的民选政府面对百废待兴的国家,最主要的工作也是建设。

这些背景对重庆外建来说都是机会,但如何把握机会仍是关键。重庆外建为扩大海外市场做了两手准备,首先与国开行进行了对接,争取到了金融支持。同时展开连横之术,与同在海外市场的央企、民企进行合作。

中国与非洲这30年的时间差就是巨大的空间,把握住了企业将再上台阶。

属地化劳工弥补利润短板

在营业收入突破50亿元之后,重庆外建的十二五规划是让企业营收超过200亿元。企业认为,完成目标内靠抓大项目,外靠拓展海外市场。

要完成这个宏伟计划,重庆外建面临人才瓶颈。黄卫东坦承,目前完全适应海外市场管理的人才数量还是不够,而人员素养上离他心中的目标尚有差距。

重庆外建已经在人才储备层面展开布局。在未来五年时间里,重庆外建计划培养50名优秀项目经理,培训1000个专业技术人才。账是这么算的,一个项目经理带领20名技术人才,每年完成5~10亿元的产值。

而随着国内劳动红利逐渐消失,外派劳工成本越来越高,同时海外国家对属地化劳工比例也提出要求。重庆外建已经准备开始海外蓝领培养计划,希望能够培训10000名当地雇工。现在重庆外建的一些海外项目对属地劳工的使用率已经达到80%以上,而重庆外建认为,属地化劳工做好了,还能够弥补海外建筑项目的利润短板。

把外建打造成一个平台

重庆外建对“外”字看得很重。企业认为如果做不好涉外业务,企业体量做得再大,也不过是复制出另一个建筑企业。

目前建筑市场竞争激烈,基本上在国内很难找到一个不需要建筑企业垫资的项目。建筑企业要在国内继续上规模,就需要资金大量投入。业内人士判断,在未来十年里,支持建筑企业规模的大量项目会开始萎缩。

这使得重庆外建在做大的思路上要另辟蹊径。“不能简单看规模,要和其他建筑企业形成差异化。”重庆外建的差异化就是把海外市场开发好,不单单是工程项目,还有贸易、技术和商品转让,把重庆外建建设成一个资源通道平台,以建筑为支撑,打通外向性业务的海外之路。

在未来五年,重庆外建希望把外向性业务做到公司半壁江山,而整个非工程类业务要达到30%以上。外建希望的理想案例是,比如一个工程项目完工后,工地上的工程设备搬迁成本过高,那么是不是考虑就近在当地投资一个采石场,进行资源利用。

跨国公司之梦

在黄卫东心里,重庆外建的终极目标不应该是一个建筑公司,而应该是一个跨国公司。

可能在未来几年施工仍旧是重庆外建的主业,但软实力上必须做文章。软实力用具体的例子来说,就是比如坦桑尼亚海湾要填海,整个填湾工程大概有10个亿美金。如果一个建筑企业做起来,这10个亿最终还是10个亿。但换个思路,填海完成了,在上面搞一个商城,做成了商业地产,那么这10个亿就不止10个亿了。

重庆外建发现,非洲国家过去一直在解决修桥修路的基础建设问题,但最近政府也开始重视民生问题,这就意味着机会从建筑领域扩张开来,可以做产业链上延伸的业务。

“主动地走向市场,更快地走向市场。”重庆外建认为解决思路上的问题更重要。过去一个案例体现了这种思路,当地政府用土地置换工程,拿到土地的外建用来种植苜蓿草,种出的苜蓿草成为奶牛的高级饲料,而这些奶牛产出的牛奶被制作成奶粉运回国内销售。

风险防范四个保险

走出去有的时候也意味着风险,不少看似伟大的开头都没有美好的结局。重庆外建则有自己的避险原则。

重庆外建对此有四个保险。第一在项目选择上就非常谨慎,要挑选业主方,资金没有保障的项目会被放弃。第二是地方政府性项目要慎重,避免政权不稳定带来的坏账风险。第三是投资拉动增长,将项目产权控制在自己手里,既能够产生现金流,同时把盈利留在非洲当地循环发展。第四是所有的信息都将通过总部审核决策,海外公司负责提供信息,总部集中资源判断项目优劣。

采访快结束的时候,黄卫东的电话再次响起,这次是向他推荐一位法语专业八级的翻译人员,黄连声称好。他转头解释说,重庆外建的海外主战场是非洲,特别是西非地区大多以前是法国殖民地,法语翻译是最需要的驻地人才。

重庆晨报记者 李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