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动的权力(13)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9/08/19 11:44:07

原标题:流动的权力(13)

【英】史蒂文·米森 休·米森 著

岳玉庆 译

无论君士坦丁堡的蓄水池数量有多少、面积有多大,旱灾始终是个问题。历史文献中曾经提到526年发生了一次旱灾,人们为争夺蓄水池发生打斗。最严重的旱灾似乎发生在765年,修士狄奥法内斯这样描述道:“甚至天上都不再有露水落下,城内蓄水池的水完全消失,浴场也停止运转。”

参观地下水宫 享受洗浴

这座象征工程奇迹的纪念碑既是从维泽开始的551公里的引水渠的终点,也是城内分流系统的起点,此刻我站在它的旁边,内心的敬畏之情油然而生。今天,城内伊斯坦布尔大学混凝土地面下是一座水神殿的残骸,当年水神殿就是引水渠的终点。对我而言,瓦伦斯水道桥的地位与圣索非亚教堂似乎旗鼓相当——它是满足人类对水的基本需要而不是信仰需要的一座丰碑。

埃提乌斯水库也令人惊叹,不过容易被缺乏相关知识的游客或者伊斯坦布尔居民忽略,它现在已经成为一个足球场,位于狄奥多西城门附近,靠近一条繁华的购物街,人们很容易想到这就是一个专门修建的体育馆,因为室内的足球场和座位结合得非常完美。这座水库非常大,长244米,宽85米,深10至15米,墙壁厚度超过5米。又走20分钟,我就来到了阿斯帕蓄水池,这里已经开辟成了公园,修建了网球场、儿童操场和野炊长凳。这座水库的深度与埃提乌斯水库相同,但是正方形的结构,长和宽都是152米,往里面注水的难度显然更大。这一定也是它被称为“干旱花园”的原因。

伊斯坦布尔还有其他的蓄水池等我去参观。例如位于城西的公元7世纪的蓄水池遗址,修建这座水池是为了向一片军营和一座宫殿供水,它不仅保留着墙壁,也保留着内部的台阶。其中,有个地方已经改建成了大象棚。的确,拜占庭蓄水池的用途之多,让人赞叹:不仅是旅游景点、餐馆、足球场、公园和大象棚,还是俱乐部、美术馆、旅馆门厅和市场。

我在一天之内参观的蓄水池已经够多了。我需要更加接近罗马人对水的体验——洗一次土耳其浴,以此结束我在伊斯坦布尔的一天,结束我对罗马和君士坦丁堡供水的考察。

罗马人的洗浴体验被伊斯兰世界继承了下来。阿拉伯人延续了洗浴的习惯,这个习惯又通过他们传到了欧洲;传到土耳其人那里,就成了现在的土耳其浴。通过西班牙的伊斯兰卫生间,又在中世纪时重新回到欧洲,就成为今天风靡全世界的spa体验。

我去了伊斯坦布尔的切姆贝里塔斯卫生间,它位于大集市附近,建于1584年。我躺在圆形屋顶下一块很大的、加热的大理石石板上,闭上眼睛倾听水流的声音和人们经历了漫长的一天后轻轻的谈话声。他们讲的是土耳其语,谈论的话题可能跟当年罗马卡拉卡拉浴场内的拉丁语谈话相似。但是,我还能够听懂一两个词,这要比我考察古代世界水资源管理之旅的下一站要好一些,因为下一站,我听到的将是汉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