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垃圾厂恶臭殃及江苏 数十万居民生活受影响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7/11/24 13:41:33

原标题:上海垃圾厂恶臭殃及江苏 数十万居民生活受影响

央广网上海10月7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2010年初,上海青浦区的一座垃圾处理厂正式建成投产。而厂址,就选在青浦与江苏昆山交界的河东岸。昨天,我们的《新闻纵横》节目也报道了,这个垃圾场产生的恶臭殃及江苏昆山市两个镇的数十万居民。

据当地群众讲,几天前,青浦区这个垃圾处理厂的臭味,甚至飘到了距垃圾厂直线距离11公里的金家庄。而这样的状况,已经存在了三四年之久,一直不能得到有效解决。跨界的垃圾场该怎么建?上海的这个垃圾场是不是违法建设?处理垃圾是不是违规呢?

 

垃圾厂选址,就定在昆山上风向的在两省界河边,昆山方面的政府工作人员认为,选址极不合理:

工作人员:企业的摆布地理位置规划、选址是有讲究的,就选择在你跟他交界的地方,那对他们的压力少啊。讲难听点,就好像外国人把洋垃圾拉到中国来处理。

千灯镇环保办副主任俞永明说,青浦与昆山的界河——古塘江,是上海市饮用水源地,淀山湖的支流,而垃圾厂就建在古塘江边。更重要的是,与垃圾场正对面的新泾村,河边就是基本农田保护区:

俞永明:我们新泾村,就我们村的范围内都是基本农田保护区,农田保护区是种粮食的,应该说这一片是没有污染的地方。

根据我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的规定,在省级以上部门划定的自然保护区、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基本农田保护区,禁止建设生活垃圾填埋场。

那么,青浦区的垃圾处理厂,在规划选址时,有没有经过环境影响评价呢?

在一份由上海市青浦区环保局出具的《关于反映青浦垃圾综合处置厂污染环境的处理情况》中,有这样的表述:生活垃圾综合处理厂,由上海国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建设。垃圾处置采用发酵堆肥工艺,项目于2004年10月通过市环保局环评审批。

 

不过,对于这一说法,昆山环保方面并不认可:

昆山环保:你这是跨界,你必须通过跨界的对方的环评认证,我们苏州都不知道这件事情,他们是单独行动的。而跨界项目必须到部里批。所以说我怀疑他的合法性。

这种说法有没有根据?根据我国环境影响评价法的规定,建设项目可能造成跨行政区域的不良环境影响,有关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对该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价结论有争议的,其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由共同的上一级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审批。而昆山市与青浦区的共同上级环保部门,正是环保部。

千灯镇环保办副主任俞永明说,青浦当初建厂时,也没有征求昆山方面的意见:

俞永明:环境影响评估,你必须要在这个距离里面要做民意调查的,他没有到我们这里调查。

垃圾厂建在基本农田保护区旁边、分拣后的垃圾堆放在河边、恶臭影响到跨区域的群众日常生活……但这些,并不是青浦区垃圾处理厂恶臭扰民问题的全部。据昆山环保工作人员说,该垃圾厂在基本没有防护措施的前提下,向空中直排恶臭。

我国《大气污染防治法》规定,向大气排放恶臭气体的排污单位,必须采取措施防止周围居民区受到污染。《生活垃圾填埋场污染控制标准》中明确要求,垃圾厂应采取必要的封闭和负压措施,防止恶臭污染的扩散。

 

但昆山环保工作人员却表示,青浦垃圾处理厂对恶臭防治,没有采取什么措施:

工作人员:臭味按道理应该统一收集、处理、排放,这是最基本的东西。他全都是无组织排放。

在青浦垃圾处理的运营者——国清公司的厂区里,记者看到,车间大门敞开着。厂区入口处,立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有毒有害区域,禁止非作业人员进出”。但车间内正在分拣垃圾的工人,并没有任何防护措施。

记者:车间的门也没关啊?!

国清公司:你不可能说来一辆车我关一下,它过高峰期之后车就少了。

记者:我看咱们工人在里面也不戴口罩。

国清公司:习惯啦。我进去都不戴口罩。刚闻到确实臭得很恶心,都想吐,但时间长了感觉也没什么,就这样,就这个味道。

记者:咱这个气体有毒有害吗?

国清公司:肯定是有的啊,但是你说致命吗,倒也不会致命。对身体某些机能肯定是有影响的。

 

对于恶臭扰民一事,国清公司也并不讳言:

国清公司:综合处理工艺,说白了就是靠发酵,发酵的过程你说不产生臭味能行吗?哪怕你密封做得再好,它总会溢出来。它只要溢出来一点点那个味道,整个空气环境就已经是这个味道了。

明知垃圾产生恶臭、明知这种恶臭有害,国清公司为何不采取有效措施,防止恶臭的扩散呢?这位负责人的解释是:

国清公司:你说又要企业做得好,又让马儿不吃草,这可能吗?现在政府给我们还是75块钱一吨,还没调价,从08年9月到现在。厂里的工人要发工资吧,你不发工资他就跟你翻毛腔。现在我们欠青浦供电局的钱还没付呢,没钱付。

 

根据这位负责人的说法,国清公司每天处理垃圾455吨,每吨青浦区政府给75块钱。于是,他给记者算了这么一笔账:

国清公司:一个月下来三十天,你乘嘛!这个收入你们算得出来。一个月是五六十万的电费,人工工资三四十万,然后你材料不买了,技改大修不做了?日常维护不搞了?

国清公司的负责人说,考虑到企业经营的实际困难,公司曾多次与政府协商调价事宜,但至今无果:

国清公司:我们有一次都写函,你再不调价我们就停产,这个函都发了也没用,他是坐下来,诶呀,你们不要搞,这个东西我们肯定会调价的,不要着急。我们要审计,我们要评估,就慢慢给你拖呗。

在经过两地协调、甚至中央主管部门介入,沪苏交界处的恶臭扰民现象,仍然没有得到有效遏制。政府管理有边界,但空气污染却不以地域为界。经济发展,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而环境整洁,也不能以牺牲其他区域数十万群众的利益为代价。相关事件进展,中国之声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