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在法庭练出“最强大脑”?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21/04/13 23:53:38

原标题:记者在法庭练出“最强大脑”?

近日,广州一名记者在增城法院旁听案件,因手机问题和法警发生冲突,引发网络对公开和公正博弈的争议。

那些年,媒体记者和司法机关的过招,从来没有停止过——“到法庭采访,不仅要为了能坐上旁听席和法警斗智斗勇,还得和自己的记忆力大比拼——几个小时的庭审全靠脑袋记,硬生生训练出一个法院版的最强大脑!”说起记者采访庭审的历程,不少跑法院的媒体人深有感触。

身处这个司法公开的年代,且让我们回忆那些有趣的往事。

昔日对抗趣招

暗渡陈仓

虽然法庭规则规定不许录音录像,对用笔纸记录却未置可否。但实际上,记者一般拿出纸笔记录都会被没收,关键时刻只能出“偷录阴招”,这仅限于江湖中武功等级还不高的小虾米。

如1999年11月1日,“大陆首富”牟其中涉嫌信用卡诈骗案在武汉中院公开审理。据说,当时记者们把考试作弊的手段都用上了:有的把微型摄像机、录音机放在口袋里,有的趁法警一扭头赶紧就写,有的拿出藏在衣襟内的相机咔嚓一下……

2003年9月23日,深圳“女巨贪”劳德容受审,采访庭审的大部分记者,都偷偷摸摸携带了录音笔等设备进入法庭,虽然要检查包包,但录音笔可以藏在衣服甚至靴子、裤腿里……

不过,还是有很多偷记、偷录者,被法警的神眼发现,设备被没收。

戏说:虽说录音容易,整理起来真的会让人哭。而且后来法院安检设备增加了金属探测器、X光机,“录音笔时代”悄悄成为了历史……

硬练记功

很久很久以前,在手机还能带入法庭的时代,记者们时不时可以趁法警不注意,用手机悄悄输入几个关键词。写稿时,它对串联记忆非常有帮助。

不过,随着智能手机的横空出世,手机也很快被法庭打入冷宫。法庭规则不允许录音录像,而摄录样样通的智能手机,自然不能成为法庭上的存在。它只能孤零零地留在庭外的储物柜中。

在不许录也不许记的环境下,有一批靠硬记神功闯法庭江湖的老记们横空出世,笑傲江湖。

戏说:神功不是一日练成的。如傅红雪般日日夜夜练拔刀,才会成为出手最快的刀客;如老顽童周伯通般时时刻刻玩左右手互搏,才能练成最强武功。不要怀疑那些长期采访法院的老记们,有个能硬生生记下几个小时庭审内容的“最最强大脑”——这是日夜历练出来的意外战果!

软硬兼施

无论在哪个年代,法庭座位都是有限的。

且不说那些被一张“旁听证”控制的重大庭审,就在日常的庭审中,进入法庭也是个难题:

记者来得早,抢到座位,最后被法警赶起来——要让给家属坐;

记者来晚了,被告知——没座位了;

想站在门口听,法官或法警说——探头探脑的那个,你干扰开庭了!

更蹊跷的情况是:备受关注的职务犯罪大案,却被安排到一个极小的法庭——无言的抗拒?

坚守法庭大门的法警,自然成为媒体记者斗智斗勇的对象。牛气的记者,和法警大声争执理论;圆滑的记者,使出全身解数和法警搞好关系。

戏说:最后,小记们明白了一个道理:单打独斗只会疲于应付,团结起来才有力量。多家媒体集体交涉,才可打开法庭的大门。

隐姓埋名

“下面旁听的人员,是什么身份?”

“报告法官,我是以公民身份来旁听的。”

这是法官和记者常见的对话。

没错,一个看起来既不像原告方,也不像被告方亲友的人物,施施然坐到旁听席上,还是颇为打眼的。特别是日常的民事案件,几乎鲜有人来旁听。

我们相信法官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很快就能判断出来者何人,这时就需要应急的智慧了。

如果你声称自己是记者,可能法警或法官立即会要求:采访请先联系法院新闻部门。

如果你声称自己是公民身份,法官就不会说什么了——法律规定18岁以上公民可持身份证旁听公开的庭审。

戏说:打着记者的身份高调进出法庭,你就二了。当下,很多老记者都是埋名隐姓以公民身份旁听庭审,其原因很简单:办事方便。

搜刮大法

跑过检察院的同行们,以前有没有晚上接到上司电话:听说某某领导被抓了,赶紧补一个稿子!然后就会出现记者求爷爷告奶奶,到处打听信息的“夜半惊魂”一幕。

问题是,无论是问纪委还是检察院,对方都会告诉你:案件还在立案或侦查阶段,“照规矩”不能透露。

只能使出“搜刮大法”搜索任何有用信息——比如找熟人了解这位领导日常的作风、行为、口碑,上网人肉该领导一切人生和活动痕迹……

戏说:原来,在没有任何官方信息的前提下,记者们才会破釜沉舟,发挥最大潜力。只是当小记终于一身冷汗补好稿子时,却发现“疑因”“或许”“据猜测”等不确定词丛生。

迂回路线

在人们的想象中,监狱好似《监狱风云》等电影里的高墙电网、鸟笼似的隔间,监狱内部充斥着牢头狱霸的暴力、狱警的重重黑幕……

对媒体来说,监狱报道有重重的高压线——不得报道监狱防备力量、内部情况、武警和服刑人员数量……

其实,到监狱采访正在服刑的焦点人物,是不少司法记者所期待的。但是,真的能付诸行动的少之又少,这几乎是中央级媒体和法制机关业内媒体的“专利”。一般媒体如果想了解焦点犯人,只能采取“迂回路线”,求助于有“专利”的媒体打听消息。

戏说:好吧,我承认说迂回也只是自我安慰,其实很多情况下是处处碰壁、挫败无数、颗粒无收。身无绝世轻功,就别揽攻入高墙的任务了!

如今境况逆转

小记翻身做主,

坐上了媒体席!

2012年初,深圳市中级法院宣布:在各审判法庭中设立媒体记者旁听专席,今后凡是依法公开审理的案件,原则上将全部向媒体记者开放,并优先保证记者在庭审现场的旁听席位。

一个“优先”,让很多老记为此泪流满面。终于等到那么一天,昔日法庭的“二等公民”有了在第一排的专座!

更令人惊喜的是,以后记者还可以在网上看判决书写稿。去年,全国法院掀起司法公开的巨浪,深圳市中级法院发布《深圳法院司法公开白皮书》,宣布深圳两级法院以后要做到除“按法律规定不予上网公布的以外,符合公开条件的生效裁判文书,全部上网公开”。

前不久江捍平案的判决书,不就是网络送给媒体的么?

微博反贪新信息

快得让人措手不及

当下如果你是检察记者,你每天都不去看看“深圳检察”的微博,那么可能漏稿会漏得满地找牙。

深圳市检察院的官方微博开通后,披露案件信息时间之快、阶段之早,令人瞠目结舌。特别是2012年以来,检察院打破了“侦查阶段不得透露”的框框,深圳众多职务犯罪大案,几乎都是立案侦查期间就第一时间微博公布了:从“光明死猪肉”渎职案,“20亿村官”周伟思案,到深圳市卫人委原主任江捍平案,龙岗法院法官案……

深圳发生的重大刑事案件,如“5.26”重大交通事故案、“4.15”都市名园入室抢劫杀人案等重大案件,都是在犯罪嫌疑人被批准逮捕时,检察机关就在微博公布了案情。

虽然微博最多只有140个字,但这“一句话”传递的信息和意义,太重要了!

监狱都网上公示了,

还有什么禁区?

最近,茂名原市委书记监狱生活曝光,不仅引起了媒体关注,还引起了监狱方面的关注。

“其实,现在监狱没有什么报道的禁区,我们反而希望能够多报道,让公众能够了解监狱的真实情况。”深圳监狱一位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今年4月14日起,深圳监狱首次在深圳市司法局网站公示“减刑假释保外就医提请情况”,将人们心中影响司法公正最敏感的地区——罪犯减刑、假释及保外就医审批公诸于众。

以后,深圳监狱还将设立门户网站,全面公开狱内情况,彻底实现监狱执法从结果公开向程序、条件的全过程公开。

连监狱都打开了公开透明的大门,还有什么不可以公开的?

其实,现在监狱没有什么报道的禁区,我们反而希望能够多报道,让公众能够了解监狱的真实情况。”

——深圳监狱相关负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