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蒸馒头争口气”被指“打油诗”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20/11/27 14:01:08

■本版稿件除署名外由重庆晚报记者 周裕昶 刘宇 采写

重庆晚报讯 日前颁出的第六届鲁迅文学奖风波不断,先是作家阿来的作品《瞻对》得到0票待遇,阿来本人对此提出了抗议。紧接着,以诗集《将进茶———周啸天诗词选》获得诗歌奖的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教授周啸天的诗歌,又被网友摘出传到网上,引起了巨大争议。网友们看来,在网络上传播的这几首没有技术含量,就是“打油诗”的水准。由于在本届鲁迅文学奖提名名单公布之前,发生了作家方方质疑诗人柳忠秧有“跑奖”嫌疑一事,因此有人也对周啸天的获奖提出了质疑。

昨日,周啸天接受了重庆晚报记者的采访。对于网上疯传的几首诗歌,周啸天表示,任何人的摘录都会有一种偏向,“很正常”。在他看来,仅传播这几首是媒体在制造热点和噱头,也是对他有失偏颇的理解。问及他对“打油诗”评价的看法,周啸天笑言:“鲁迅《自题小像》里面就说了‘达夫赏饭,闲人打油’,就是说的他自己,因此打油没什么稀奇的。聂绀弩也说了,写诗完全不打油,就是自讨苦吃。打油就是个好玩儿的事。”

此前,周啸天在接受成都媒体采访时,也否认了自己“跑奖”。他回应说:“我一个评委都不认识。跑奖只会给自己添乱。”

连普通读者都能看出的好坏

评委怎么会看不出来?

昨日,重庆晚报记者联系上一些文化界人士,他们对周啸天获奖一事谈到自己的看法。

“有些文学奖都搞搭配政策”

对于周啸天的获奖,作家方方在微博上说:“没读其它的。不知获奖诗集如何。单看这几首,柳忠秧的诗比他好点。难怪一些诗人说,得鲁迅诗歌奖只有利益,没有荣誉感。”

曾获得第四届冰心散文奖的重庆著名作家吴景娅告诉重庆晚报记者,她没有读过周啸天的获奖诗集,如果得奖的就是网上传播的这些诗,那今年的鲁迅文学奖就被周啸天搅混了。吴景娅直言,国内的有些文学奖确实存在“跑奖”情况,一些人看到了奖项背后的巨大利益。“我观察了一下,有些文学奖搞搭配政策,评一些真正的好作品,再搭配一些莫名其妙的作品。评委们都是专家,连普通读者都能看出的好坏,他们怎么会看不出来?”

“摘句挑刺法从杜诗中挑二三百句也不难”

在铺天盖地的质疑声中,也有相关人士提出,网上疯传的几首诗歌是对周啸天作品的以偏概全。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教授王红在微博上表示,她喜欢周啸天的不少诗歌,但网上传的这些诗她却全无印象,“周老师精于诗词鉴赏,懂篆刻,是受学生欢迎的古典文学教授。他获鲁迅文学奖的事我不知道。看来那句话有点道理:所有的圈子都是花圈,所有的坛都是祭坛。———是不是韩寒说的?”王红还说,网络讨论逻辑混乱的现象太多,“周老师获奖不知算幸运还是不幸,用这种摘句挑刺法要在杜诗中挑二三百句怕也不难,能证明什么,老杜是唐代第一打油诗人?”

此外,重庆一位诗人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诗歌界有很多人互相有矛盾,进行攻击时总会挑选最薄弱的作品,而评奖则是相反,是选择最好的作品。

“争议暴露了评奖的问题”

不管争议是否有个定论,在作家们看来,至少暴露了文学奖评奖的种种问题,而这些问题,会伤害作家们对于文学创作的神圣感情。在吴景娅看来,当下环境中本来文学和作家就处在边缘化的位置,不怎么受尊重,文学奖再出问题,就更是对文学和作家的践踏,“真资格获奖的作家,会觉得奖项的贬值。”吴景娅说,她一个朋友今年就获得了一个文学奖,“但获奖后一点都不兴奋,觉得阿猫阿狗都能得;但另一方面又觉得,如果连阿猫阿狗能得的奖自己都不能得,又会觉得憋屈和气愤。”

吴景娅还告诉记者,也有人让她参评鲁迅文学奖,“但一来我觉得自己的实力还不够,另外我也质疑这个奖项本身的公平性,就决定不参加了。”

备受网友争议的

周啸天诗句

写邓稼先(摘录)

炎黄子孙奔八亿

不蒸馒头争口气

罗布泊中放炮仗

要陪美苏玩博戏

诗歌奖评委高洪波:

周啸天的诗对时事有反映

为何周啸天会得到评委的青睐?记者就此事采访了第六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评奖委员会主任、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诗人高洪波。得知网友把周啸天的作品调侃成打油诗、新闻诗后,他有些激动地提高了嗓门:“那对于网友来说什么样的作品能配上鲁奖呢?”随后,才语气缓和地说道:“网友的标准在我看来有些滑稽。在我看来,周啸天的诗歌有对生活对时事的感想,旧瓶装新酒装得不错。我是赞成的。”

被问到评奖过程,高洪波说:“鲁奖的评奖标准有那么几条,比如说要有导向性。”随后,高洪波又向记者解释了为何会选周啸天获鲁奖诗歌奖的原因:“新旧体诗的标准不一样,我们应该提倡旧体诗,尤其是对当代的时事有反映的。……我认为他的诗健康明快,对于当代很多时事生活的反映很迅捷,甚至超过了我们新诗的反映程度。”据成都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