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私家车严禁用于出租运营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20/11/30 09:33:23

原标题:私家车严禁用于出租运营

私家车主挂靠汽车租赁公司后,通过叫车软件接单即可提供“商务约车”服务。车主看似给乘客提供了专业的汽车租赁服务,实则就是黑车司机拉活儿。前天,北京市交通委运输局发布《关于严禁汽车租赁企业为非法营运提供便利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严禁把私家车用于汽车租赁经营,租赁车辆不得用于未经许可的出租等行业运营。     

京华时报记者黄海蕾廖丰

>>现象

挂靠租车企业“黑车洗白”

昨天,记者用易到用车软件预约租车,司机名叫王斌(化名)。由于是生手,在导航的帮助下,辗转10分钟才从几百米外的地点来到记者面前。

王斌告诉记者,他从事的租车服务并不合法,一旦被城管查到就要罚钱,因为他开的并不是租赁公司的车,而是自己的私家车。好在不必现金交易,后台可直接从乘客绑定的银行卡上扣除,相比直接开“黑车”要安全。

4个月前,王斌还是一家公司的职工,看到开宝马车的姐夫在工作之余拉黑活竟能每月赚1万多,他毅然辞掉了收入菲薄的工作。

“入伙”流程并不复杂。“先把车挂靠在租车企业名下,然后易到用车对我的证件进行注册后,我就能下载他们的软件接单了。”王斌说,出了事故易到用车不负任何责任。

目前,王斌每月能赚三四千元,每周工作也就4天。与自己的经济型车比,姐夫的宝马车收费高,平均每月赚1万多。

>>缘起

租车市场火爆私家车入队

除了王斌服务的易到用车,大黄蜂(目前改为一号专车)、美国引入的Uber打车都曾被媒体曝光涉及“黑车洗白”。其中,易到用车的市场份额最大,该公司曾称占商务约车市场90%的份额,服务司机达5万人。

多位业内人士向京华时报记者介绍,目前,我国不允许汽车租赁企业提供“带驾”业务,例如神舟、一嗨租车公司只能提供车辆。司机服务要找劳务公司,享受租车带人的商务约车服务,乘客得找两家公司。

随着互联网订单以及APP软件的发展,易到、一号专车、Uber这样的商务约车平台随之出现。它们从汽车租赁企业租车,再从劳务公司租人,一旦平台有乘客约车,后台迅速匹配,为乘客提供服务。

迟关(化名)是较早进入商务约车行业的人士。他告诉记者,早期提供的多为预约服务,比如说来京的国际友人,他们的驾驶证不被中国认可,租车必须带司机,提前办理基本满足需求。后来,很多不愿打车的商务人士也有类似需求,需求更急,租车时间更短。

约车平台出现后,开拓了随叫随到服务,类似高级出租车。由于租赁公司的车不够,租车市场火爆,私家车主正好入队。

“这就是商务约车演变成出租车业务的过程。”该人士表示,为让私家车主入队合法,车主便将车挂靠在汽车租赁企业名下,约车平台从公司调车。这样看似没有漏洞,按照2012年版的《北京市汽车租赁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规定,租赁企业用于经营的车必须在租赁经营者名下,因此这种挂靠运营属于违法。

>>整治

租车提供代驾被明令禁止

8月12日,北京市交通委运输管理局发布《通知》,表示职能部门已经注意到有借助互联网和手机软件预约租车的市场行为,经查实,发现有经营者与汽车租赁企业洽谈租车事宜,并有自行成立租赁企业但不依法备案的情况,同时,聚集私家车从事非法经营活动。

为此,《通知》重申《办法》中的规定,从事汽车租赁经营必须依法登记注册并按规定申报备案,用于租赁的车辆应当为汽车租赁经营者所有。汽车租赁企业不得为承租人提供驾驶劳务,不得为假借汽车租赁名义从事非法营运者提供或变相提供各种便利条件。

显然,这是对“黑车”挂靠行为的打击。

另外,《通知》还要求租赁车辆不得用于未经许可的出租等行业运营。迟关认为,政府已经意识到,目前的商务约车服务已经扩大经营进入出租车经营业态。

京华时报记者就此问讯多家出租车经营企业,他们认为,目前一些租车企业的做法是违法的,而且会扰乱出租车市场。

□观点

处罚租车企业可收回租赁指标

迟关表示,政府的通知看起来是对租车企业进行管理,但目的显然是约车平台。目前,约车服务中私家车主的车占比不少,一旦严打挂靠,最终影响的是约车平台。

为了规范租赁企业的经营行为,《通知》严禁汽车租赁企业为非法营运者提供便利,要求其完善承租人填报信息并留存。严把承租人信息,不得让承租人租车后用于经营,发现后1年内不受理其租车业务。

迟关认为,相比处罚承租者,处罚经营者应该更为严厉。如果发现租车企业有“挂靠”行为,收回租赁指标,这才是更好的打击方式。

记者注意到,《办法》中也有相关处罚,即经营者未核对承租人身份信息并按照规定登记录入服务管理信息系统的,由公安机关给予警告,并责令改正;拒不改正的,处以1000元罚款。另外,汽车租赁经营者明知承租人利用租赁车辆从事非法营运等违法活动但仍签订或者继续履行租赁合同的,依法承担相应责任。

易到用车

将查租车企业挂靠行为

因被媒体质疑最初靠私家车加盟抢占市场、后期加快“洗白”的易到用车,在昨天晚间发公告强调:“易到用车是提供出行服务的垂直信息平台,并不直接为用户提供服务。”

易到用车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易到用车日订单量达10万单,“我们合作汽车租赁企业均合法备案,由汽车租赁企业直接向用户提供车辆,没有转租行为,对有私家车挂靠合作租赁公司的会进行排查,会与汽车租赁企业研究租车新规,完善业务流程。”该人士透露,易到用车的模式是,同时对接汽车租赁公司(输出车辆)和劳务公司(输出司机),租赁公司和劳务公司不直接联系;由易到用车后台系统调度车辆和司机,易到用车收取20%左右的交易佣金。

AA租车等

未接到通知暂不作评价

“我们没有收到相关通知,对此不作评价。”AA租车、一号专车、Uber中国和滴滴打车(其拟于8月底推出商务租车应用“U优打车”)几方均对记者如是表示。

记者采访获悉,滴滴打车酝酿推出的U优打车与一号专车的模式类似。据了解,一号专车只对接大中型租车公司,而租车公司直接对接劳务公司,一号专车不对接劳务公司。外国打车软件Uber在国外对接私家车主载客以优化社会资源,而其进入中国后则与租赁公司和劳务公司对接。

而AA租车在车辆方面,其与传统租车公司合作,但在司机方则由公司自己招聘而来,每位司机上岗前要接受公司提供的包括礼仪服务、车辆驾驶、待人接物等一系列“军事化”培训。

1.为何车主不能挂靠经营?

交通运输部科学院副研究员张海涛认为,北京要求进行租赁运营的车辆必须在经营者名下,显然“挂靠车”没有过户,这辆车的性质依然是私家车。国家对运营车辆的管理不同于私家车,从年检的频率上,两者就有不同。

另外,政府对租赁运营的汽车数量进行管制,每年按指标分配,目的是控制运营车辆上路率,这与控制出租车数量如出一辙。

2.租车企业为何不能提供代驾?

据记者了解,交通出版社2009年出版的《汽车租赁》一书中曾有介绍:在我国,带司机汽车租赁处于非常尴尬的地位:在《国民经济分类》中租赁业不包括附带操作人员的租赁、在道路运输业中也不包括带司机汽车租赁,带司机租赁是一个没有行业归属的黑户。

张海涛认为,如果将租车企业与司机驾驶服务结合,这便是出租车经营的业态。不同的是,商务约车需要的车型更加多样化,目前这种多样化的需求也比较明显,因此政府可以适当引导。

3.市场需求应如何处理?

张海涛认为,如果约车平台接入的车辆为指标范围内的正式运营车辆,同时又将司机代驾业务纳入平台,这将为乘客约车提供方便,政府可允许其存在。

而迟关认为,租赁公司的指标有固定限制,目前的车辆供给难满足商务约车需求,政府严加管理后,商务约车价格可能更高。其实,政府做法旨在将民众出行方式向公共交通以及出租车上引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