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岗仙的百年历程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7/11/18 05:12:31

原标题:瑶岗仙的百年历程

新中国成立前,钨矿采用效率低下的手工作业生产,工人劳动极为艰辛

瑶岗仙的钨自发现至1949年,一直采用手工作业生产。

最初,钨砂的开采方式,基本上是见砂采砂,跟着矿苗走。首先,在山上找到“露头”后,便从山腰挖平巷进去截苗;矿苗初截到手,从左右开平巷开采。

开采的钨砂,每50斤净砂装一木箱,用人工挑运到滁口,计30里路程;由滁口雇小船装运,经西瓜铺到头滩;再请人挑到水竹滩,后雇小船运到东江,换装较大帆船,沿耒水经瓦窝坪直运长沙,共计约需1个月左右的时间。钨砂运到长沙后,张铭西以驻省经理的身份收来,卖给自己经营的中央贸易公司。

在商办公司开始采钨的初期,地表岩石年久风化,以及钨未被发现前,矿山采炬砒灰时,被选出丢弃的钨块钨粒,地面和乱石堆中到处都有,不需进行采选工序,只要手工捡拾即可,商人以贱价十文一斤收购。1916年,散落地面可捡的钨已不多,随后出现了沿脉掘进、凿岩爆破的采矿方法和捶碎矿石拣选钨粒的选矿方法。

最初采掘凿岩工具,是用六分钢钎和5磅手锤打眼,每工班打眼能力约1公尺,爆破材料用黑硝、土引。每工班只能打下250公斤矿石。运矿是用窿箕扁担肩挑。1927年随着窿道的延伸,工人创造了阶梯掘进法,把上下相邻的几个巷道贯通,连成阶梯形,扩大自由面,往下凿底,提高了工效。

最初的选矿方法,只是在采下的矿石里,拣出钨块和脉钨夹杂的矿石,捶碎选出净钨,小颗粒钨砂无法收回。1925年开始用木瓢、小铁锅,用水淘洗,洗净后,再用手或竹夹拣出砒粒和其他杂物。但对大量粉矿亦不能处理。1928年采用槽洗法和筛选法,至1934年用戽槽法,选出了粉钨精矿。

在见砂采砂,吃富丢贫的采矿年代里,各采矿者只要遇到富矿,就不留矿柱,上翻顶棚,下凿底板。有的采得高,高度达60多米,低的不到1米,进出猫身爬行,跪着打眼。据1941年钨业管理处湖南分处的调查,全山共有3000多个窿口,仅鼎记泽民公司一家开采的窿洞就有500多个。巷道宽窄不一,坑洼零乱,很不安全。窿内一般水滴大,潮湿重,通风不良,矽尘、炮烟和有害气体停留窿内,很难排出。加上照明用的是桐油灯或煤油灯,烟气弥漫。工人在这样的条件下进行笨重的体力劳动,极为艰辛。

1949年之前的35年里,钨砂产量总计约10000吨。据《宜章县志》第十卷《食货志矿物类》记载,“民国初年开采公司林立,工人多至五千人,岁以千吨计,每吨价值约千元”。《现代中国实业志》第六章第二节记有,“资兴、郴县民国十八年产钨100吨,民国十九年117吨、民国二十年70吨”。《中国矿业纪要》中《湖南之钨》所载,1929年至1931年产量与《现代中国实业志》一致。据当时矿山盛衰情况,1916年年产钨1000吨左右,第二年为800吨上下,1919年至1934年为萧条期,共产钨不到1000吨。1935年到1938年为矿山最盛时期,年产达1000吨。而1939年到1944年年产约350吨,随后的两年里又进入萧条期,年产100吨左右。

商办和官办下的矿山管理机构,并不臃肿

在新中国成立之前,瑶岗仙矿山管理经历了商办和官办。商办公司大的如鼎记泽民公司,矿区面积达25464亩,设有9个生产区和44个厂。和大部分矿山公司一样,每个厂设有工头1人,每3个厂设监工1人。1936年,鼎记泽民公司在长沙设总经理办公处,下设矿山办公处和郴县办公处。矿山办公处下有稽查、监工、收支、收发四课和储蓄、贩卖、采煤3部。课设课长,部设主任。稽查课下设特务班,稽查8名;监工课下分4个组,监工9名;收支课课长兼出纳,另有簿记员1人;收发课下设东江转运处,并经办收管钨砂业务和文书等工作,另设医务科,有内科、外科医生各一名。还有矿警队,警士40人。其余小的公司,仅有职员三五人,办理收购钨砂与管理业务。国民政府官办时期,也只有职员40人左右,工程处设主任,下设工务、总务、会计、业务四课。工务课下设考工、采矿、土木、材料、机电等股;总务课下设文书、事务、出纳、采购、福利等股和医务室、矿警队、小学校等单位;业务课下设营运、收储两股;会计课下设审计、账务两股。

驻外地机构有:白石渡转运站、长沙采购站和郴县办公处等。

在当时,实行的都是包砂制,即收砂包工制。公司或工程处之下,分区设厂,厂由一个包头或把头招雇工人组织生产,大厂有百余人,小厂几十人,公司与工人属买卖关系。公司首先借给包头一笔开办费和伙食周转金,作为预付钨砂款。公司除修建工人厂棚外,其他生活设施都由工人自理。生产工具和材料,由公司作价赊销,工人交售钨砂时,连同包头借款一并扣回。厂里经济大权操在包头手里,包头为一厂代表,所有向公司借款、领料、结算砂款等统由包头负责。厂里工人又按工作分成几个小组,各组自负盈亏。

随着生产力和机械化程度的不断提高,沉寂多年的瑶岗仙钨矿再次复苏

1949年5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湘南支队解放了瑶岗仙,派共产党员协助矿领导护矿。11月,人民政府派员接管了矿山。当时仅有职工319人,成立了瑶岗仙工程处临时生产管理委员会,由军代表张义德任常务主席,主持工作。恢复生产后,矿山暂按原职、原薪、原制度,实行见砂付款,但取消了包头,由工人选举生产班长,取消监工,设驻厂员。全矿划分为大岩门、蛤蟆石、芳山、脚庵四个矿场,再设若干厂,进行生产。

1953年12月,中央政府重工业部把瑶岗仙钨矿列为国家“一五”时期全国156个重点工程建设项目之一,来自全国各地的大批地方干部和技术骨干在这里拉开了大战瑶岗仙、建设新矿山的序幕。

“一五”后至上世纪70年代末,伴随着共和国的成长,瑶岗仙钨矿的生产规模不断扩大,但生产与资源接续的矛盾也随之而来。1975年11月5日这天,是瑶矿历史上值得庆贺的日子,当二号井19中段主平窿掘进到800米附近时,传出发现501#富钨石英脉组的特大喜讯:矿脉厚度近2米,品位很高。喜讯从井下传遍全矿,职工、家属特别是老工人,都争相去井下观看,大家看到头面上大块大块的钨砂,高兴得欢呼起来!501#脉组及其后来在背斜轴部不断发现的其他隐伏和半隐伏富钨石英脉组,彻底改变了瑶矿资源状况,为矿山后来稳定发展打下了坚实的资源基础,使得瑶岗仙钨矿在国内同类矿山中一直独领风骚。

然而,进入上世纪80年代后期,随着矿井上、中部资源的逐步减少,生产警报再次拉响,瑶岗仙钨矿不得不边勘探边开发缓步前行,迫使矿山的采掘作业向深、边部转移。为确保资源接替,在上世纪90年代钨市场价格最低谷之时,矿山党委、行政带领全矿干部职工勒紧裤腰带,自筹资金从19中段往下开始了艰难而缓慢的深部开拓之旅。

进入21世纪,随着生产力的快速发展和机械化程度的不断提高,瑶岗仙钨矿的生产经营进入了一个快速提升的阶段。

从2001年开始,沉寂多年的湖南瑶岗仙钨矿再次展露出中国钨业长子的雄姿,当年,瑶岗仙钨矿黑钨精矿产量超过2000吨,创历史最高纪录。也就从这一年开始,瑶岗仙钨矿便一发不可收拾,黑钨精矿产量连年破大关,连续多年在全国名列前茅。

2004年秋,全国危机矿山接替资源找矿项目启动。瑶岗仙钨矿,这个中国钨业的长子,在各方的关心和关注下,有幸成为全国首批9个试点项目单位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