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多金牌也难掩中国三大球之伤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9/11/18 07:05:19

原标题:再多金牌也难掩中国三大球之伤

本报记者 慈鑫 《 中国青年报 》( 2014年09月14日 04 版)

9月12日,朝鲜女足球员在仁川备战,这支亚洲强队仍是中国女足的主要对手。CFP供图

身穿韩国特色服装的青少年在亚运村开村仪式上进行表演。CFP供图

亚运村准备工作就绪,静待大赛开始。 CFP供图

印度尼西亚藤球队在备战亚运,藤球作为“非主流”运动项目为亚运会增色不少。CFP供图

编者按

1911年,菲律宾体育协会发起了两年一届的远东运动会,是为亚运会的前身。但在马尼拉、上海和大阪辗转10届之后,“二战”的硝烟启开了潘多拉魔盒,竞技场再也锁不住人性最原始的躁动,于是发令的枪声转为战争的炮声隆隆,飞快的脚步不再为终点而冲,每一步都是重获新生般的沉重。

世界洗了一次牌,坚强的人留了下来。随着战争创伤的平复,安定的人们再次把身体里蓬勃的朝气交付给体育。因战中断的奥运会再次恢复举行,而黑白历史中的远东运动会也在1951年的印度新德里披上“亚洲运动会”的新衣。在之后的亚运帛锦里,中国撰写的是从看客摇身为“王”的故事——1974年,新中国首次参加亚运会便登上奖牌榜第三,到1982年便以傲然之姿将“亚洲霸主”延续至今。自此,每逢亚运会,鲜有人怀疑中国的“榜首地位”,只是在不断翻飞的奖牌数字背后,现实的尘埃也在弥散。中国青少年体质的顽疾、三大球习惯性的败绩、群众无处安放的健身需求……无一不是中国军团金牌华袍褪去后雀跃的虱子。

而亚运会也走入了瓶颈。随着中日韩日益垄断一甲之地,不少项目金牌的争夺也因为实力悬殊而欠缺戏剧性,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沦为“配角”,而占据强势地位的队伍也因评价体系的趋变在亚运会与世锦赛间徘徊。欠缺观赏性的竞技场让很多年轻人感到乏味,这个昔日辉煌的洲际体育盛宴正在日益纷繁的赛事中俗套地陷入眼球争夺战。

不过,更多人仍在守望,在仁川亚运会即将开幕之际,《中国青年报》特邀日本《每日新闻》和韩国《朝鲜日报》的媒体人为亚运会投以希望的目光:或许,亚运会能让更多年轻运动员去丰满羽翼,让体育的教育作用引领青年懂得,考场外更能造就完善的人格;或许,亚运会能以最珍贵的“多元化”去叩响历史的木门,用非功利的心态让体育因文化变得更多彩;或许,亚运会能把视线和资源从以巨额预算彰显底气转移到用包容与分享凝结情怀,让更多真正需要体育改变命运的角落亮起来。或许这样,亚运会才能摆脱总是镶嵌在奥运周期中作为“跳板”的宿命,成为各国真诚诠释体育、返璞归真的“试金石”。

9月19日,第17届亚洲运动会就将在韩国第三大城市仁川揭幕,作为已经连续8次夺得亚运会金牌榜第一的中国代表团,此次再登亚运会金牌榜榜首应没有悬念。但中国在亚运会上获得金牌数第一,并不能与“亚洲第一体育强国”画上等号。9月10日,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刘鹏在中国代表团成立大会上以“殊死一搏”4个字来要求中国三大球的6支运动队。不难发现,中国代表团在亚运赛场夺取再多金牌,也掩饰不了三大球有退无进的尴尬。

金牌榜首无悬念

199枚金牌,这是中国代表团在上届广州亚运会上夺得的金牌总数,这一数字比当届亚运会金牌榜上第2~7名代表团获得的金牌数总和还要多。尽管,中国选手平均每天有十几枚金牌入账,但其中绝大多数夺金项目与中国人的生活相距甚远。上届亚运会期间,舆论最终爆发了对中国竞技体育“举国体制”的争论和质疑。但这一切并没有对中国体育体制产生任何影响。4年后的仁川,可以预料,国人依然将看到中国选手在赛场上大举“搜刮”金牌。即便中国代表团不太可能再夺取199枚金牌这一亚运历史之最,但将其他亚洲国家和地区远远甩在身后不会有任何悬念。

中国代表团在奥运会上夺取金牌的优势项目,如举重、跳水、射击、体操、乒乓球和羽毛球等,本届亚运会除男子体操项目之外尽遣主力。其中的多数项目,中国在亚洲的优势程度更大,如举重、跳水、射击和体操等,在这些项目上,中国队夺得的金牌肯定会远远多于奥运会上所得。

金牌大项田径、游泳和水上,中国也将完全改变只能在奥运会的个别项目上冲击金牌的状态,依照往届亚运会的成绩分析,中国选手有望夺得这3个金牌大项中的1/3至半数左右的金牌。

仅依靠上述项目可能夺得的金牌数,中国代表团就基本可以确立亚运会金牌榜第一的地位,但中国代表团在亚运会上的夺金点远远超过这些。延续近几届的传统,中国代表团再次派出了本届亚运会各代表团中规模最大的参赛阵容,参加除卡巴迪之外的全部大项。其中很多项目,即便中国选手在奥运赛场获得一枚金牌都极为不易,在亚洲却可以大肆“捞金”,如自行车、击剑、帆船、网球和现代五项等。

上届坐镇主场,中国代表团在亚运赛场豪取金牌,却没有博得国人的喝彩,因为中国队上百枚的亚运金牌里,有多少金牌含金量颇高,又有多少金牌可以发挥社会效益,都是疑问。

孙朴大战成焦点

好在,亚运会还有一些高水平赛事。那些亚洲水平即能代表世界水平的巅峰对决,绝对不会缺少观众。比如本届亚运会,游泳赛场上孙杨与朴泰桓的直面交锋,无疑是整个亚洲乃至世界关注的焦点。

本届亚运会游泳比赛将在以朴泰桓的名字命名的游泳馆中进行,游泳比赛产生的第一枚金牌将是朴泰桓与孙杨均有可能夺冠的男子自由泳200米项目。仁川亚运会组委会对游泳比赛的赛程进行这样的设计,显然是希望本届亚运会游泳比赛一经亮相即能引来全世界瞩目。

因为孙杨和朴泰桓的加入,本届亚运会男子自由泳的200米、400米和1500米,竞技水平堪称世界级。孙杨近日表示,上届亚运会的400米自由泳比赛,自己以微弱劣势负于朴泰桓,本届亚运会他要夺回这枚金牌,且对此很有信心。在孙杨近日拍摄的一部广告片中,他更直接向朴泰桓下了战书。

不过,朴泰桓近半年来状态极佳,他在8月底刚刚创造了本赛季男子400米自由泳的最快纪录。孙杨的教练张亚东近日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孙杨要想从朴泰桓手中夺走亚运男子400米自由泳冠军并不容易,他希望外界淡化对孙杨与朴泰桓竞争的炒作,以给运动员减轻比赛压力。

由于近两年朴泰桓已经把自己的主攻方向调整到中短距离自由泳项目上,业内分析,本届亚运会,朴泰桓在男子自由泳200米项目上夺金的机会更大一些,中距离的400米项目,孙杨略占优势,长距离的1500米项目,朴泰桓已经很难与孙杨抗衡。

中国队提防韩国魔鬼主场

中国队能够取得的金牌再多,有时候也要面对意想不到的比赛场面。2008年年初,林丹在参加韩国羽毛球公开赛时,与时任韩国队总教练李矛发生冲突,两人险些拳脚相向。林丹不尊重裁判和对方球队教练的行为受到了一部分舆论的批评,但这起事件也揭示了另一个现象,那就是韩国队的主场一向容易发生裁判争议事件。

谈到此次仁川亚运会,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李永波也对场外因素颇为担忧,“最大的问题是裁判问题。要知道,此次亚运会羽毛球比赛的重要场次有可能安排在非鹰眼的场地,我当运动员时,在韩国吃过很大的亏。 1986年亚运会,一场球被错判11个。”

韩国代表团此次要力保金牌榜和奖牌榜第二位,势必会对某些项目的成绩格外看重。在韩国队夺金的重点项目上比如羽毛球、跆拳道、射箭和艺术体操等,中国队都作好了吃裁判亏的准备。在受裁判影响较大的大球项目上,中国队一旦与韩国队交锋,除去实力,裁判也被考虑进左右比赛结果的因素。适应韩国观众的热情也成为中国队备战的工作,中国乒乓球队在集训和热身赛时就曾模拟嘈杂的比赛环境。

三大球战绩令人忧

有些项目,中国队夺金牌再多,外界的反应也不会太强烈;还有些项目,中国队拿到任何成绩都会反响巨大,比如三大球。

广州亚运会,借主场之利,中国队夺得男女篮和女排冠军,但本届亚运会,基本无人敢奢望中国队能拿到三大球的3枚金牌。

由于女排世锦赛与亚运会赛程冲突,中国将派女排二队参加亚运会,面对金延璟领衔的韩国女排主力阵容,中国女排要想卫冕亚运冠军难度不小。尽管,在刚刚结束的亚洲杯比赛上,中国女排二队战胜了韩国队,但作为仁川亚运会东道主的韩国女排,视亚运会为本年度头号比赛任务,她们届时在亚运赛场的状态和发挥,显然不是亚洲杯比赛所能比拟的。随着中国女排二队夺得亚洲杯冠军,外界对这支年轻队伍的亚运前景乐观了许多,但国家体育总局排球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李全强却表示,中国队员基本都是第一次参加洲际大赛,经验远不如韩国队,此次成绩虽然要争取,但更重要的还是锻炼队伍。

中国男排在上届亚运会上仅名列第五,本届亚运会,若能夺取奖牌就是成功。

同样因为与世锦赛的冲突,中国女篮此次以国奥队参加亚运会。虽然喊出了夺冠口号,但中国女篮的亚运征程不会轻松,分组分进了死亡之组,中国女篮与日本队、韩国队和中华台北队同组,但只有小组前两名才能晋级半决赛,以国奥队为班底的中国女篮要想从小组杀出并不容易。中国国字号男篮从去年以来已经三负中华台北队,本届亚运会,中国男篮再次与中华台北队同组,不知是一雪前耻还是噩梦继续。不过,在中国男篮主教练宫鲁鸣看来,本届亚运会对于中国队来说,练兵的意义更大,因为全队更重要的目标是备战明年与里约奥运会门票直接关联的亚锦赛。

中国的两支足球队4年前在广州双双遭遇“奇耻大辱”,男足未能从广州亚运会小组出线,女足则在参加亚运会的历史上首次无缘奖牌。本届亚运会,中国男足抽到了好签,小组出线应无问题,不过,淘汰赛阶段能走多远却让人没有信心。中国女足阵容齐整,主教练郝伟喊出了夺冠口号,但小组赛第一场中国女足就将遭遇日本队。

中国的三大球在仁川亚运会能否见金?总体成绩能否让人满意?这可能要比中国代表团夺得多少枚亚运金牌更受人关注。刘鹏在中国亚运代表团成立大会上一方面承认差距,“‘三大球’项目目前都处于新老交替阶段,队伍实力在亚洲已无优势,参加仁川亚运会都面临着很大的困难和压力”;另一方面他也提出期待,“但是,越是有困难和压力,越需要我们有绝地反击和‘誓死一搏’的决心和信心”。

本报北京9月13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