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骑车带我去中央大街留下一路颠簸 一路欢笑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9/09/23 18:59:40

原标题:爸爸骑车带我去中央大街留下一路颠簸 一路欢笑

□张凤萍

爸爸90岁大寿那年,他永远地走了。五年间,我对爸爸的爱与日俱增,一句从没有对爸爸说出的话时常在内心无声地唤起——老爸,女儿爱你,你是女儿学习的榜样,是我最敬佩的人。

那时

爸爸最早起来生火

爸爸十四岁从河北来哈尔滨投奔亲友,独自闯关东,24岁时与小自己8岁的妈妈联姻,连续生了我们七个清一色的“娘子军”。1962年出生的我,排序老六,现在牢记在心和浮现眼前的多是和老爸愉快相处的日子和情景。

记得自己四五岁时,老妈在道里区摆摊卖报,下班后的老爸时常用自行车带着我去“探班”,走在中央大街上,我的屁股被石头颠得半天恢复不了常态。“哎呀、哎呀”、“哈、哈、哈”是我和老爸重复留下的声音。中央大街留下了我和老爸太多的欢笑。

上小学时,家里住的是平房,做饭要用柈子和煤,起火时间长。记忆中几乎每天都是爸爸最早起来生火,妈妈和我们才起床。妈妈结婚前得过肺结核,再加上生育了这么多孩子,身体较弱。爸爸为了给妈妈补身体,订了半斤羊奶,再加一个鸡蛋,那是妈妈专属的早餐。我们和爸爸早餐通常是大饼子,玉米粥。到了周末是全家改善伙食的日子,每一个成员都不会轻易缺席,大骨棒炖点白菜、豆腐,或是几盖帘的水饺,吃得那个香呀。有几次爸爸吃一点就下桌了,偷偷地吃剩饭……陆陆续续地,我们都出嫁了,爸妈的负担减轻了,日子也越过越好。可老爸为了减轻女儿们的负担,退休后又干起了“打更”的工作,一干就是十来年。成了家、做了父母的我们隔三差五就给老妈、老爸送点好吃的、扔点钱,可那些好吃的往往都成了周末全家聚餐的食材。现在,我明白了,这就是老一辈的中国父母,那种爱令孩子们难忘而心酸。

老爸不仅是我们和老妈年轻时的炊事班长,还是其中几个女儿月子里的大厨和下一代小孩子的保姆。他们的家虽然不大,却常常是某个女儿和女婿房子动迁阶段和“裸婚”之初的温暖住所。那早已没有了踪迹的小平房,街道名称和街道号仍然张口即来,永生不会忘记。

怕耽误我们上班

每次去探望 爸爸都催我们快走

如果说,老爸年轻时带给我们更多的是欢笑和温暖,老年时他给予我们更多的是坚强和理解。老妈早老爸八年就因病离世了。在老妈病重的三年里,老爸拿出了从口中省下的几万块血汗钱为老妈治病,并日夜陪伴。

老妈走后,他怕给女儿家增加负担,独立生活。89岁前,老爸每天都要遛两次弯,无论冬夏。然而,90岁过去几个月后,老爸就一病不起了。他走前的7个月,几乎都是在医院度过的。而那时的我还在工作岗位上,白天是退休的姐姐在医院陪伴,自己只能在早、中、晚休息时间过去看看。入院初期的晚间,几个上班的姐妹轮流在夜间陪护,但几天下来身体就支撑不住了,影响了白天的工作。我就和他商量给他找个夜间陪护的雇工可以不,没想到以前那样节俭的人马上就点头了。我想,他能点头接受,是出自对我们的疼爱,对我们的信任,对我们的理解。每天短暂的看望,都是在他的催促中离去。“上班去吧”、“回家休息吧”,这就是老爸离世前几天仍在重复对我们说的话。每次拉着他的手问他哪里疼不,他都说不疼,没事。现在想想,这当是他的坚强、疼爱、理解所为。

老爸那一晚因一口痰咳不出突然离世了,他没有像母亲那样对我们说“生了你们这么多姑娘我不后悔”的话。但我想对老爸说:“老爸,虽然你是一名普通工人,但我为有你这样的老爸骄傲。你是我有生以来最钦佩的人,最爱的人。老爸,女儿永远怀念你。”

逝者生平

张银,男,1919年生,2009年去世。生前系哈尔滨市邮政局退休职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