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口晃瞎眼国产难交差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8/12/14 00:22:19

原标题:进口晃瞎眼国产难交差

张之薇(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

水晶(剧评人,爱丁堡前沿剧展策展人)

北青报:2014年看到的外国戏剧作品中最认可的是哪一部?

张之薇:韩国旅行者剧团的《仲夏夜之梦》。这部作品堪称西方戏剧文本东方化、本土化的最佳范例。无论是语言,还是音乐、服装、化妆,抑或是对肢体的运用、上下场的流转、对舞台节奏的把控都让人叹服韩国人对西方文化本土化的能力,更重要的是,这部戏还保留了莎士比亚喜剧的精髓。所以它对中国的创作更有意义——如何把我们的传统戏曲精髓渗透入戏剧舞台是值得探索的。

水晶:英国壁虎剧团的《迷失》,我大概先后4次完整地看过这部戏,可以说熟得不能再熟了。但每一次再看,都会让我重新生出一种“陌生”的发现感。它碎片式的剧场蒙太奇手法,使你每次在不同时点进入,都会有新的发现与感触,有种突然掉入一个梦境的张皇与目眩。而且每一次看到剧中的演员,都会为他们强大的身体能力而震撼,这种美与创意的叠加,在国内戏剧作品中根本无法看到,唯有一声叹息。

北青报:2014年看到的中国戏剧作品中最认可的是哪一部?

张之薇:我最喜欢王晓鹰导演的《伏生》。他选择了秦代儒学博士伏生这一读书种子式的人物,在今天这个信仰缺失、文化卑微的年代,无疑是有意义的。在这部作品中,莎士比亚式的台词行云流水,诗意盎然。舞台上一棵枯树,一个面具人秦皇,一个残缺而流血的面具等,处处彰显着导演对诗化意象的追求。

水晶:无。今年在国内看戏比较少,并且也确实没有见到重量级的作品,与2013年相比,有点空落落的。

北青报:众多的引进剧目是2014年的一大特点,引入的总体质量和风格如何?

张之薇:引进剧目让我们在家门口看到了国际戏剧的发展状况,更重要的是看到了当今国际戏剧创作的不同风格和表演形态。虽然风格多元化,但有一点是确定的,那就是以制造生活幻觉为宗旨的戏剧作品几乎绝迹,即使是现实主义的,也是像《喀布尔安魂曲》这种用表演的逼真突出肢体的意义,而舞台则是对写实的摒弃。更多作品则是对各种艺术门类的融合,如《纸电影·奥德赛》将纸影与戏剧结合;《朱莉小姐》将影像与戏剧结合;波兰ZAR剧团的《剖腹产》将音乐与戏剧结合;法国菲利普·让蒂剧团的《勿忘我》将舞蹈与戏剧结合等。可以看出,当今世界的戏剧发展早已不是我们曾经以为的单一样式了。

水晶:多元化肯定是最大的特色,不同形态的戏剧作品都有引进,也激发出了媒体、业界和观众的众多讨论与关注。但相当一部分作品仅仅在北京或上海(有几部在天津)发生,没有影响到全国更大范围内的观众,仍然是一个小众意义上的传播,对于整体的戏剧市场和生态,影响力还是有限,这是比较可惜的一件事。

北青报:2014年出现了众多的国际戏剧节,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在戏剧节的操作和定位上,您认为有哪些值得肯定和需要改进的地方?

张之薇:2014年在北京的戏剧人是幸福的,因为太多的好戏在这里登场,太多世界大师级的导演在这里亮相,这得益于戏剧节的轮番登场。戏剧节的兴盛是近几年的事,创办戏剧节,设立主题是很重要的,主题决定了定位,决定了剧目的选择,决定了受众群,这可以细分。但是,国内很多艺术节、戏剧节靠凑戏、攒戏,这样质量势必会降低。而“戏剧奥林匹克”这次在北京的成功举办对于我们以后做出更有水准的戏剧演出季无疑是有借鉴意义的,尤其是外国剧目的选择上更有借鉴意义。想把戏剧节办成功需要极高的视野和专业的心态。

水晶:“戏剧节”本身是一种包装概念,它的出现有利于以“打包”的形式吸引媒体和观众的关注度,并形成品牌效应。无论是政府出钱、资本介入,还是民间独立运作,主体越多越好,各自选剧的方向不一样,发生的地点也不一样,总体上会形成对文化消费人群的主动性争取。

但也要警惕那种大量消耗政府资源,或是过分商业化的“节”,它们对正常戏剧生态是消耗性的,政府资源的不当投入,会产生“挤出效应”——即本来相对平衡的市场,因为不考虑效率的政府性投入,会使得其他市场主体面临成本上升、销售下降的负面影响,像今年秋季北京的戏剧节很多,大量的戏扎堆,导致几乎所有的戏都卖得不好,但剧场成本、人工成本、宣传成本却上升了,这对于正常做演出的戏剧主体而言,是灾难性的。

北青报:观演关系是今年被反复提及的话题,出现了《雷雨》笑场、向罗伯特·威尔逊喝倒彩、场内秩序事故等,这些问题为何在今年较为明显?

张之薇:“戏剧奥林匹克”上喝倒彩等问题,恰恰都发生在北京、上海这样国内戏剧文化最浓厚的城市,倒是值得我们思考。我们的观众群在扩大,如果以前的观众大多是戏剧从业者的话,那么现在则在向大学生、白领等圈外的戏剧爱好者辐射,有很多人看话剧的体验还不多。另外,有些观众对戏剧的认识还停留在过去,如必须有一个故事情节、必须能够看懂、必须好看,或者必须有明星等等,而“戏剧奥林匹克”是几个戏剧人为了抵制戏剧的娱乐化而发起的,非商业性、实验性、引人思考才是他们的目的,这就会造成观演的错位,无法满足一些人的观看诉求。所以,观剧的文明不仅来源于戏剧的更加深入人心,还来源于人们对戏剧更开放和宽容的接受度上,这需要时间。

水晶:俗话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市场大了,观众多了,自然什么样的观众都会有。总体来说,这些现象还是个案,观众的整体素质还是在逐年提高的。

当然剧场的管理和服务水平,仍然有待提高;主办方对于如何与观众之间对话、演前导赏、事中服务,也颇有值得加强的地方。再就是艺术家也要自信一点,有人喝倒彩或笑场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任何一个艺术家或艺术作品获得过百分之百的认同,对于不同声音,创作者要有思想准备。

北青报:2014年国内原创戏剧的表现如何?

张之薇: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看了这么多国外的戏剧,不承认我们的差距是不行的。国内原创戏剧基本分为两个板块,一个就是以国家艺术院团为龙头的原创戏剧,一个就是以民营剧社为主的原创戏剧。国家院团作品最严重的问题是创作观念滞后。当外国的戏剧导演已经将目光投向图像和没有语言的肢体动作,当反写实在上世纪后半叶已经成为西方导演创作的宗旨,我们的导演却还是以模仿生活为创作原则。这不仅归咎于领导层观念的滞后,也归咎于导演们自己。

民营剧社的原创戏剧近几年倒也是风生水起,但大多民营剧社过于追求笑点、追求减压、票房等过于肤浅、过于迎合观众的作品,最终背离了戏剧的本质。

水晶:国有院团的活力在继续衰退,基本是在向下的轨迹上缓慢滑行;一些比较有影响力的导演,因为获得了太多的市场资源和创作机会,反而有点“油多坏菜”的效果,创作过于频繁、但整体的创作水平却在下降。

民间的原创也没有太好的表现,商业的继续商业、边缘的继续边缘,老老实实练功的艺术家和慢工出细活的创作者太少,所以出不来像样的作品。

北青报:如何预测明年的戏剧面貌?

张之薇:“戏剧奥林匹克”的这次盛会可以给我们的戏剧人有些许启发,既有戏剧作品形式呈现上的,也有创作理念上的,还有就是戏剧人彻底摒弃功利心的训练方式上的,像日本的铃木忠志、印度的拉坦·提亚姆,他们都是远离都市,在偏僻的地方开辟自己的剧场和训练基地,这样的创作心态在我们中国是没有了。所以,2014年能不能成为我们戏剧人的“觉悟年”或曰“反思年”?

当然,2015年各种艺术节依旧会风生水起,戏剧面貌一定也不会冷清,只是我们的心态能否稍微丢弃掉一点浮躁?企盼那些已经办出品牌的戏剧展继续保持品质,国家院团的戏剧作品迈出更大的步伐,民营剧社的作品多一份深刻。

水晶:一般观众的市场需求会继续上升,受政策影响,高票价、礼品型的演出消费会继续减少,“看戏”会越来越成为普通人的文化生活选项之一,但好戏的数量并不会爆发性增长,因为本土制造的瓶颈仍然存在,“进口” 替代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想看到好戏还是不容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