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啊在戏曲”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8/09/22 12:54:34

原标题:“我的心啊在戏曲”

王振华

我第一次见到刘厚生是1997年。那时我刚到上海剧协不久,担任办公室主任。由杜宣创作、剧协组织创排,反映香港回归的大型史诗话剧《沧海还珠》上演,特地邀请了刘厚生及中国剧协的领导来沪观摩。刘厚生是受人尊敬的上海剧协老领导,1964年调任中国剧协。当刘厚生问起上海剧协一些老人的情况时,我问他,赵铮你还记得吗?他说当然记得,当年在剧协是负责人事工作的。我说她是我的岳母。刘厚生非常惊喜,说:是吗!那我们的关系就更进一步了,是两代人的交情了。

刘厚生几乎每年都来上海,最多的时候一年来了五次,只要是上海剧协邀请,都是“有呼必应”。他有时和老伴傅惠珍老师一起来,但大多都是他一人轻装简出,从不带随从。当然,他毕竟年事已高,每次来上海前都要征得医生的同意,直到刘厚生90岁以后,虽然身体并无大恙,但医生还是出于安全考虑,不再同意他外出了。

刘厚生的脾气极好,和蔼可亲,平易近人,没有一点领导的官腔和架子,就是一位慈祥的长者,处事沉着冷静。有一次他在机场,飞机延误,因他没有手机,接待方联系不上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知如何是好。而刘厚生却不急不躁地等了六个小时,飞机才起飞。我给他办返程机票,营业员问是一个人吗?我说是,她说按规定,90岁的老人是不能一个人乘坐飞机的。在机场,刘厚生弓着腰,拄着拐杖,也规规矩矩地排在队伍的后面办登机手续,大家看了不忍地说,老先生你不必排队,可到前面去直接办理。我听了,刚要上去,刘厚生急忙叫住我:“振华,不用,一会儿就到了。”刘厚生的腰不好,平时外出都是用钢板腰托撑着的。据说现在他腰弯到近九十度了。

刘厚生的老伴傅惠珍比他还年长五岁,两人年龄相加,近两百岁了。前几年他俩就开始安排“后事”,除了留下部分养老的钱,把余下的50万元全都捐给了组织,将一辈子珍藏的珍贵书籍捐给中国剧协建图书室,其中包括许广平所赠的首版《鲁迅全集》。前不久刘厚生给我来电,说还有部分《刘厚生文集》叫人寄我,托我转给上海的朋友们。他说现在出不了门了,老伴已近百岁,没什么大病,就是年纪大了,基本卧床,离不开人照顾。家里不用保姆,钟点工每周来一二次打扫一下卫生,这位95岁的老人在服侍一个百岁老人,等老伴睡下,忙完了,空下来,再挑灯伏案写作。刘厚生说他记忆不如从前了,写东西想找些资料也困难。为增强记忆,他每天坚持背诵古诗,坚持早晚自我按摩来延缓衰老。他说时间不多了,还有很多东西想写,趁现在脑子还未愚钝,抓紧写。

刘厚生就是这样,生活上的要求降到了最低,但精神上却是富有的,他一辈子的心血都扑在了我国的戏曲事业上。他曾说,“戏曲就是我心中的高原”,正如他文集的书名,也是他发自肺腑的呼声:“我的心啊在戏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