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普汉词典留给后人是我的夙愿\" 车洪才的普语人生(高清组图)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20/08/14 04:16:59

原标题:"将普汉词典留给后人是我的夙愿" 车洪才的普语人生(高清组图)

车洪才老人收到词典展开笑颜

车洪才老人收到词典展开笑颜

原标题:“将普汉词典留给后人是我的夙愿”——车洪才的普语人生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 陈重、王亨、赖冬颖):车洪才,男,1936年出生于中国东北黑龙江省海伦市。1959年底由外交部选派到阿富汗喀布尔大学文学院学习普什图语。1963年1月毕业。曾供职于中国传媒大学(原北京广播学院)、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中国驻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使馆。1978年他接受了《普什图语汉语词典》的编撰工作。2015年1月该书历时36年后正式出版。

2015年1月14日,北京迎来了入冬后的第一场雪。俗语说“瑞雪兆丰年”,在中国,冬雪象征着丰收。这一天对退休后一直深居简出的车洪才来说也是极不寻常的。午休过后,商务印书馆的几名工作人员来到车老先生家中,这是中国一家历史最悠久、最具影响力的出版机构。

午休刚起,车洪才老先生顾不上整理自己的衣领子,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来一个沉甸甸的包装盒,转身小心地摆在客厅中间的桌上。今年79岁高龄的车老先生已是白发如雪,他脸颊微红,那略显急切的神情已然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

车洪才还未及顾上穿戴好工作人员递过来的专用白手套,便迫不及待地打开了包装盒。看着眼前金色封皮、装帧精美的《普什图语汉语词典》,车老先生的眼睛里已经擎上了泪花。老先生迟疑了片刻,带好白手套,小心地打开词典,像个孩子似地感受着作为“第一位读者”的乐趣。

《普什图语汉语词典》的黑色外壳庄重沉稳,里面是绚丽大气的金色封皮,制作精美、工艺精湛。

 

车洪才老人迫不及待打开词典

车洪才老人迫不及待打开词典

“这个纸、工艺都是最好的。印刷厂是国内最好的印刷厂,这个厂是印圣经的厂子,所以他们做得很精细。”

当这本精美的词典呈现在大家面前的时候,众人围拢过来,你一言我一语地表达惊喜和赞叹。这时车洪才和老伴学平女士已经乐得合不拢嘴了。

学平:“你高兴吗?激动吗?”

车洪才:“??????? ??!”

学平:“??????? ??,我很激动,他从来都没这么激动过。”

当天,车老师的学生也纷纷赶来,见证恩师毕生研究成果结集面世的重要时刻。赖冬颖多年前曾经师从车老先生学习普什图语,并参与过字典部分资料的收集和整理。得知自己的名字也进入了编者名录,她接过词典时,竟激动地流下了眼泪。

“太高兴了,我觉得。因为知道车老师特别不容易,我觉得特别对不起您,(我)贡献太少了。”

这时,车老先生的老伴学平女士已经在一旁等候了许久,她迫不及待地从赖冬颖的手中接过大词典,揽入怀中,像抱着自己的孩子似地深情地抚摸着词典。36年的漫长岁月里,正是她不离不弃,陪伴着车洪才先生,历经种种坎坷,目睹了大词典从无到有的整个历程。

早期编写词典,没有电脑等先进的技术手段,只能用卡片一张一张地记录整理。因为工程浩大,也因为工作变动和事务缠身,车老先生在编写完成10多万张卡片后,一度将卡片封存在柜子中。那个柜子,跟着他几经辗转,还曾因为学校教学楼改造而一度险些遗失。回想起,当年老两口冒雨在教学楼前的草地上一张张寻回、整理因施工散落的卡片时的场景,学平女士的心绪久久难以平复,她说:“你知道这是多少年呐!卡片扔了一地的时候,我们什么心情?那时候,哪能想到有今天!我们上雨地里、上泥地里去捡卡片。现在有结果了,36年!”

学平女士的一席话把众人的思绪拉回到了数十年前。1975年,商务印书馆接受全国辞书出版工作会议委托,承办了《普什图语汉语词典》的编写任务。当时,国内普什图语人才极为稀缺,商务印书馆迟迟找不到合适的编撰人选。直到1978年才辗转联系到借调至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帮助”工作的车洪才。车洪才二话没说接下了这项任务,他说:“我年轻的时候,去阿富汗留学,有一个座右铭,有几句话叫做‘奋少壮之勇力,攫智库之珍奇,建丰伟之功,立不灭之绩,完终身之夙愿,尽人世之大义。’这几句话就是当时少年立志,想给国家做点事。这个是我努力的方向。在我接受词典(编写任务)后,我脑子里就明确了,这就是我要完成的方向。这个词典我必须完成它,这是我能留给后人的东西。”

 

车洪才老人翻看词典

车洪才老人翻看词典

然而,编写词典并非易事。况且车洪才的本职工作是在北京广播学院从事普什图语教学,他还承担着学校里的不少行政事务,此外还经常借调至其它单位从事语言工作,所以可资利用的时间十分有限。车洪才说:“其实我最大的困难就是没有时间的保证。我没办法坐下来安静地编字典。真正集中起来,就只有(最初的)4年时间。这4年真正地做了些卡片,搞了10万张卡片。”

4年后,车洪才被学校调去搞行政事务,集中编撰字典的工作随之被搁置,当时已经整理好的10万余张卡片被他小心地锁进了文件柜。此后,车洪才先后被派往中国驻巴基斯坦、阿富汗大使馆担任过外交官,退休后返聘回学校教授普什图语。20多年里,车洪才虽然没有完全放下资料的收集、编撰工作,但此后真正着手集中编撰词典已是在2009年,当年车洪才完成教学任务后正式告别了工作岗位。他说:“我原来脾气很急躁的,编这个(词典)磨练了我。2009年以后,我很少说话的。一天说不了几句话,所以耳朵也聋了,跟这都有关系。就只是闷头搞这个东西。学老师叫吃饭有时候都听不见。为了编这本词典,我们家原来铝的那种蒸饭用的锅都烧漏了两个。”

2012年初,词典的初稿全部完成,车洪才再次联系了商务印书馆。时隔30多年,在商务印书馆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普什图语汉语词典》的编辑出版工作顺利进入了最后冲刺阶段。

“寒窗三十余载,无人知;一朝出闺,天下闻”。2014年,在大词典正式付印前夕,车洪才历时36年编写字典的故事不胫而走。2014年02期《人物》杂志刊登了对车老先生的专访,随后有20多家媒体对他的故事进行了报道。面对蜂拥而至的关注、荣誉和赞美,感怀人生起伏,言谈中车洪才老先生颇为淡然。他说:“包括这个词典出来,我就跟记者说,我不是暴发户,我是36年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一个词一个词抠出来的。所以现在它(词典)出来是一个很自然的结果,我感到很平静,真的。而且我认为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事,(我)就做了些应该做的事情。”

 

车洪才老人和学平女士怀抱词典合影

车洪才老人和学平女士怀抱词典合影

《普什图语汉语词典》收录了5万多个词条,共计230多万字,是中国境内首部正式出版的普汉词典。该词典的出版,为中国和阿富汗两国学习对方语言以及从事相关工作的人们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填补了业界空白。词典刊印出版后已经第一时间通过电商上线销售,出版社工作人员指着手机APP终端介绍说:“这是我们今天在网上开始卖的,已经有人买了。今天已经卖了一本了。还有读者打电话来问‘(书)什么时候出(版),我们要买,多少钱?’很多人打电话呢。很多人说,冲着车老师也要买一本。”

如今,一位中国老先生历时36年编写普汉词典的故事,已经成为阿富汗业界的美谈,受到了各方的广泛关注。不久前,车老先生还获邀赴阿富汗,参加1月20日在喀布尔举行的中阿建交60周年庆祝活动,并接受阿富汗总统亲自颁发的表彰。

送走客人,车洪才的家中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他和老伴儿开始忙着收拾行囊。老两口已经商量好,准备把刚刚刊印的《普什图语汉语词典》作为庆祝中阿建交60周年的礼物赠送给阿富汗总统。

近来,有关车洪才的报道和故事已经成为最受阿富汗网友关注的中国话题之一。众多阿富汗热心网友还通过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普什图语部的新媒体平台向车洪才老人表达了敬意,并提出了不少问题:“您是什么时候、在哪里学习了普什图语?您编写词典用了36年,为什么会花如此多的时间?您看到词典出版时有怎样的心情?……”

 

车洪才老人在词典上签名

 

首部普什图语汉语词典

 

车洪才老人与学生和外国友人合影

车洪才老人与学生和外国友人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