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来了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20/08/04 19:40:54

原标题:姐来了

□张广玲

姐姐一周前来了,也带来了阳光。她从千里之外的农场来看母亲。那个生我养我遥远的农场,是淌在心底那条最温暖的河,流淌着故乡的颜色。姐姐和故乡一起,如推开阴霾洒下的一片阳光,让我们不由自主地去拥抱、品味亲情的味道。

姐姐背来自己亲手烤制的发面饼,圆圆的,浸透着麦香,周遭泛黄,咬一口,满嘴留香。姐还带来自家喂养杀的年猪,背来了猪身上最好的部分。姐说,自己喂的猪,没有乱七八糟的添加饲料,安全,肉好吃。为了验证,姐第二天便做了满满一锅猪肉烩酸菜,“咕嘟嘟”的铁锅炖将东北名菜的风味演绎得淋漓尽致,结果家里人吃得汤也不剩。

姐来了,我的待遇一下子提高了好几个级别。对于常常夜半搅扰睡眠的人来说,我多年养成夜半掌灯看书折腾的“恶”习,丝毫没影响姐的睡眠。早晨,姐必早早起来做饭,粥、发面饼、煮鸡蛋和几碟红白相间看着就有食欲的小炝拌菜,热腾腾地就在那里,大大消减了我凌晨补觉却怕睡过了头的担心。好似又回到上学时代,母亲早早做好饭,等着我们起来热乎乎地吃上一碗上学去。这实在是我好多年没有享受过的事。尤其北方的冬日,黑漆漆、冷冰冰的,虽然现在住上了楼房,晨起还是不被年轻人所接受,只是无奈罢了。(尽管我已不再年轻,但对于我这样儿的夜猫子型的人来说,晨起很是痛苦,只是无奈罢了。)

母亲的气色一天天好起来。出了院,姐陪着母亲聊天,谈论的话题依然是农场,琐琐碎碎却又乐此不疲。我五十岁的姐,半生坎坷,苦难仿佛伏天里随时会降下的雨点,让柔弱的姐躲避不及 ! 姐是家中老大,我是老幺,我们相隔六年时光,姐性格既有母亲的柔绵,又有父亲的刚毅。在那些苦寒的岁月,姐褪去的韶华,是沧桑过后,保留下来的善良和美好。姐的日子与土地,与庄稼密不可分,姐的生活饱蘸着岁月赐予丰富的怜悯。而我,是这一切的见证者。

姐一向学习优秀,为了替家里分担,毅然牺牲了自己的学业,早早在农场批了职工,照顾多病的母亲,供我们弟妹上学,与父亲一起,挑起了生活的重担。彼时,看着邻家的姐姐、昔日的同学通过求学实现了梦想,走出了山窝窝,姐不知背地里流了多少泪。然而,比这更大的苦难,还是山一样压过来了。成家后,姐夫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失去了左臂,成了残废,姐的精神受到刺激,辗转医治无效在精神病院度过三年半的时光。风雨飘摇的小家,在凄冷中摇摇欲坠。出院后的姐,没有逃避现实,而选择用快乐和坚强,挺起这个家。如今,大学毕业的外甥已在南方的一所城市成家立业,姐夫得到农场照顾,看管连队库房有了一些收入,姐一边种地一边养鸡鸭鹅搞副业,如今,小日子也红火起来。

现在的姐,像母亲,而母亲,更像儿时的我们。已过半百的姐和我们几个弟妹都知道,母亲是我们的幸福,母亲在,家就在,我们幸福的日子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