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俄道胜银行哈分行旧址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20/08/14 03:20:37

原标题:华俄道胜银行哈分行旧址

别致的黄色小楼

在反映中国近代史的电视剧中,不可避免地会提到华俄道胜银行。很多哈尔滨人并不知道,红军街77号的那栋黄色二层小楼就是华俄道胜银行哈尔滨分行旧址,这是全国目前留下的为数不多的该行分行旧址之一,也是沙俄政府在华经济掠夺的罪证。

这座建于1902年的黄色二层小楼,是典型的仿文艺复兴的折衷主义建筑风格。庄重凝固的楼房充满了富贵气质,让人不由多望几眼。这栋呈带状上有厚薄交替的凹槽和装饰环的楼房,采用双壁柱和转角,四个壁柱看上去非常别致。由于采用方底穹顶的形制,老虎窗演变成装饰性檐窗,整个建筑对称、明朗,以粗线条的勾勒吸引观者的注意。

1896年,沙俄以同清政府合办为名,在中国开设了华俄道胜银行。为了讨好满清政府,虽然没有中国资本,这家银行却被冠上“华俄” 字样。华俄道胜银行仅凭信誉,就从哈埠商家攫取了大量资金用于放贷与周转,这里成了沙俄设在哈尔滨经营中东铁路的行政首脑机构和业务管理部。因为这里的业务主要是为中东铁路建设筹措资金,所以建筑更多着眼于行政办公的需要,规模不大,多为办公用小房间,缺少现在银行建筑常见的大空间。

当年华俄道胜银行在哈埠金融界举足轻重,左右着资金流向。据上了岁数的人讲,当年在哈尔滨谁要认识一个在华俄道胜银行工作的人,就有很大的面子,谁要是能在这里谋得一个职位,那就更不得了。

玩“空手道”的银行家

据记载,为了拉拢中国政府,沙俄与中国签订了《华俄道胜银行合同》,规定“中国出资库平银500万两与华俄道胜银行合伙做生意,所有赚赔照股摊认”,“中国入股银两,由华俄道胜银行经办的俄法(向中国)四厘贷款中扣留”。华俄道胜银行在中国享有如下特权:代理地方金库之事务;经中国政府认可有铸币权;代理俄国国家银行在中国发行俄国货币……表面看是“中俄合办”,实际是沙俄掠夺中国资源的殖民地银行,银行的一切活动均操纵在俄国人手里。

为了取信于华人,华俄道胜银行先以条银代发筑路工人的工资,继而发行沙俄国家银行的纸币卢布,俗称“羌帖”。此后,以哈尔滨为中心的东北北部地区“羌帖”的发行量迅猛增多,流通区域不断扩大,中东铁路的收支、工资的发放,甚至市民的日常交易,一律使用“羌帖”。据《黑龙江志稿》记载,1903年中东铁路全线通车后,华俄道胜银行发行了数以亿计的“羌帖”,、由于行情涨落不一,卢布贬值猛烈,“羌帖”变成了一堆废纸,给百姓带来了很大的损失。

“哈大洋”让华俄道胜银行跌倒

1905年,哈尔滨相继出现一批新式工厂和商业公司,如秋林公司、老巴夺烟草公司等,华俄道胜银行以其雄厚的资金实力,为他们提供方便的汇兑、结算方式,垄断了哈尔滨及中东铁路沿线的外贸结算,攫取了汇率上的巨额利润。

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胜利后,苏维埃政府颁布了“一切公司组织银行及私人银行皆应合并于国家银行”法令,华俄道胜银行的多数董事恐苏联干涉他们的经营,加上哈埠百姓拒绝流通“羌帖”,资金链出现问题,纷纷转移至法国巴黎继续维持残局。

此时,中东铁路工人也因“俄币跌价,生活维艰”举行罢工,要求政府收回货币发行权。羽翼渐丰的张作霖也恐外币不根除,将直接涉及其经济和政权的稳定。于是,在他的授意下,中国、交通两银行和钱业、粮业两信托公司及道里、道外两商会,在哈尔滨举行金融整顿会议,决定由中国、交通两行分别发行以现大洋为本位的国币券——“哈大洋”。“哈大洋”上市流通后,信誉好,币值坚挺,深受哈埠民众欢迎。

与此同时,哈尔滨华俄道胜银行奉中东铁路总局局长霍尔瓦特之命,决定发行霍尔瓦特卢布2000万,以解燃眉之急,不料哈尔滨商民拒绝使用。1926年秋,国际金价上涨,华俄道胜银行哈尔滨分行和上海分行外汇投机失败,遭受了巨额损失,很快华俄道胜银行被迫停业。

华俄道胜银行关闭后,这处美轮美奂的大楼身价大跌,最后在破产还债时被日本人强占。1945年,苏联红军获得此楼的使用权,解放后所有权回归中国,黑龙江省工商联、省文史研究馆和省政府参事室都曾在此楼内办公。

如今的红军街77号

如今的红军街77号

【作者简介】武红军,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长期致力于城市历史的研究。主要作品有《老房子》、散文集《城市物语》,现任职于哈尔滨市城乡规划局。

哈尔滨有许多“老房子”,孤寂地坐落于城市的街头巷陌,历经世事,饱经风霜,默默地见证着一座城市的过往,她们的沧桑,就是一个城市和一个时代的沧桑。重读这些老房子就是重读我们所栖身的这座城市的历史。让我们停下脚步,驻足观赏,一起聆听那老房子的老故事——

华俄道胜银行哈尔滨分行旧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