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最彻底的教改实验区”茶陵:校长集体脱官帽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7/11/22 17:06:38

原标题:湖南“最彻底的教改实验区”茶陵:校长集体脱官帽

一个正科级干部,却要伸手去摘四名正科级干部的官帽。

虽时隔三年,茶陵县教育局局长谭外珠却仍忐忑不安。他说,改革之初他已做好丢“官帽”的准备。

2010年9月8日,茶陵县正式启动教育去行政化改革,取消学校行政级别,实行校长聘任制,成为15年来湖南唯一坚持全县推行教育去行政化的试点县市。

2013年1月9日,38岁的曹志丽上任云阳中学副校长,成为茶陵县第一批不戴“官帽”上台的副校长。茶陵教改破冰。

但在茶陵改革者眼中,校长脱“官帽”,只是这场教育改革的第一步。

■三湘华声全媒体记者 雷昕

改革分三步走:

第一刀砍向吃“空饷”

2007年9月,谭外珠开始改革的第一步,对教师队伍里停薪留职、离岗创业、病休和借调的四类吃“空饷”人群开展“四清”运动。运动追回财政资金一百多万元,第一炮打响了。

随后,谭外珠对全县义务教育学校的500名行政人员全面考察,于2008年7月出台文件精简学校的行政职数和行政人员。精简后,全县义务教育学校职数减少了80个,行政人员减少到240人。调研发现,这两项工作深得教师的人心。

但精简的后果是,打招呼的人蜂拥而至,“压力太大。”于是,谭外珠决定将改革再推进一步,行政人员变任命制为聘任制:县教育局只聘任校长,校长以下的所有行政人员,包括副校长都由校长聘任。

这个想法在2009年的调研中,得到了所有教师和绝大多数行政人员的认可,也得到了校长们的一致支持。“校长可以拥有更大的自主办学的权力”。

2010年8月10日,县教育局出台三份文件,240名行政人员一次性全体“脱帽”。经过考察与民主推荐,县教育局重新聘任了义务教育学校的43个校长。“行政人员一年一聘。今年被聘任,你就是干部。明年被解聘,你就是普通教师。”

“这场240人的集体‘脱帽’行动真正触动了教育去行政化的灵魂。”谭外珠说,“它使得城乡所有义务教育学校自校长到老师开始淡化行政意识,也是去行政化的前奏。”

改革攻坚:

摘掉高中校长的官帽

“攻坚”战于2010年开始,目标是四所高中校长的官帽。

谭外珠回忆,当时没想过取消高中校长的正科级别,因为“这是跟县委要权。”

但时任县委书记、现任株洲市副市长的毛昭晖主动提出“能不能把高中的行政级别也取消?”他安排县政协调研,出台了取消高中行政级别构想的原稿,拿到县委常委会和学校中征求意见。

反对的浪潮汹涌而来。有人质疑,这降低了学校的政治地位;

原先县委任命的四个学校正副科级干部将近四十人,“无过”而取消身份,难以服众。其他县市教育系统都没有改,茶陵的教育人才交流到其他县市和单位,就会遭遇“零身份”的尴尬……

为此,谭外珠找到了2010年7月国家出台的《中长期教育发展规划纲要》做依据。纲要提出,要实行教育去行政化,取消学校的行政级别和行政化管理模式。

但诸多问题仍难以定论。最终,茶陵选择“温和”中前进:取消学校行政级别,实行“老人老办法,新人新政策”。原来已任命的行政人员仍保留级别,随着年龄自然消化。新上任的行政人员不具有行政级别。如果在教育系统就只能“零身份”,享受职级待遇。若离开,县委组织部将重新确认其所任职的级别身份。

2010年9月8日,《关于茶陵县基础教育发展的若干意见》(下简称《意见》)正式出台,明确了改革的各项具体措施,标志着茶陵县教育去行政化改革在全县范围内正式启动。

今年年初,第一批不戴“官帽”的副校长曹志丽、刘福生、刘四来走马上任,茶陵教改终破冰。

改革背景

中考排株洲末尾

谭外珠回忆,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茶陵一中、茶陵二中、云阳中学和职业中专等四所高中被定为正科级单位,与县教育局平级。县教育局主管的41所义务教育学校(即初中和中心小学)被定为正股级单位。

2007年8月,谭外珠任茶陵县教育局局长。

彼时,茶陵优秀教师“孔雀东南飞”、优质生源外流,全县中考平均成绩在株洲市排名末尾。学校人员超编现象严重,教师工作积极性不高。谭外珠举例:原七地中学,学生只有70余人,教职工有27人,其中行政人员就有13个。

谭外珠调研找症结,“高中学校的行政班子任命权、考核权、考察权都在县委,教育局没有话语权。常常出现‘外行管内行’、‘教育局管不了学校’的现象。而义务教育的学校行政班子由教育局任命,校长没有选聘自主权,也导致学校管理不协调。”

茶陵教育非改不可。

下一页:茶陵教改幕后:末位淘汰逼人疾行,校长落聘

 

从末尾到榜首,从终身到危机

茶陵教改幕后:末位淘汰逼人疾行,校长落聘

三湘华声全媒体记者 雷昕

17年漫长教改路

◆1996年

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关于事业单位机构改革若干问题的意见》明确提出,要逐步取消事业单位的行政级别。

◆2010年7月29日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 2020年)》提出,取消学校实际存在的行政级别和行政化管理模式。

◆2010年9月26日

湖南省政府出台了《关于进一步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意见》,要求取消中小学校长的行政级别。

◆2013年2月27日

教育部颁布的《义务教育学校校长专业标准》明确提到“完善义务教育学校校长选拔任用制度,推行校长职级制”。

三年教改,茶陵县中考成绩在株洲市排名由末尾跻身第一,优质生源逐渐回笼,茶陵三所高中二本以上上线率今年创历史新高。

茶陵改革者说,教育去行政化,摘“官帽”只是第一步。最终的目标是迫使校长走上职业化道路,让教师回归教育事业,专注于教学研究。

改革效果:

管办分离,走专业化道路

“改革就是放权。”县委组织部部长谢志军直言。

在这场改革中,权利层层下放。组织部放权给教育局,教育局再放权给校长。校长自主选聘学校行政班子,管理权和办学权开始分化。

校长掌握了人事权,才有更大的自主办学的权力。茶陵云阳中学校长颜文祥深有感触,今年云阳中学新上任的两位副校长曹志丽和刘福生是他早已瞄中的人才。“一个是茶陵县仅剩的株洲市学科带头人,一个是茶陵一中的教导主任。如果没有这场改革,我们无法共事。”

罗昭明介绍,今年茶陵第一批新上任的三名校长,都是享受了改革成果的幸运儿。年轻、优秀、无背景是他们的共同点。

“但放权不等于放任不管,还需要规范和监督用权。”谢志军说。组织部规范、监督教育局考察聘任校长的过程是否公平,教育局规范和监督校长是否滥用权力。

为保证大家专注本职工作,2010年出台的《意见》还规定,未经批准,县内行政事业单位一律不得从教育系统借调专任教师。“这断了教师的当官路,迫使教师只能沿着专业化道路继续走下去,专注于教学研究;迫使学校行政干部专注于学校教学管理,淡化了学校‘官本位’的风气。”谢志军说。

罗昭明亲身体会到这种转变,“原来只要上面有人打招呼,一个普通教师能迅速升到管理层,甚至副校长。现在老师只能凭借优秀的教学管理能力,一步一步往上走。”

改革制度:

末位淘汰,量化考核

末位淘汰制随之而来。

在新的考核文件中规定:

其任职学校连续两年在县内初中毕业会考、教学调研检测后三名,该学校校长、主管教学的副校长、教导主任解聘或者转岗低聘;学校教学效果综合评价居全县后三分之一的学校,主管教学的副校长和教导主任不得不聘或高聘。

罗昭明细数:“自2010年实行新的考核制度后,有三个校长因为考核不过关,被落聘或转聘。”

同时,学校对于本校考核成绩排名末位的教师实行淘汰分流,由教育局另行安排。对连续两年被学校提出异动的教职工,将做出带本人基本工资脱产进修一年或息工一年的处理。县直学校之间的教师交流,实行双向选择。县直学校、城郊中学进人“逢进必考”。

除了打破“铁饭碗”,教育局还取消了学校原自定的各项津、补贴,统一实行绩效工资制,教学质量定效益。

教育局要求每一个岗位都量化考核。校长根据工作量和工作效果,对全校教职工30%的奖励性绩效工资进行二次分配;校长的30%的奖励性绩效工资由教育局根据校长考核结果在全县范围内调配,优秀校长1.6倍,良好校长1.4倍,合格校长1.2倍,不合格校长奖励性绩效工资为零。

这让学校全体教职工都绷紧了弦。绷紧弦的同时,茶陵教育质量也在逐步回升:全县中考成绩在株洲市的排名,由末尾转变为第一;优质生源逐渐回笼;茶陵三所高中二本以上上线率今年均创历史新高。

“这正是茶陵教改想要的成效。”茶陵改革者说,教育去行政化的最终目标是迫使校长走上职业化道路,让教师回归教育事业,专注于教学研究,办人民满意的教育。

■三湘华声全媒体记者 雷昕

改革之困

湖南教改15年试点县市仅剩茶陵

自1998年起,湖南浏阳、湘西、株洲、衡阳等地相继启动了教育去行政化试点改革,但茶陵成为15年来湖南唯一坚持全县推行教育去行政化的试点县市。

“湘西地区零星几所学校还保留校长聘任制。”省教育厅工作人员说。

来自省教育厅人事处的一份2004年《湘西州中小学人事制度改革工作总结》中一针见血地指出湘西改革的问题。“部分县没有取消学校和校长行政级别;部分县和学校教师聘任工作有走过场现象……还存在极少数个别领导干预影响改革的行为。”

有教育系统业内人士直言:“到市一级,正科级学校几十所,官帽有几百个,甚至还有处级干部。这么多官员全被摘帽,如何安排?”在他看来,教育去行政化改革,只改下不改上,改革难以维系。

时间已过三年,教育去行政化的道路依旧云遮雾绕,即使是试点县市中唯一坚持至今的茶陵,改革者们也很迷茫,改革能走多远?如何走下去?他们没有一个明晰的答案,“只能摸着石头过河”。

延伸

多地试点实行职级制

1993年,上海在全国率先提出了建立中小学校长职级系列的改革设想,并于次年开始在静安、卢湾两区先行试点。将校长分为五级十二等,即特级校长、一级校长(分二等)、二级校长(分四等)、三级校长(分四等)、四级校长(分二等),2001年扩大至所有普通中小学,2007年开始进一步推行中等职业学校校长职级制改革。

1999年,北京市西城区以及山东省潍坊市下属的高密市也开始了中小学校长职级制试点,其中,潍坊市2004年底在全市全面推行。

此后,广东省广州市、中山市,辽宁省沈阳市,湖北省武汉市,内蒙古鄂尔多斯市等地也陆续开展了中小学校长职级制的试点。今年1月,山东省青岛市也迈入了试点行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