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户县农民画家潜心创作 再现70年代梁家河(组图)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22/12/01 07:32:33

原标题:陕西户县农民画家潜心创作 再现70年代梁家河(组图)

《梁家河》草图之一 。刘冰 摄

《梁家河》草图之一 。刘冰 摄

从西安主城区行车不到一个小时刚下高速公路户县出口,巨大的彩色雕塑迎面而来,高挺的画笔、诙谐朴实的农民形象,以“画乡”著称的这片土地迎接着八方来客。

五竹乡方寨村地处西户高速的入口,作为户县的东大门,自2008年农民画长廊绘制工作在这里正式启动后,现已成为户县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张林画室”亦在此处。

1948年出生的张林是户县牛东乡东丰盛村人,1965年开始参加户县农民画活动,今年68岁的他说起话来铿锵有力,握起手来力道十足,确不像是位七旬老人。初入老爷子的画室,满房的作品已让记者显得有点无从下脚,只能在其助手的带引下参观,期间,一张张巨幅草图引人注目。

“作品画的是20世纪70年代延安梁家河村的故事,真实再现那一时期当地干部群众的生产生活面貌。”张林指着一张张画耐心地向记者讲述着他在梁家河村创作调查时的经历,虽然辛苦,可谈及此事他却笑颜满面,滔滔不绝。

2014年9月,张林一行共七人来到延安梁家河村展开创作,巡村入户,搜集当年的点滴记忆。照片、故事、背景、地貌等都成为张林需要了解的重点,面对已是过去多年的事情,在创作上往往需要进行一些升华,但张林力求写实,尽量客观的反映当时的生产生活状况,为大家展现出一个真实的梁家河。

计划创作24幅作品的张林经过近半年时间以画出草图12张,待全部完成则需一年多。而资料的匮乏,特别是当年照片的稀少成为一件难事,画出来的作品是要经得起当事人检验的。张林作为农民画作者,是农民出身,资金的缺乏和专业性的辅导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他的创作进度,因此他非常期望能到相关资料馆中查阅当年的部分图片,使其作品更加真实。

20世纪70年代初,张林在牛东公社办阶级教育展览时得以和长安画派主要人物之一的康师尧朝夕相处两月有余,得其指导后画出了成名作《业大更勤俭》,被中国美术馆收藏更被印制成多种规格的张幅广为发行,使张林成为全国农民画作者队伍中的佼佼者,户县农民画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

“当年在西安美院学习时偷过学校的石膏像拿回宿舍反复研究,最后还给人家打碎了。”年轻时的张林在西安美院做过兼职教师,受到昔日讲师刘文西的赞誉,也曾远赴新疆做过支教。多彩的人生阅历使张林的画风越发独特。

据张林介绍,全国54个画乡中,曾经辉煌的户县已开始衰败,其原因是多层次的,在提高技法、学习专业理论知识、传承老一辈画师的优秀传统等方面都需要下大功夫,尤其是对户县农民画要讲究合而不同,尊重每一位画师的风格。面对如今的行业现状,张林显得有些无奈,潜心于《梁家河》的他只能埋着头一路的这么画下去,拿起画笔、扬起眉梢,眼角的皱纹既是岁月的磨砺,更是内心的坚守。

 

聊着自己的作品张林总有说不完的话。刘冰 摄

聊着自己的作品张林总有说不完的话。刘冰 摄

从西安主城区行车不到一个小时刚下高速公路户县出口,巨大的彩色雕塑迎面而来,高挺的画笔、诙谐朴实的农民形象,以“画乡”著称的这片土地迎接着八方来客。

五竹乡方寨村地处西户高速的入口,作为户县的东大门,自2008年农民画长廊绘制工作在这里正式启动后,现已成为户县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张林画室”亦在此处。

1948年出生的张林是户县牛东乡东丰盛村人,1965年开始参加户县农民画活动,今年68岁的他说起话来铿锵有力,握起手来力道十足,确不像是位七旬老人。初入老爷子的画室,满房的作品已让记者显得有点无从下脚,只能在其助手的带引下参观,期间,一张张巨幅草图引人注目。

“作品画的是20世纪70年代延安梁家河村的故事,真实再现那一时期当地干部群众的生产生活面貌。”张林指着一张张画耐心地向记者讲述着他在梁家河村创作调查时的经历,虽然辛苦,可谈及此事他却笑颜满面,滔滔不绝。

2014年9月,张林一行共七人来到延安梁家河村展开创作,巡村入户,搜集当年的点滴记忆。照片、故事、背景、地貌等都成为张林需要了解的重点,面对已是过去多年的事情,在创作上往往需要进行一些升华,但张林力求写实,尽量客观的反映当时的生产生活状况,为大家展现出一个真实的梁家河。

计划创作24幅作品的张林经过近半年时间以画出草图12张,待全部完成则需一年多。而资料的匮乏,特别是当年照片的稀少成为一件难事,画出来的作品是要经得起当事人检验的。张林作为农民画作者,是农民出身,资金的缺乏和专业性的辅导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他的创作进度,因此他非常期望能到相关资料馆中查阅当年的部分图片,使其作品更加真实。

20世纪70年代初,张林在牛东公社办阶级教育展览时得以和长安画派主要人物之一的康师尧朝夕相处两月有余,得其指导后画出了成名作《业大更勤俭》,被中国美术馆收藏更被印制成多种规格的张幅广为发行,使张林成为全国农民画作者队伍中的佼佼者,户县农民画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

“当年在西安美院学习时偷过学校的石膏像拿回宿舍反复研究,最后还给人家打碎了。”年轻时的张林在西安美院做过兼职教师,受到昔日讲师刘文西的赞誉,也曾远赴新疆做过支教。多彩的人生阅历使张林的画风越发独特。

据张林介绍,全国54个画乡中,曾经辉煌的户县已开始衰败,其原因是多层次的,在提高技法、学习专业理论知识、传承老一辈画师的优秀传统等方面都需要下大功夫,尤其是对户县农民画要讲究合而不同,尊重每一位画师的风格。面对如今的行业现状,张林显得有些无奈,潜心于《梁家河》的他只能埋着头一路的这么画下去,拿起画笔、扬起眉梢,眼角的皱纹既是岁月的磨砺,更是内心的坚守。

 

张林(右)在助手的陪同下潜心作画。刘冰 摄

张林(右)在助手的陪同下潜心作画。刘冰 摄

从西安主城区行车不到一个小时刚下高速公路户县出口,巨大的彩色雕塑迎面而来,高挺的画笔、诙谐朴实的农民形象,以“画乡”著称的这片土地迎接着八方来客。

五竹乡方寨村地处西户高速的入口,作为户县的东大门,自2008年农民画长廊绘制工作在这里正式启动后,现已成为户县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张林画室”亦在此处。

1948年出生的张林是户县牛东乡东丰盛村人,1965年开始参加户县农民画活动,今年68岁的他说起话来铿锵有力,握起手来力道十足,确不像是位七旬老人。初入老爷子的画室,满房的作品已让记者显得有点无从下脚,只能在其助手的带引下参观,期间,一张张巨幅草图引人注目。

“作品画的是20世纪70年代延安梁家河村的故事,真实再现那一时期当地干部群众的生产生活面貌。”张林指着一张张画耐心地向记者讲述着他在梁家河村创作调查时的经历,虽然辛苦,可谈及此事他却笑颜满面,滔滔不绝。

2014年9月,张林一行共七人来到延安梁家河村展开创作,巡村入户,搜集当年的点滴记忆。照片、故事、背景、地貌等都成为张林需要了解的重点,面对已是过去多年的事情,在创作上往往需要进行一些升华,但张林力求写实,尽量客观的反映当时的生产生活状况,为大家展现出一个真实的梁家河。

计划创作24幅作品的张林经过近半年时间以画出草图12张,待全部完成则需一年多。而资料的匮乏,特别是当年照片的稀少成为一件难事,画出来的作品是要经得起当事人检验的。张林作为农民画作者,是农民出身,资金的缺乏和专业性的辅导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他的创作进度,因此他非常期望能到相关资料馆中查阅当年的部分图片,使其作品更加真实。

20世纪70年代初,张林在牛东公社办阶级教育展览时得以和长安画派主要人物之一的康师尧朝夕相处两月有余,得其指导后画出了成名作《业大更勤俭》,被中国美术馆收藏更被印制成多种规格的张幅广为发行,使张林成为全国农民画作者队伍中的佼佼者,户县农民画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

“当年在西安美院学习时偷过学校的石膏像拿回宿舍反复研究,最后还给人家打碎了。”年轻时的张林在西安美院做过兼职教师,受到昔日讲师刘文西的赞誉,也曾远赴新疆做过支教。多彩的人生阅历使张林的画风越发独特。

据张林介绍,全国54个画乡中,曾经辉煌的户县已开始衰败,其原因是多层次的,在提高技法、学习专业理论知识、传承老一辈画师的优秀传统等方面都需要下大功夫,尤其是对户县农民画要讲究合而不同,尊重每一位画师的风格。面对如今的行业现状,张林显得有些无奈,潜心于《梁家河》的他只能埋着头一路的这么画下去,拿起画笔、扬起眉梢,眼角的皱纹既是岁月的磨砺,更是内心的坚守。

 

影像资料是张林创作的重要依据。 刘冰 摄

影像资料是张林创作的重要依据。 刘冰 摄

从西安主城区行车不到一个小时刚下高速公路户县出口,巨大的彩色雕塑迎面而来,高挺的画笔、诙谐朴实的农民形象,以“画乡”著称的这片土地迎接着八方来客。

五竹乡方寨村地处西户高速的入口,作为户县的东大门,自2008年农民画长廊绘制工作在这里正式启动后,现已成为户县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张林画室”亦在此处。

1948年出生的张林是户县牛东乡东丰盛村人,1965年开始参加户县农民画活动,今年68岁的他说起话来铿锵有力,握起手来力道十足,确不像是位七旬老人。初入老爷子的画室,满房的作品已让记者显得有点无从下脚,只能在其助手的带引下参观,期间,一张张巨幅草图引人注目。

“作品画的是20世纪70年代延安梁家河村的故事,真实再现那一时期当地干部群众的生产生活面貌。”张林指着一张张画耐心地向记者讲述着他在梁家河村创作调查时的经历,虽然辛苦,可谈及此事他却笑颜满面,滔滔不绝。

2014年9月,张林一行共七人来到延安梁家河村展开创作,巡村入户,搜集当年的点滴记忆。照片、故事、背景、地貌等都成为张林需要了解的重点,面对已是过去多年的事情,在创作上往往需要进行一些升华,但张林力求写实,尽量客观的反映当时的生产生活状况,为大家展现出一个真实的梁家河。

计划创作24幅作品的张林经过近半年时间以画出草图12张,待全部完成则需一年多。而资料的匮乏,特别是当年照片的稀少成为一件难事,画出来的作品是要经得起当事人检验的。张林作为农民画作者,是农民出身,资金的缺乏和专业性的辅导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他的创作进度,因此他非常期望能到相关资料馆中查阅当年的部分图片,使其作品更加真实。

20世纪70年代初,张林在牛东公社办阶级教育展览时得以和长安画派主要人物之一的康师尧朝夕相处两月有余,得其指导后画出了成名作《业大更勤俭》,被中国美术馆收藏更被印制成多种规格的张幅广为发行,使张林成为全国农民画作者队伍中的佼佼者,户县农民画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

“当年在西安美院学习时偷过学校的石膏像拿回宿舍反复研究,最后还给人家打碎了。”年轻时的张林在西安美院做过兼职教师,受到昔日讲师刘文西的赞誉,也曾远赴新疆做过支教。多彩的人生阅历使张林的画风越发独特。

据张林介绍,全国54个画乡中,曾经辉煌的户县已开始衰败,其原因是多层次的,在提高技法、学习专业理论知识、传承老一辈画师的优秀传统等方面都需要下大功夫,尤其是对户县农民画要讲究合而不同,尊重每一位画师的风格。面对如今的行业现状,张林显得有些无奈,潜心于《梁家河》的他只能埋着头一路的这么画下去,拿起画笔、扬起眉梢,眼角的皱纹既是岁月的磨砺,更是内心的坚守。

 

12幅草图是张林半年的心血。刘冰 摄

12幅草图是张林半年的心血。刘冰 摄

从西安主城区行车不到一个小时刚下高速公路户县出口,巨大的彩色雕塑迎面而来,高挺的画笔、诙谐朴实的农民形象,以“画乡”著称的这片土地迎接着八方来客。

五竹乡方寨村地处西户高速的入口,作为户县的东大门,自2008年农民画长廊绘制工作在这里正式启动后,现已成为户县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张林画室”亦在此处。

1948年出生的张林是户县牛东乡东丰盛村人,1965年开始参加户县农民画活动,今年68岁的他说起话来铿锵有力,握起手来力道十足,确不像是位七旬老人。初入老爷子的画室,满房的作品已让记者显得有点无从下脚,只能在其助手的带引下参观,期间,一张张巨幅草图引人注目。

“作品画的是20世纪70年代延安梁家河村的故事,真实再现那一时期当地干部群众的生产生活面貌。”张林指着一张张画耐心地向记者讲述着他在梁家河村创作调查时的经历,虽然辛苦,可谈及此事他却笑颜满面,滔滔不绝。

2014年9月,张林一行共七人来到延安梁家河村展开创作,巡村入户,搜集当年的点滴记忆。照片、故事、背景、地貌等都成为张林需要了解的重点,面对已是过去多年的事情,在创作上往往需要进行一些升华,但张林力求写实,尽量客观的反映当时的生产生活状况,为大家展现出一个真实的梁家河。

计划创作24幅作品的张林经过近半年时间以画出草图12张,待全部完成则需一年多。而资料的匮乏,特别是当年照片的稀少成为一件难事,画出来的作品是要经得起当事人检验的。张林作为农民画作者,是农民出身,资金的缺乏和专业性的辅导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他的创作进度,因此他非常期望能到相关资料馆中查阅当年的部分图片,使其作品更加真实。

20世纪70年代初,张林在牛东公社办阶级教育展览时得以和长安画派主要人物之一的康师尧朝夕相处两月有余,得其指导后画出了成名作《业大更勤俭》,被中国美术馆收藏更被印制成多种规格的张幅广为发行,使张林成为全国农民画作者队伍中的佼佼者,户县农民画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

“当年在西安美院学习时偷过学校的石膏像拿回宿舍反复研究,最后还给人家打碎了。”年轻时的张林在西安美院做过兼职教师,受到昔日讲师刘文西的赞誉,也曾远赴新疆做过支教。多彩的人生阅历使张林的画风越发独特。

据张林介绍,全国54个画乡中,曾经辉煌的户县已开始衰败,其原因是多层次的,在提高技法、学习专业理论知识、传承老一辈画师的优秀传统等方面都需要下大功夫,尤其是对户县农民画要讲究合而不同,尊重每一位画师的风格。面对如今的行业现状,张林显得有些无奈,潜心于《梁家河》的他只能埋着头一路的这么画下去,拿起画笔、扬起眉梢,眼角的皱纹既是岁月的磨砺,更是内心的坚守。

 

方寨村道路两旁的户县农民画长廊。刘冰 摄

方寨村道路两旁的户县农民画长廊。刘冰 摄

从西安主城区行车不到一个小时刚下高速公路户县出口,巨大的彩色雕塑迎面而来,高挺的画笔、诙谐朴实的农民形象,以“画乡”著称的这片土地迎接着八方来客。

五竹乡方寨村地处西户高速的入口,作为户县的东大门,自2008年农民画长廊绘制工作在这里正式启动后,现已成为户县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张林画室”亦在此处。

1948年出生的张林是户县牛东乡东丰盛村人,1965年开始参加户县农民画活动,今年68岁的他说起话来铿锵有力,握起手来力道十足,确不像是位七旬老人。初入老爷子的画室,满房的作品已让记者显得有点无从下脚,只能在其助手的带引下参观,期间,一张张巨幅草图引人注目。

“作品画的是20世纪70年代延安梁家河村的故事,真实再现那一时期当地干部群众的生产生活面貌。”张林指着一张张画耐心地向记者讲述着他在梁家河村创作调查时的经历,虽然辛苦,可谈及此事他却笑颜满面,滔滔不绝。

2014年9月,张林一行共七人来到延安梁家河村展开创作,巡村入户,搜集当年的点滴记忆。照片、故事、背景、地貌等都成为张林需要了解的重点,面对已是过去多年的事情,在创作上往往需要进行一些升华,但张林力求写实,尽量客观的反映当时的生产生活状况,为大家展现出一个真实的梁家河。

计划创作24幅作品的张林经过近半年时间以画出草图12张,待全部完成则需一年多。而资料的匮乏,特别是当年照片的稀少成为一件难事,画出来的作品是要经得起当事人检验的。张林作为农民画作者,是农民出身,资金的缺乏和专业性的辅导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他的创作进度,因此他非常期望能到相关资料馆中查阅当年的部分图片,使其作品更加真实。

20世纪70年代初,张林在牛东公社办阶级教育展览时得以和长安画派主要人物之一的康师尧朝夕相处两月有余,得其指导后画出了成名作《业大更勤俭》,被中国美术馆收藏更被印制成多种规格的张幅广为发行,使张林成为全国农民画作者队伍中的佼佼者,户县农民画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

“当年在西安美院学习时偷过学校的石膏像拿回宿舍反复研究,最后还给人家打碎了。”年轻时的张林在西安美院做过兼职教师,受到昔日讲师刘文西的赞誉,也曾远赴新疆做过支教。多彩的人生阅历使张林的画风越发独特。

据张林介绍,全国54个画乡中,曾经辉煌的户县已开始衰败,其原因是多层次的,在提高技法、学习专业理论知识、传承老一辈画师的优秀传统等方面都需要下大功夫,尤其是对户县农民画要讲究合而不同,尊重每一位画师的风格。面对如今的行业现状,张林显得有些无奈,潜心于《梁家河》的他只能埋着头一路的这么画下去,拿起画笔、扬起眉梢,眼角的皱纹既是岁月的磨砺,更是内心的坚守。

 

巨大雕塑彰显着户县的特色。刘冰 摄

巨大雕塑彰显着户县的特色。刘冰 摄

从西安主城区行车不到一个小时刚下高速公路户县出口,巨大的彩色雕塑迎面而来,高挺的画笔、诙谐朴实的农民形象,以“画乡”著称的这片土地迎接着八方来客。

五竹乡方寨村地处西户高速的入口,作为户县的东大门,自2008年农民画长廊绘制工作在这里正式启动后,现已成为户县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张林画室”亦在此处。

1948年出生的张林是户县牛东乡东丰盛村人,1965年开始参加户县农民画活动,今年68岁的他说起话来铿锵有力,握起手来力道十足,确不像是位七旬老人。初入老爷子的画室,满房的作品已让记者显得有点无从下脚,只能在其助手的带引下参观,期间,一张张巨幅草图引人注目。

“作品画的是20世纪70年代延安梁家河村的故事,真实再现那一时期当地干部群众的生产生活面貌。”张林指着一张张画耐心地向记者讲述着他在梁家河村创作调查时的经历,虽然辛苦,可谈及此事他却笑颜满面,滔滔不绝。

2014年9月,张林一行共七人来到延安梁家河村展开创作,巡村入户,搜集当年的点滴记忆。照片、故事、背景、地貌等都成为张林需要了解的重点,面对已是过去多年的事情,在创作上往往需要进行一些升华,但张林力求写实,尽量客观的反映当时的生产生活状况,为大家展现出一个真实的梁家河。

计划创作24幅作品的张林经过近半年时间以画出草图12张,待全部完成则需一年多。而资料的匮乏,特别是当年照片的稀少成为一件难事,画出来的作品是要经得起当事人检验的。张林作为农民画作者,是农民出身,资金的缺乏和专业性的辅导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他的创作进度,因此他非常期望能到相关资料馆中查阅当年的部分图片,使其作品更加真实。

20世纪70年代初,张林在牛东公社办阶级教育展览时得以和长安画派主要人物之一的康师尧朝夕相处两月有余,得其指导后画出了成名作《业大更勤俭》,被中国美术馆收藏更被印制成多种规格的张幅广为发行,使张林成为全国农民画作者队伍中的佼佼者,户县农民画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

“当年在西安美院学习时偷过学校的石膏像拿回宿舍反复研究,最后还给人家打碎了。”年轻时的张林在西安美院做过兼职教师,受到昔日讲师刘文西的赞誉,也曾远赴新疆做过支教。多彩的人生阅历使张林的画风越发独特。

据张林介绍,全国54个画乡中,曾经辉煌的户县已开始衰败,其原因是多层次的,在提高技法、学习专业理论知识、传承老一辈画师的优秀传统等方面都需要下大功夫,尤其是对户县农民画要讲究合而不同,尊重每一位画师的风格。面对如今的行业现状,张林显得有些无奈,潜心于《梁家河》的他只能埋着头一路的这么画下去,拿起画笔、扬起眉梢,眼角的皱纹既是岁月的磨砺,更是内心的坚守。

 

宽阔的大道是通往画乡的必经之路。刘冰 摄

宽阔的大道是通往画乡的必经之路。刘冰 摄

从西安主城区行车不到一个小时刚下高速公路户县出口,巨大的彩色雕塑迎面而来,高挺的画笔、诙谐朴实的农民形象,以“画乡”著称的这片土地迎接着八方来客。

五竹乡方寨村地处西户高速的入口,作为户县的东大门,自2008年农民画长廊绘制工作在这里正式启动后,现已成为户县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张林画室”亦在此处。

1948年出生的张林是户县牛东乡东丰盛村人,1965年开始参加户县农民画活动,今年68岁的他说起话来铿锵有力,握起手来力道十足,确不像是位七旬老人。初入老爷子的画室,满房的作品已让记者显得有点无从下脚,只能在其助手的带引下参观,期间,一张张巨幅草图引人注目。

“作品画的是20世纪70年代延安梁家河村的故事,真实再现那一时期当地干部群众的生产生活面貌。”张林指着一张张画耐心地向记者讲述着他在梁家河村创作调查时的经历,虽然辛苦,可谈及此事他却笑颜满面,滔滔不绝。

2014年9月,张林一行共七人来到延安梁家河村展开创作,巡村入户,搜集当年的点滴记忆。照片、故事、背景、地貌等都成为张林需要了解的重点,面对已是过去多年的事情,在创作上往往需要进行一些升华,但张林力求写实,尽量客观的反映当时的生产生活状况,为大家展现出一个真实的梁家河。

计划创作24幅作品的张林经过近半年时间以画出草图12张,待全部完成则需一年多。而资料的匮乏,特别是当年照片的稀少成为一件难事,画出来的作品是要经得起当事人检验的。张林作为农民画作者,是农民出身,资金的缺乏和专业性的辅导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他的创作进度,因此他非常期望能到相关资料馆中查阅当年的部分图片,使其作品更加真实。

20世纪70年代初,张林在牛东公社办阶级教育展览时得以和长安画派主要人物之一的康师尧朝夕相处两月有余,得其指导后画出了成名作《业大更勤俭》,被中国美术馆收藏更被印制成多种规格的张幅广为发行,使张林成为全国农民画作者队伍中的佼佼者,户县农民画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

“当年在西安美院学习时偷过学校的石膏像拿回宿舍反复研究,最后还给人家打碎了。”年轻时的张林在西安美院做过兼职教师,受到昔日讲师刘文西的赞誉,也曾远赴新疆做过支教。多彩的人生阅历使张林的画风越发独特。

据张林介绍,全国54个画乡中,曾经辉煌的户县已开始衰败,其原因是多层次的,在提高技法、学习专业理论知识、传承老一辈画师的优秀传统等方面都需要下大功夫,尤其是对户县农民画要讲究合而不同,尊重每一位画师的风格。面对如今的行业现状,张林显得有些无奈,潜心于《梁家河》的他只能埋着头一路的这么画下去,拿起画笔、扬起眉梢,眼角的皱纹既是岁月的磨砺,更是内心的坚守。

 

张林作品。刘冰 摄

张林作品。刘冰 摄

从西安主城区行车不到一个小时刚下高速公路户县出口,巨大的彩色雕塑迎面而来,高挺的画笔、诙谐朴实的农民形象,以“画乡”著称的这片土地迎接着八方来客。

五竹乡方寨村地处西户高速的入口,作为户县的东大门,自2008年农民画长廊绘制工作在这里正式启动后,现已成为户县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张林画室”亦在此处。

1948年出生的张林是户县牛东乡东丰盛村人,1965年开始参加户县农民画活动,今年68岁的他说起话来铿锵有力,握起手来力道十足,确不像是位七旬老人。初入老爷子的画室,满房的作品已让记者显得有点无从下脚,只能在其助手的带引下参观,期间,一张张巨幅草图引人注目。

“作品画的是20世纪70年代延安梁家河村的故事,真实再现那一时期当地干部群众的生产生活面貌。”张林指着一张张画耐心地向记者讲述着他在梁家河村创作调查时的经历,虽然辛苦,可谈及此事他却笑颜满面,滔滔不绝。

2014年9月,张林一行共七人来到延安梁家河村展开创作,巡村入户,搜集当年的点滴记忆。照片、故事、背景、地貌等都成为张林需要了解的重点,面对已是过去多年的事情,在创作上往往需要进行一些升华,但张林力求写实,尽量客观的反映当时的生产生活状况,为大家展现出一个真实的梁家河。

计划创作24幅作品的张林经过近半年时间以画出草图12张,待全部完成则需一年多。而资料的匮乏,特别是当年照片的稀少成为一件难事,画出来的作品是要经得起当事人检验的。张林作为农民画作者,是农民出身,资金的缺乏和专业性的辅导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他的创作进度,因此他非常期望能到相关资料馆中查阅当年的部分图片,使其作品更加真实。

20世纪70年代初,张林在牛东公社办阶级教育展览时得以和长安画派主要人物之一的康师尧朝夕相处两月有余,得其指导后画出了成名作《业大更勤俭》,被中国美术馆收藏更被印制成多种规格的张幅广为发行,使张林成为全国农民画作者队伍中的佼佼者,户县农民画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

“当年在西安美院学习时偷过学校的石膏像拿回宿舍反复研究,最后还给人家打碎了。”年轻时的张林在西安美院做过兼职教师,受到昔日讲师刘文西的赞誉,也曾远赴新疆做过支教。多彩的人生阅历使张林的画风越发独特。

据张林介绍,全国54个画乡中,曾经辉煌的户县已开始衰败,其原因是多层次的,在提高技法、学习专业理论知识、传承老一辈画师的优秀传统等方面都需要下大功夫,尤其是对户县农民画要讲究合而不同,尊重每一位画师的风格。面对如今的行业现状,张林显得有些无奈,潜心于《梁家河》的他只能埋着头一路的这么画下去,拿起画笔、扬起眉梢,眼角的皱纹既是岁月的磨砺,更是内心的坚守。

 

张林作品。刘冰 摄

张林作品。刘冰 摄

从西安主城区行车不到一个小时刚下高速公路户县出口,巨大的彩色雕塑迎面而来,高挺的画笔、诙谐朴实的农民形象,以“画乡”著称的这片土地迎接着八方来客。

五竹乡方寨村地处西户高速的入口,作为户县的东大门,自2008年农民画长廊绘制工作在这里正式启动后,现已成为户县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张林画室”亦在此处。

1948年出生的张林是户县牛东乡东丰盛村人,1965年开始参加户县农民画活动,今年68岁的他说起话来铿锵有力,握起手来力道十足,确不像是位七旬老人。初入老爷子的画室,满房的作品已让记者显得有点无从下脚,只能在其助手的带引下参观,期间,一张张巨幅草图引人注目。

“作品画的是20世纪70年代延安梁家河村的故事,真实再现那一时期当地干部群众的生产生活面貌。”张林指着一张张画耐心地向记者讲述着他在梁家河村创作调查时的经历,虽然辛苦,可谈及此事他却笑颜满面,滔滔不绝。

2014年9月,张林一行共七人来到延安梁家河村展开创作,巡村入户,搜集当年的点滴记忆。照片、故事、背景、地貌等都成为张林需要了解的重点,面对已是过去多年的事情,在创作上往往需要进行一些升华,但张林力求写实,尽量客观的反映当时的生产生活状况,为大家展现出一个真实的梁家河。

计划创作24幅作品的张林经过近半年时间以画出草图12张,待全部完成则需一年多。而资料的匮乏,特别是当年照片的稀少成为一件难事,画出来的作品是要经得起当事人检验的。张林作为农民画作者,是农民出身,资金的缺乏和专业性的辅导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他的创作进度,因此他非常期望能到相关资料馆中查阅当年的部分图片,使其作品更加真实。

20世纪70年代初,张林在牛东公社办阶级教育展览时得以和长安画派主要人物之一的康师尧朝夕相处两月有余,得其指导后画出了成名作《业大更勤俭》,被中国美术馆收藏更被印制成多种规格的张幅广为发行,使张林成为全国农民画作者队伍中的佼佼者,户县农民画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

“当年在西安美院学习时偷过学校的石膏像拿回宿舍反复研究,最后还给人家打碎了。”年轻时的张林在西安美院做过兼职教师,受到昔日讲师刘文西的赞誉,也曾远赴新疆做过支教。多彩的人生阅历使张林的画风越发独特。

据张林介绍,全国54个画乡中,曾经辉煌的户县已开始衰败,其原因是多层次的,在提高技法、学习专业理论知识、传承老一辈画师的优秀传统等方面都需要下大功夫,尤其是对户县农民画要讲究合而不同,尊重每一位画师的风格。面对如今的行业现状,张林显得有些无奈,潜心于《梁家河》的他只能埋着头一路的这么画下去,拿起画笔、扬起眉梢,眼角的皱纹既是岁月的磨砺,更是内心的坚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