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市“口琴叔” 路边独奏引围观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21/06/24 17:36:40

原标题:乌鲁木齐市“口琴叔” 路边独奏引围观

乌鲁木齐市“口琴叔” 路边独奏引围观

扫完街爱吹一曲,“吹吹心里就舒坦”

亚心网讯(记者余梦凡实习生赫敏)“在迎宾路英澳锦绣苑小区门口,经常能看到一个环卫工人在吹口琴,吹得还特别好。”3月9日,市民赵新志说:“吹口琴的人我见得不少,工人吹口琴还吹得好的,他可算得上一号,好有生活情调。”

亚心网记者 史纪伸 实习生 谢鹏 摄

亚心网记者 史纪伸 实习生 谢鹏 摄

■现场

他在路边吹路人跟着哼

一边鼓着腮帮吹口琴,一边用右脚打着节拍

“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身上还背着一个胖娃娃……”3月9日19时,乌市迎宾路与迎宾路东一巷交会处,一段悠扬的口琴声吸引路人跟着哼唱起来。

一曲《回娘家》吹完,紧接着又是一首《南泥湾》,路过此处的人一拨接一拨,口琴传出的旋律是什么,过路人就会跟着哼什么。头戴鸭舌帽,身穿橘色环卫服的“口琴叔”双眼微闭,眉毛时而紧蹙时而舒展,一边鼓着腮帮吹口琴,一边用右脚打着节拍。

正值下班高峰期,“口琴叔”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目光,年轻人图新鲜,拿出手机有的拍照有的录视频,大爷大妈们则会驻足听一会儿再走,似乎在从一首首老歌中寻找当年的记忆。为了不打扰专心吹琴的“口琴叔”,直到他连续吹奏20分钟后,记者才上前与他交谈,得知要被采访,他抿了抿嘴唇有些紧张又有些惊讶:“我一个扫马路的,咋还出名。”

■故事

放羊解闷自学口琴

“这么个小玩意儿竟然能发出这么多不同的声音,真神奇。”

“口琴叔”名叫吴宜金,今年63岁,1992年从江苏来到新疆伊犁投奔亲戚。那时他在伊犁承包了一块地,靠种地、放羊为生。2000年有一天,吴宜金跟女儿聊天,向她询问在放羊时怎样才能提起精神,怕自己打了盹,羊跑进庄稼地糟蹋了粮食。

次日女儿回家就给他带回一支口琴,从没吹过口琴的吴宜金乐了:“这么个小玩意儿竟然能发出这么多不同的声音,真神奇。”自此,吴宜金每天都将口琴随身携带,犯困时吹上一会儿就来了精神。从最简单的“哆来咪”到完整的一首歌,吴宜金就靠这样一个音节一个音节的摸索,现如今已经学会了近30首歌曲。

2005年至2009年,吴宜金在江苏老家与新疆之间奔波,很少有时间吹口琴。2010年,吴宜金来到首府,成为一名环卫工,他又重新拿起了口琴,利用休息时间进行练习。

采访中,记者请吴宜金演奏一首拿手曲目,这可有点难为他:“我拿手的挺多,可你们年轻娃娃听的歌我都不会。”思前想后,他所掌握的曲目中最流行的两首歌分别是《大花轿》和《九月九的酒》。

曲目选定,吴宜金准备吹奏,说着还从衣襟里拿出一个连着扩音器的微型麦克风,用左手把麦克风贴在口琴上演奏起来。

■对话

"想买把天鹅牌口琴"

别看“口琴叔”现在能大胆地将路人视作听众,其实刚开始时他可不是这样。在与记者的对话中,他说正是路人的指点帮助他一天天进步。吴宜金所在的北站东路街道办城管科科长杨红山说,吴宜金不仅口琴吹得好,工作也是任劳任怨。

记者:随身装着口琴已经成习惯了吗?

吴宜金:刚来乌市时,我只在家吹口琴,后来吹上瘾了,我就把口琴带在身上,想吹的时候就练练。最开始是不敢在路边吹的,怕人笑话,吹时要隐蔽一点儿。后来,一些发现我的人,就鼓励我,大大方方出来吹,于是我就放开了。

记:我听说你其实不识谱,那是怎么去吹奏的呢?

吴:说来全靠旁人的指点,原来我只会简单地吹一个个音符。去年秋天,有个过路人说他会吹口琴,可以给我教如何利用舌头吹出像现在这样带有节拍的调调。之后还不断有会吹口琴的人陆续教我,让我越来越自信。

前不久,在街道办的文艺活动上,我用口琴独奏了一首《达坂城的姑娘》,大家都说很好,我特别高兴。

记:你的口琴看起来挺精致。

吴:这是新的啊,不过我还惦记着买一把天鹅牌的口琴呢。我用的第一把琴是女儿买的,第二把是我自己买的,天鹅牌,吹起来声音脆脆的,可好听了。前一阵子不小心摔坏了,又赶上街道办表演文艺活动,我就去头宫附近买新的,可是没有天鹅牌的,我就随便买了一把。

记:口琴对你来说是什么?

吴:口琴就像我的朋友,有了烦心事,吹几首曲子,心里很舒坦。